//Logo Image
作者:徐業良(2001-10-03);推薦:徐業良(2004-03-02);最近更新:徐業良(2005-03-15)

大學理工科系教授在找什麼-甄選入學第二階段考試致勝之道

甄選入學的“難度”高,難有公式化的“致勝之道”

國內施行了數十年的大學聯招制度終於在九十學年度正式畫下休止符,走上多元入學的道路,而大學多元入學方案經過多次的變更,九十三學年度起也簡化為「甄選入學」與「考試分發入學」,整個制度開始呈現較為穩定的局面。甄選入學制度實施早期,大學和高中都並不重視此一入學管道,高中學生對於甄選入學可能還只是抱持著“姑且一試”的心態,但是隨著甄選入學制度的穩定,報名的高中學生也越來越多。甄選入學這個入學管道越來越受到高中學生重視,教育部「邁向頂尖大學計畫」中,評選了國內十二所頂尖大學(包括元智大學),教育部對十二所頂尖大學的要求之一,便是提高甄選入學學生比例,也就是說想上「頂尖大學」的高中生,甄選入學更是越來越重要的管道。可以想見的,許多的高中學生會更加認真地準備甄選入學,競爭也會更為激烈

和考試分發入學比起來,甄選入學的“難度”似乎不高,考生只需要參加不算太難的學科能力測驗,準備一些個人資料,和大學教授“聊天式”地口試十來分鐘,就完成了。不過從另一個方向來想,反而覺得甄選入學的“難度”非常高,原因是對高中學生來說,考試分發入學總有個準備範圍,參加甄選入學,卻很難捉摸這些大學教授到底在想什麼,找什麼?

談這個問題首先要表達的是,每一個大學系所都有其自己的取材標準,考試的重點、程序都不一樣,甚至同一系所中不同的教授也各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大概很難有一套放諸四海皆準的“致勝之道”。不過這裡還是很願意就自己這些年來參與甄選入學第二階段考試的一些心得和觀察,特別是從大學理工科系教授在作甄選入學資料審查與口試的觀點來與各位高中老師、同學分享,希望對大家參與甄選入學第二階段考試能有所幫助。

選擇理想中的學校與系所

過去我自己考大學的時候,完全沒有任何選擇的思考,只是一個勁兒讀書準備考試,聯考的志願只是從排行榜最高分排到最低分,考完試分數出來不小心掉到那個志願,就由老天決定了未來四年、甚至一生的方向。

所以從某個角度來說,現在的高中生是十分幸福的,有眾多大學搶著推銷,有各種輔導幫助你瞭解自己的性向,高中生一定要掌握這個幸福,特別是甄選入學,是七月份考試分發入學之前額外的機會,一定要好好的選擇一個自己最喜歡的學校、最喜歡的系所。

當然選校、選系有許多“策略性”因素,像是考量自己在校成績、學科能力測驗分數,如何“低分高取”等等,這些策略性因素相信高中老師比我們還有經驗。從一個大學教授的立場,我非常希望看到學生投資一些時間在瞭解、選擇你未來四年生活、求學的場所,多看看相關資料或學校、系所網站瞭解系所的課程、師資、發展方向,親自到大學校園走走體會一下校園環境和學風,相信自己的仔細思考過的判斷與親身的感受,不要只根據排行榜、熱門科系、國立私立來選擇學校。

選定自己要申請的學校和系所,甄選入學中學科能力測驗篩選倍率建議是錄取名額的三倍,所以如果收到複試通知,通過學科能力測驗篩選之後,恭喜你,你已經有三分之一錄取機會了。事實上參加甄選入學第二階段考試,是一個很好的實地參觀你未來可能的學校、系所,接觸未來可能的老師的機會,可以很直覺地體會一下你喜不喜歡這裡的環境和人,學校在考你,你也在選擇學校

相對的,許多大學系所也非常重視甄選入學第二階段學生實際到校考試的機會,我們系裡就會精心安排系所參觀、學長座談,並且再三叮嚀口試老師一定要「和藹可親」,希望同學來考試之後便“愛上”本系,非本系不讀。前幾年我們對大一新生對系所的認同感、「光榮感」作調查,也發現甄選入學進入本系的大一新生,對系所認同感明顯較高

大學教授如何看你的申請資料?

甄選入學第二階段考試,各校大抵都分成資料審查與面試兩個部分,其中又以資料的準備是自己比較可以控制的,所以如何讓自己的資料能夠顯得十分充實,掌握這個部分的基本分數,是非常重要的。

思考如何準備一份能夠突顯自己的資料,首先要了解可能是,這些理工科的大學教授們多半都很忙,時間都很零碎,而且大學部的學生教授的研究關係並不直接,「審查高中生資料」這件事對大學教授來說優先度可能並不高。所以在準備資料時第一個假設是,資料審查的教授可能不會優哉游哉細細品味你的資料,分享你的成長歷程與心情故事(除非你的故事特別有趣),而且在短時間內要連續看上數十份厚厚的申請資料,審教授一般都會近乎下意識地快速翻閱,尋找他所要找的內容。所以備審資料不在量多或包裝花俏,資料能夠清晰、簡明、有組織地呈現,讓審教授快速找到他所要找的內容(或是你希望他看到的重點),可能是最受審教授歡迎的。

學科能力測驗成績非常重要

在申請資料中,大學教授要找什麼呢?很簡單,大學教授們只想很快速地知道,這是不是一位優秀且合適本系的學生。而對於一個完全陌生的高中生寄來的申請資料,大學教授最直接的判斷標準還是其成績,包括學科能力測驗成績和在學成績。

所以如果有人問我申請資料中什麼東西最重要呢?我一定回答是學科能力測驗的成績。一方面在甄選入學總成績計算時經常會採計學科能力測驗的分數,另一方面教授在作資料審查時學科能力測驗分數也大大影響了教授的評分,等於是“雙重採計”。所以要參加大學甄選入學,一定要認真準備學科能力測驗,考一個漂亮的成績,成績出來之後,根據自己的成績策略性的選擇比較有希望申請到的系所,也是重要的步驟。。

我們系裡在作資料審查時,都會給審教授一份學科能力測驗分數資料,包括各科每個級分的百分比,以及前標、高標、均標等等分數,審教授都相當了解各科級分的意義。至於各個科目的重要性,當然有所不同,以理工科系來說,我們最重視數學、自然兩科,這兩個科目分數自然越高越好。另外英文的成績也非常重要,雖然不見得非要達到滿分或頂標之類的,但是如果英文成績沒有起碼的水準,也會嚴重影響理工科系教授判斷學生是否有能力快速吸收國外科技新知。值得一提的是我覺得學科能力測驗在英文一科其實有不錯的鑑別力,這幾年我們都嘗試在口試時加入一兩個簡單的英文能力測驗問題,學生回答的狀況似乎和其學科能力測驗英文成績有明顯的相關性。最後理工科系教授似乎的確比較不在意國文和社會的成績,不過這兩科成績如果差的離譜,當然也會影響教授對這位學生的判斷。

在學成績資料最好能有解釋

另外一個重要的判斷指標是在學成績。審教授看到高中生提供的在學成績資料,比較頭痛的兩件事是,每個學校成績單的格式都不同,又都是滿篇數字,往往花了很多功夫還是看不懂這份成績單,另外就是大學教授往往不了解各個高中的水準和特色,看到一份自己不熟悉高中的成績單,免不了會擔心“普通高中第一名學生是不是還不如一流高中中等學生?”

所以提供在學成績時必須要注意的是,提供“資訊(information)”而非“數據(data)”,也就是說在學成績資料最好能有解釋。解釋什麼呢?首先可以先總體解釋一下你的成績,包括各科分數、排名、專長學科、較差學科等等,成績單反而可以列為附件。另外如果你的高中不是全國有名的高中,最好也描述一下你的高中在地區的狀況,高中的特色等等,應該有助於消除審教授心中的懷疑。現在大學院校為了招生的緣故,都很注意對高中的“行銷”,而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如果高中也能對大學適度行銷,讓大學教授認識或至少聽過你的高中,對於幫助你的高中學生參與甄選入學,應該也有相當的幫助。

另外在校成績有些特別狀況也要記得特別說明一下。像是許多高中設有「數理資優班」、或其他學科資優班,常發現學生學科能力測驗某科成績還不錯,但在班上的排名卻很後面,一問之下學生才告知因為自己是在資優班。學生如果沒有在備審資料裡主動解釋,如果口試教授又沒有問,豈不是冤枉了!

最後在學成績各個科目中,以機械系為例,我們的教授會比較注意高中數學、物理、英文的成績,其他與化學相關的理工科系如化工系、化學系、環工系,應該也會很注重高中在校化學成績。

其他資料要寫什麼?

曾經看過一份申請資料,厚厚一大疊,把從幼稚園到高中所有的獎狀都附上來了,看完這份資料只覺得作父母真辛苦,從小就要幫孩子累積將來升學要用的資料,雖然這樣的資料可能沒什麼用處。有的時候看到學生申請資料中把自己從小到大詳細介紹一番,還附上許多成長照片或到各地旅遊照片,感覺上這類資料也沒有用。另外一類資料是一大票社團幹部、班級幹部當選證書,報章媒體經常渲染國中高中為了幫助學生升學而“全班輪流作班長”的異常狀況,因此學生這些幹部經驗除非有具體、特殊的成就或事蹟,否則可能也不容易打動審教授的心。

甄選入學完全看成績錄取的話,那就直接考試分發入學算了,所以其他申請資料當然還是很重要的。那麼其他資料到底要寫什麼?我認為就是前面提到的具體、特殊的成就或事蹟。擔任社團幹部沒什麼特別,但是擔任社團幹部的期間負責主辦過一項大型活動就很特別。

其他像是學生有沒有參加過科學展覽?有沒有參加過數學、語文、演講、寫作等等競賽?有沒有運動、音樂、美術等方面的特殊表現?事實上原本推薦甄試的用意,就是希望學業成績不怎麼樣,但是的確有特殊才能的學生,能夠透過推薦甄試的方式突顯出來,順利升學。如果有一項、兩項值得講的特殊成就或事蹟,很詳實、深入地描述在申請資料裡,讓評審教授很快感受到“這是一位特殊的學生”,可能比一大堆亂槍打鳥式的資料有用得多。

如果高中生活有些乏善可陳,實在想不出什麼具體、特殊的成就或事蹟可講,另外一項在申請資料中不可或缺的是,“我為什麼選擇XX大學OO系?”,“我為什麼選擇元智大學機械系?”這裡有兩個重點,一是我為什麼選擇機械系?二是我為什麼選擇元智大學機械系?如果你可以提出具體的說明,告訴評審教授你很清楚地了解你的性向在機械,而且根據你對各大學機械系發展方向的了解,你覺得元智大學機械系的哪些方向、內涵吸引你,讓評審教授感覺到這個學生清楚自己追求的方向和目標,這個學生適合元智大學機械系,也應該可以得到不錯的評價。

當然準備這份書面資料,也像是一個小小的作文考試,雖然大學教授都瞭解期中有很多父母、老師的幫忙,但是書面資料組織清楚、文字順暢,不要有錯別字,應是最起碼的要求,整潔的格式、審慎的裝訂,讓整份報告有專業感,也有加分的效果。

口試時間苦短,如何表現自己?

口試是一項成本極高的考試方式,大學在各種考試的口試安排人數都不會太多、時間不會太長,主要原因是要安排好幾位教授同時在一起連續好幾個小時,的確非常困難,系上常常需要停課一天或排在週末口試。其結果,每位同學口試的時間只能安排1015分鐘,學生大老遠作了好久車子,緊張兮兮地等著口試,進了考場屁股還沒坐熱,考試已經結束了。在這麼短的時如何表現自己、爭取高分,的確是個難題。

有一些大學科系在口試時會訂定一些標準化的考試程序和題目,但是大部分的大學科系口試時的問題都幾乎是“隨機”的。事實上學生的學科能力在學科能力測驗分數、在學成績中都已經反映了,因此口試的主要目的並不在測驗學生的學科能力,問題的回答是不是百分之百的正確,倒反而不一定是評分最重要的依據,學生是否有好的表達能力和思維邏輯,反而口試中要尋找的重點。我覺得口試時最重要的準備是心理上的準備,不要把口試當作是考試,而當作是個機會和長輩、老師簡短聊聊天,用輕鬆、自信的態度去面對,反而容易有好的表現。

口試時一定不要怕教授,而要教授保持「智性的互動(intellectual interaction)。其實我個人的經驗最怕看到學生兩手空空進來參加口試,想問問題完全沒有著力點,問一個問題學生回答不出來就僵在那裡,大家大眼瞪小眼,口試不到五分鐘就只好謝謝走人了。以理工科系的教授來說,我們希望看到學生思慮清晰、條理清楚、能夠快速地釐清問題、作出反應,即使一下子回答不出來,也能和教授溝通、討論,嘗試尋找答案,是個能獨立思考的學生而不是書呆子。碰到這樣能愉快談話的學生,原來十分鐘的口試時間,有時還會不知不覺“聊過頭”呢!

常有高中同學問我,口試時該穿甚麼衣服?說實在的,只要同學的穿著不要太“與眾不同”,口試的教授(至少理工科系的教授)似乎不會太在意學生的穿著。衣著反而是讓同學自己有自信的重要元素,覺得自己衣服穿得不對或不得體,舉手投足都會彆彆扭扭的。口試時要穿什麼衣服,得要事先好好想一想,原則是自己一定要覺得自在,像是如果這輩子從來沒穿西裝打領帶過,口試時第一次穿上,可能連手都不知道怎麼放。

另外有些大學理工科系會設計一些實驗考題,來考驗學生是否有獨立思考、動手實作的能力。特殊的考試形式系所往往會在簡章中先行告知。

口試時不妨嘗試“主導試題”

口試時學生最怕的,恐怕是口試教授天南地北亂問一通,不曉得如何回答。其實大部分的大學理工科系教授對於高中數學、物理、化學等科目學了哪些內容,都不是十分清楚,所以大概也很少事前準備好一大堆題目,請學生當場演算,充其量是準備幾個概念性的“口袋問題”,“冷場”的時候伺機拿出來問而已。所以在口試過程中,教授常常是根據備審資料的內容,或是從學生回答的答案中起個頭,然後一路追問下去,學生其實非常有機會“主導試題”,把口試教授的問題引導到你比較熟悉的領域。

如何“主導”呢?前面提到備審資料的內容常是教授“找話題”的資料,所以備審資料內容一定要“真實”,不要偏離到自己不熟悉的領域,不然口試一問三不知,實在很尷尬。教授起了個你有把握的話題,回答問題時要讓教授有興趣、能接得上話,才有繼續“主導試題”的機會,緊張的口試也可能成為輕鬆的討論,教授對這樣的學生也必然印象深刻。

例如不管申請或甄試的大學科系有沒有要求,都不妨準備一些資料,大部分的口試過程至少都允許學生作一小段自我介紹,或者會問像是「為何要來申請元智大學機械系?」之類的標準問題,這時候與其回答「我有三個弟弟兩個妹妹」,或者「元智大學是全國第一個獲得國家品質獎的大學」之類不太營養的答案,不如掌握機會,提出「我高二時參加科學展覽,設計了一個智慧型機械人」,或者「元智大學機械系對於燃料電池方面的研究,特別是電化學反應的部分,我一直很有興趣」之類的回答,讓教授“中計”,繼續問你「智慧型機器人」或「電化學反應」方面的問題。

此外除非有系所特別規定不可,否則也不妨帶些道具或作品。曾經有一位學生主動帶了一艘模型船進來,不一會兒大家就忍不住問他那艘船是怎麼回事,學生就很熱心地告訴我們他如何改造其傳動裝置等等,整個口試時間都在討論他的模型船,大家都知道“中計”了,可是還是談得很開心。

甄選入學公平嗎?

談了這麼多,似乎甄選入學資料審查、口試過程都很短,而且主觀性比較強,大家心中一定有個疑問,甄選入學公平嗎?

大學聯考廢除時也曾經有強烈的反對聲音,理由是“聯考是公平的”。但是身為一個大學教授,我的觀察、感受是,筆試或大學聯考只有分數上的表面公平,卻造就了其他許許多多的不公平。對一個大學教授來說最嚴重的不公平是,社會大眾、高中學生對大學的了解和評價被所謂聯考排行榜嚴重扭曲,大家在評價一個大學系所時並不見得了解其師資、設備、發展方向,而只用了聯考分數這樣非常簡單的指標。相對的,往後大學入學以甄選入學為主流時,聯考排行榜不再,社會大眾、高中學生必須對大學系所有更深入、真實的了解和評價。

對於學生來說,90分的學生和30分的學生也許有差距,但70分的學生和65分的學生程度或努力真的有不同嗎?筆試或聯考只用分數這個單一指標評斷學生,對學生來說也是絕對不公平的,更把學生求知、求學的過程,轉變成“考試技巧訓練”,讓大學教授在課堂上面對一大群毫無求知慾的學生!

甄選入學方式也許不見得高明到哪兒去,但是畢竟評斷學生的過程究竟比較多元,而且有更多人的主觀評斷,而不只是靠冷冰冰的數字。而對於甄選入學考試過程的公平性,在技術層面上大學當然要儘量作到公平客觀、有鑑別力,而從道德層面上我也可以很樂觀地向大家報告,我個人的觀察是,絕大部分的大學教授都是非常有理想性的,在考試過程中大家都很努力作出最客觀、公正的評價,畢竟大家都希望錄取最優秀、最適當的學生。也許有人批評甄選入學評分太過主觀,也許每位教授心中都各有一把尺,但是在這麼多次的甄選入學考試中,我的經驗是每位教授心中的尺其實還蠻相似的,優秀的學生所有的教授都會給予很好的評價。

唯一真正的“致勝之道”

這也引出這篇文章的結語,我想大學的甄選入學可能並沒有什麼速成的“致勝之道”,唯一真正的“致勝之道”就是不斷地準備自己,讓自己成為一位優秀的學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