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Image
作者:徐業良 (2008-02-17)
附註:本文為滄海書局出版「老人福祉科技與遠距居家照護技術」第二章。

第二章 高齡者科技輔具之趨勢與設計思考

適合高齡者的「科技輔具(assistive technology device)」設計,是老人福祉科技中很重要的一環。本章即是在討論高齡者科技輔具的發展趨勢,以及考量高齡者對科技的接受度和生理狀況變化,高齡者科技輔具應有之設計思考。

2.1   老化現象與輔具

「老化(aging)」是指人體結構及功能隨時間進行的變化過程,基本上是一種自然形成、正常且不可逆的持續性過程。關於老化的成因有諸多理論,早期「基因預設理論(genetic program theories of aging)」等相關研究中,認為老化是由基因所主導的注定過程,而近代隨著基因相關研究的發展,學者以自由基破壞、細胞氧化等「隨機破壞理論(stochastic or random damage theories of aging)」解釋細胞老化的成因。對於老化現象確實的原因目前雖然仍無定論,但可推斷老化可能是由多種因子共同參與的過程,從基因預設的遠因到環境、疾病、氧化對細胞產生破壞等近因,均扮演了不同的角色。

正常的老化不是疾病,但老化常伴隨著身體機能的衰退,因而產生某種程度的障礙。例如在視覺上高齡者一般都有老花眼,開始有顏色辨識困難、怕光卻需要光、視野縮小、夜盲及變光調適慢等現象;聽覺方面,高齡者常有重聽甚至耳聾;味覺、嗅覺方面,高齡者感受甜鹹的能力減退、唾液分泌減少、胃口降低、氣味辨別能力衰退;觸覺方面,高齡者對於冷熱、尖鈍辨別能力減弱,疼痛感覺降低,且皮膚保溫的能力減退、久壓容易受傷;消化系統方面,高齡者最明顯的變化是牙齒脫落、牙肉萎縮、腸道蠕動較慢、易便秘及腹瀉;肌肉骨骼方面,高齡者行動反應減緩、肌肉耐力降低、平衡失調、關節僵硬,同時呼吸和血液循環系統也都會慢慢退化,導致活動能力降低。老化現象在其他方面的影響還包括頻尿、急尿、短期記憶減退、學習能力減低等。

這些老化現象往往也造成高齡者在日常生活中的不方便,高齡者執行日常生活中許多瑣碎的活動,像是閱讀報紙、談話聊天(知覺及訊息傳遞)、走路、上下樓梯(行動能力)、用鑰匙開門、掏零錢(精細動作)等,都變得比年輕時困難許多。生理上的變化同時也造成高齡者心理上的不安、退縮、依賴,總而言之,就是失去了自我控制感。

進一步而言,老化帶來的身體機能衰退,也可能從單純生活上的不便,逐漸演變成「身心障礙」。儘管老化和身心障礙意義並不相同,但因老化導致身心障礙的趨勢則相當明顯。表2-1整理自內政部統計處發佈民國九十五年底台閩地區各年齡層身心障礙人口數(領有身心障礙手冊者),及佔該年齡層之人口比例(即「身心障礙率」)。九十五年底國內身心障礙者約98萬人中,年齡在65歲以上者達35.71%,而以身心障礙率來看,0~14歲組每百人有1.16人為身心障礙者,隨年齡逐漸上升至15~64歲組每百人有3.54人為身心障礙者,到65歲以上大幅增加為每百人有15.32人為身心障礙者。國內身心障礙者總數在九十六年六月底已經正式突破一百萬人,身心障礙人數快速增加(近幾年每年增加超過四萬人),相信也和國內人口結構快速老化有關。

2-1. 台閩地區九十五年齡層身心障礙人口數及所占該年齡層人口比例[http://www.moi.gov.tw/stat/index.asp]

 

0-14

15-64

65歲以上

總計

身心障礙者人數(a)

48,031

582,620

350,364

981,015

總人口數(b)

4,145,631

16,443,867

2,287,029

22,876,527

身心障礙率(a/b)

1.16%

3.54%

15.32%

4.29%

高齡者因老化造成的身心障礙,可以靠提供適切的生活環境和輔具加以克服。使用輔具不但能有效補償高齡者身體機能老化或行動受限的能力,也可降低執行日常生活功能之困難度,保持獨立自主的生活機能,減輕子女與社會的照護負擔,進而重建高齡者的自我控制感,而高齡者本身也越能享受長壽所帶來的樂趣。

一般人聽到「輔具」或「輔助科技(assistive technology)」,可能立即聯想到輪椅、助行器、柺杖之類的器材1988年美國聯邦政府通過「身心障礙個人科技相關輔助法案(Technology-Related Assistance for 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y Act)」,1998年修訂成為「輔助科技法案(Assistive Technology Act, ATA, Public Law 105-394)」,將「輔助科技」的內涵作了很大的擴展:

“任何物件、設備或產品系統的一部分,無論是直接從商店購買,或者經過改造或客製化,用來提升、維持或改進身心障礙者之機能者”

“Any item, piece of equipment or product systems, whether acquired commercially off the shelf, modified, or customized, that is used to increase, maintain, or improve functional capabilities of individuals with disabilities”

在此廣泛的定義下,輔具大體可分為個人醫療輔具、訓練技能輔具、矯具與義具、個人照顧與保護輔具、個人行動輔具、居家輔具、住家和其他場所之家具與改造、溝通與資訊及信號輔具、處理產品與貨物輔具、環境改善與工具及機器之輔具與設備、休閒輔具、其他綜合類輔具等十二大項(參考ISO9999:2002(E))。輔具或輔助科技已是非常成熟的領域,國內有許多網站(如內政部支持建立的輔具資源入口網,http://repat.moi.gov.tw/)及豐富文獻,介紹各類輔具,本章僅就幾類和高齡者需求相關的輔具簡略介紹。

(1)   居家類輔具

家是高齡者生活的重心,也是高齡者最容易發生意外的地方,如門檻、樓梯、浴室、廚房都是容易發生跌倒、墜落等意外之處。因此在居家裝潢的設計上,地坪高度應盡量一致,採用防滑地磚,或在室內可穿著具防滑功能的拖鞋;階梯之間的高度對一般人不是問題,但對高齡者可能落差太大,可使用半階樓梯輔具,減少階梯間之落差;此外如果沒有扶手,高齡者基本上不可能自行上下階梯,因此階梯、走廊等部分必須加裝手扶杆,加強照明設備或安裝壁燈。

廚房應隨時保持乾燥整潔,地面也要使用磨擦係數大,不易滑倒的地板材質,且不能有油膩、水漬情形;高齡者日常使用的餐具,鍋碗瓢盆應放置於容易取得的地方,或考慮採用高度可調式廚具組;使用之湯鍋、水壺最好是汽笛式,湯水煮沸時,可發出汽笛聲,以免高齡者因健忘而造成危險。當然高齡者使用廚房時必須有人在旁協助,是減少危險的最好辦法。

浴廁方面,一般家庭的浴室地磚均具有防滑效果,但需注意隨時保持乾燥狀態;馬桶旁最好加裝扶手,甚至電動馬桶起身椅,以協助高齡者如廁後自馬桶起身;馬桶高度要適中,如過低可至醫療器材用品店購買馬桶增高器,調整成適合高齡者之高度。

高齡者洗澡時進出浴缸比較困難且容易滑倒,如果浴室無法改成淋浴,浴缸內部需舖設防滑墊或貼止滑帶,同時於浴缸邊加裝扶手和階梯踏墊協助進出浴缸;現在很多新住宅有所謂「降板浴缸」的設計,浴缸位置比地面低以方便出入;沐浴完畢量體重,也有專為高齡者設計的放大數字體重計;最後家中浴廁最好使用拉門,萬一高齡者因故倒臥門口時比較容易開啟。

(2)   溝通類輔具

不少高齡者的視覺及聽覺有明顯障礙,使他們對於得知外界訊息有困難,或者錯誤詮釋外界的訊息。最常見的聽覺障礙類輔具是助聽器,助聽器有許多不同的形式,包括內耳型、耳掛型、口袋型和眼鏡型等。此外聽覺障礙類輔具還包括可將電話音量放大的電話輔助器、可將聲音轉換成燈光以傳訊息的視覺呼叫器等。

高齡者視覺障礙造成最大的困難是閱讀和書寫,除了老花眼鏡、放大鏡外,常見的視覺障礙輔具如能放大書報字體的擴視機及書寫時會發出聲音的聲音回饋筆等。

(3)   精細動作輔具

高齡者因為肢體、關節的僵化,以致於對於平常我們熟知的動作,如開門、轉梢、舉物,甚或按鈕、插插頭等動作,都會造成不便,精細動作輔具即著眼於幫助高齡者獨立完成各種日常生活活動。

一般家庭所使用的圓形門把,對於高齡者而言並不容易使力,因此有高齡者的家庭最好能選擇把手型的門把,或使用彎勾開門器。此外也可使用鑰匙握持輔助器,設計重點在將插入鑰匙、旋轉鑰匙精細的手指動作放大為手掌動作。

一般彎腰拾物的動作,對高齡者而言也有相當難度。市面上有許多拾物輔具,常設計成柺杖與拾物的複合裝置,包括機械式和吸盤式拾物輔具,有的拾物輔具頂端的磁性頭可以吸起鐵磁性物質。

衛浴清潔動作方面,可以利用洗澡座椅、長柄刷、肥皂握持器、電動牙刷、擠牙膏器、洗頭椅、套環式洗髮刷、剪指甲器等,來協助高齡者日常生活的梳洗。

穿衣方面,高齡者對於精細動作如扣釦子、拉拉鍊、繫鞋帶、繫皮帶等都比較難以應付,因此購買衣物時可選擇直接套上或兩面皆可穿的衣服。若高齡者無法順利扣釦子、拉拉鍊,可以利用各種改良式方便穿脫的衣物、鞋子、扣鈕扣器、穿襪輔助器、拉鍊輔助器等,來協助其穿衣。

飲食方面的高齡者輔具和嬰幼兒用品非常類似,包括特製水杯、雙把手水杯、吸管固定器、電動餵食器、各種特製餐具等。

除了日常生活的精細動作外,一般休閒產品的功能或操作介面,常常無法讓高齡者方便地使用而造成困擾,利用一些簡單的輔助器材,將可協助其重拾休閒活動的樂趣與便利。如改良式剪刀、特殊的穿針裝置等,可幫助高齡者從事織毛線等手工藝活動;改良式的電視遙控器、電視音量放大器、觸摸式骰子、字體放大之撲克牌、撲克牌固定器等,可協助視覺或聽覺上有障礙的高齡者從事消遣性的靜態休閒活動。

(4)   個人行動類輔具

下肢行動障礙,也是高齡者常見的障礙類型。行動位移類輔具主要分成行走輔助用具及移動輔助用具兩大類,行走輔助用具包含手杖、柺杖、助行器等,主要適用於幫助一些具有肌肉力與平衡感但不便於行走的高齡者;移動輔助用具包括輪椅(含電動與手動兩種)、特殊輪椅、代步車、軌道升降機等,主要適用於幫助一些不具有獨立移動能力的高齡者。輪椅方面之設計、研究十分豐富,許多設計先進的輪椅可以有行走、站立、上下樓梯等多重功能。

2.2   高齡者科技輔具的設計思考

對於子女、照護者、或高齡者本身來說,高齡者輔具選擇的思考過程,可能包括幾個步驟:

(1)   有特殊產品或服務可用嗎?

(2)   可利用一般產品嗎?

(3)   可改良一般產品嗎?

國內許多縣市都設有身心障礙輔具資源中心,提供特別訂製的身心障礙輔具,也有許多廠商專門製作、銷售身心障礙者或高齡者輔具。然而對以“提升方便性”為主要目的之高齡者輔具來說,另一個可能的方式是利用一般產品,嘗試在這些產品中發現另類的使用方式,以解決問題。此外也可以改良市面上的一般產品,如增進其功能、改善其使用介面等,以解決高齡者的問題。

以我自身經歷過的例子,我的父親重聽,看電視需要開很大聲,我的母親卻怕吵。我把這個問題說給學生聽,告訴學生我需要「一個可以把電視聲音直接放到我爸爸耳邊的設備」,學生立刻到電器行買了一副無線耳機給我,解決了這個問題,所以無線耳機也可能是一個很棒的輔具。又如我有一次拜訪一家脊髓損傷中心,喜歡打乒乓球的脊髓損傷朋友們很高興地展示給我看一個他們自己用垃圾桶、掃帚柄、釣魚線做成的乒乓球撿球器,方便又好用,我對他們的創意真是佩服極了。

這裡要強調的是,許多輔具的設計也許牽涉到複雜的工程、技術專業,然而在許多實際案例中可以發現,高齡者輔具設計上,工程人員反而只是配角,真正瞭解高齡者需求的醫護人員、子女、照護者、甚至高齡者本身就能設計出簡單合用的輔具。

從工程設計者的角度來看,在高齡者科技輔具的設計開發上,設計者實際瞭解高齡者的感受與需求可能是最重要的。許多高齡者照護機構都經常舉辦「高齡者模擬體驗活動」,提供高齡者相關設施設計者、經營者及服務人員親身體驗「老化」的感受,包括戴上耳塞,體會高齡者聽覺的不靈敏;戴上「老化眼鏡」,體驗高齡者對色覺的變化(黃化反應)及白內障的視覺模糊;穿上近十公斤的加重背心,體驗高齡者身體姿勢的變化;手肘及膝蓋包覆三角巾,對關節負荷加重,使行動緩慢、不靈活;腳上綁靴型加重帶,在踝關節半固定下,體會高齡者走路的難度。

高齡者科技輔具的設計開發與一般產品設計程序最大的不同,便是強調使用者(包括醫護人員、子女、照護者、以及高齡者本身)的實際參與設計過程。年輕工程人員往往很難“想像”高齡者的真實需求,使用者的問題、需求、乃至於解決的方法,反而往往都是使用者所提出的,工程人員只是根據這些需求構想,以工程方法實際設計輔具。使用者在輔具研發過程中持續參與,提出使用上的問題與新的需求,將有助於設計者瞭解使用者的真實需求並提高產品的實用性。工程人員當然也可以經由前述「高齡者模擬體驗活動」,實際體會高齡者的狀況。

2.3   高齡者對科技的接受度

除了功能性外,在高齡者科技輔具的設計上,高齡者對科技的接受度可能是最重要的思考。

一般的經驗裡,高齡者對新科技的接受度比較低,主觀上比較排斥使用新科技,許多研究也證實,高齡者在適應新科技時比較緩慢,通常需要比較多時間學習使用新科技。然而高齡者使用新科技的迷思常常被過度強調,其實有很大比例的高齡者對新科技的使用並沒有特別的障礙,舉一個簡單的數據,根據美國商業部在2002年調查,美國65歲以上的高齡者中,有40%的人經常使用電腦,35%的人經常使用網際網路。事實上在現今社會中科技發展之快速,已經使得高齡者無法避免在日常生活中使用各種科技產品。

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心理學教授Rogers,為了瞭解高齡者使用科技產品時所經歷的困難,在1998年做了一項研究,訪問了一批65歲到80歲的高齡者,詢問他們在日常生活中使用科技產品所遭遇的沮喪和困難。高齡者所提出的每一項困難都可概分為兩類,一類是從產品的「人因工程(human factor)」設計改良上可以解決的問題,例如改進訓練方式及產品說明,改良系統或環境的設計,以及訓練和設計改良兩者之結合。高齡者所提出的另一類的困難,則被歸類為訓練和設計改良都沒有辦法解決的問題,在這項研究中高齡者提出的困難有47%屬於第二類,例如高齡者的健康問題、功能障礙、或醫療問題,均無法從產品的人因工程設計改良加以解決[Rogers, 1998]

然而剩下53%的困難還是可以從設計、訓練或兩者結合來加以克服。在人因工程設計的思考方面,設計者必須瞭解高齡者在感知、運動控制和認知能力上的限制,特別是這些能力如何因年齡的變化而改變;而在訓練因素方面,高齡者記憶力、感知能力和空間能力的下降,對於技術學習上會有所影響。針對高齡者做適當的教學設計,強調利用高齡者未受損傷的學習能力,並且補償高齡者學習能力下降的部分,是很有必要的。本書第三章也將對人因工程做一概略性介紹,並討論人因工程在老人福祉科技產品設計之特殊考量。

就學習使用新科技而言,研究中也發現,如果高齡者清楚瞭解到新科技帶來的好處和便利,高齡者似乎願意投資更多時間、資源和金錢學習使用這項新科技。這裡所謂新科技帶來的好處,主要是和先前可以完成同樣活動所使用方法相比較,以及新方法、新科技和個人價值、經驗和需求符合的程度。

影響高齡者對科技輔具接受度上還有一些重要的心理因素。很多經驗顯示,如果高齡者在輔具決策過程中沒有參與的機會,而只是單純被交付輔具使用,高齡者可能會拒絕使用甚至丟棄輔具。設計和評估科技輔具過程中,能夠有一個參與性的程序,讓高齡者可以積極參加從需求評估到產品評估所有過程,是很必要的。此外高齡者通常沒有固定的薪資收入,因此科技輔具的選擇和使用上,輔具的成本和高齡者有無足夠財務資源來支付所需輔具,也是高齡者對科技輔具接受度的關鍵因素。

最後如何評估高齡者使用輔具之後的成效,也是高齡者輔具設計的一項重要考量。DeRuyter[1995]曾經提出評估使用輔具後所得成效的五大指標,可以做為參考:

(1)     臨床效果(clinical results):使用輔具臨床上的成效,可藉由醫生、治療師測量和記錄輔具使用前後執行特定工作能力的變化。

(2)     機能狀態(functional status):評估輔具是否幫助使用者保持目前身體機能甚至提升身體機能。

(3)     生活品質(quality of life):藉由使用者主觀的評估,評斷使用輔具後是否提升其生活品質。

(4)     滿意、愉悅(satisfaction)

(5)     成本(cost)

2.4   高齡者科技輔具的發展趨勢

目前國內在輔具開發,不管是在復健醫學治療層面,或是生產、設計、行銷廠商方面,大多還是以身心障礙者為主要對象。身心障礙者和高齡者有許多不同的地方,身心障礙者在機能障礙部分需要輔助,而其他部分仍維持其年齡應有的身體機能,且通常障礙程度穩定,對外在環境的適應力也比較強。相對的高齡者整體身體機能都老化衰退,雖然不見得達到「障礙」的程度,但這種機能衰退是以全面、持續的方式進行著,且高齡者適應新環境的能力也較弱。本章接下來便從工程及科技觀點,討論高齡者科技輔具的發展趨勢。

大部分高齡者科技輔具的設計,都比較著重在輔助基本的「日常生活活動(Activity of Daily Living, ADL)」,像是前一節中提到輔助高齡者行動、洗澡、如廁、飲食等,強調的目標是讓高齡者能夠獨立執行這些基本的ADL而不需要他人協助。在這樣的思考之下,最常被提到的高齡者輔具例子包括老花眼鏡、柺杖、輪椅、助行器和助聽器等。

輔助高齡者能夠「獨立生活」,確實應該是高齡者使用科技輔具的重要目標。然而對於很多高齡者來說,僅僅能夠獨立執行基本ADL,並不算是真正的「獨立生活」,高齡者仍然希望像年輕人一樣能夠自主地決定自己的生活,決定自己要做什麼事、如何做、何時做,同時並保有完整的社交生活,且和他人有充分的互動。

除了能夠進行基本的日常生活活動之外,成功的獨立生活需要高齡者有能力進行「工具性的日常生活活動(Instrumental Activity of Daily Living, IADL)」,像是用藥或自我健康管理、自行操持家務、為自己準備營養的飲食、乃至於理財等;此外作為一獨立存在的個人,活躍的高齡者也需要有意願接受新的挑戰,例如參與社團、安排休閒或旅遊、進行終身學習活動等,這個部分稱作「強化的日常生活活動(Enhanced Activity of Daily Living, EADL)」。

總而言之,高齡者科技輔具的設計應該有更廣泛的目標,除了要支持基本的ADL之外,還應思考對高齡者IADL的輔助,使得高齡者能夠在自己家中安全而便利地居住,並且能適切地做自我健康照護,如此高齡者才能盡量在社區居住而不需進入安養機構。最後則是思考科技輔具對EADL的協助,支持高齡者的社會參與、人際互動,以及與家人和朋友的溝通。

在如此廣泛的定義和目標之下,高齡者科技輔具的研究可以包含的範圍十分寬廣。整理高齡者科技輔具相關文獻,從工程與技術的觀點,可以歸納出以下幾項發展趨勢:

(1)    通用性設計

「通用性設計(universal design)」應該是輔具發展上最重要的趨勢之一。身心障礙者輔具往往必須針對特定的障礙別、障礙程度,甚至特殊個案的特定需求進行設計。所謂通用性設計的概念,便是認為輔具既然能提供身心障礙者使用的便利,就應該更能被所有的人使用,因而希望從設計上拓展輔具的使用對象,讓所設計及生產的輔具能夠在最大範圍內被每個人所使用。

通用性設計的概念更包含輔具產業面的思考。身心障礙者輔具製造上通常必須採用少量訂作的方式,不易達到大量生產的經濟規模,又使用者經常屬於經濟上的弱勢族群,因此生產輔具基本上很難成為一項能夠大量獲利的產業,甚至往往還需要仰賴慈善機構或政府社會福利經費的補助。缺乏經濟上的驅動力,也使得輔具產業較難吸引廠商、研究者投入,投入和產出之間無法形成良性循環,也使得產業技術的進步較為緩慢。

高齡者輔具設計的思考必須較全面性,目的不僅僅是對“障礙”的輔助,且老化是每個人人生必經的過程,因此高齡者科技輔具更容易以增進一般人的便利性做通用性設計的思考,使用對象也更為廣泛。正如通用性設計的基本想法,若高齡者能夠安全、便利地使用一項產品,這項產品必定也能適合所有年齡的使用者。在通用性的設計思考下,高齡者科技輔具產業也更有成功的機會。

(2)    以科技方式建構對高齡者友善的居住環境

除了輔具的通用性設計之外,建構對高齡者友善且適合居住、生活的社區,包括無障礙環境、建築物內建的「環境介入(environmental intervention)」功能,以及整體社區提供高齡者便利的交通、完整的健康照護、人際溝通管道、社區參與機會等,以滿足高齡者在地老化的需求,也是高齡者科技輔具上重要發展趨勢。

「無障礙環境(“barrier free environment” or “accessible environment”)」設計是指調整建築設計思考,不再以生理、心智能力最為強勢的單一族群需求為唯一的考量目標,而將社會中各類族群的特殊需求,均納入為建築設計上應考量的因素,讓社會上身心障礙者(也包括其他行動障礙者,如老人、孕婦、因疾病暫時不便者及意外傷害者等),都能和一般人一樣,安全而方便地使用各種環境。建築物和公共空間無障礙環境的設計,如導盲磚、點字設施、語音系統、側牆扶手、輪椅坡道、無障礙電梯、無障礙如廁設施等,在相關建築法規中都已有規範,現今的建築物及公共空間中也已普遍實施。

以科技方式建構對高齡者友善的居住環境,「智慧住宅(smart house)」是一個重要的研究領域。智慧住宅主要是在家庭或工作區域中,讓環境和各種裝置依據使用者的需求被自動控制,提供比無障礙環境更積極的「環境介入」功能。本書將在第五章中對智慧住宅的研究做一整理與討論。

高齡者社區的建置並不在本書討論的範疇,但本書第四章仍將從工程與技術觀點,討論高齡化社會的交通問題。

(3)    資訊通訊科技(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ICT)的衝擊

1990年代後期開始,資訊通訊科技發展快速,也對醫療照護的形式帶來很大衝擊和新發展,「遠距醫療(tele-medicine)」、「遠距居家照護(tele-homecare or home tele-health)」等領域近十年來廣泛受到重視。這些結合資通訊科技產生的新興醫療照護形式(和專有名詞),常常可能造成混淆。「遠距醫療」一般是指利用資訊通訊科技協助執行臨床的醫療照護,根據美國遠距醫療協會(American Telemedicine Association, ATA, http://www.atmeda.org/)的定義,遠距醫療是

“利用經由電子通訊從一處傳輸至另一處的醫療資訊,來改進病人的健康狀況”,

“Telemedicine is the use of medical information exchanged from one site to another via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s to improve patients’ health status.”

例如病人和遠端的醫師之間利用各種通訊方式傳輸醫療資訊或進行問診,醫師能藉以做出診斷並進行治療。

與「遠距醫療」很接近的專有名詞「遠距健康(telehealth)」則有一個比較廣泛的定義,指的是利用資通訊科技進行遠距健康照護相關的活動,但並不一定是臨床醫療行為,像是透過遠距生理訊號傳輸,以監測使用者的健康狀況,甚至透過遠距教學的方式對醫護人員進行在職進修課程,都是屬於「遠距健康」的應用範疇。在歐洲比較常用的專有名詞“e-Health”,則泛指所有利用電子及通訊技術支援的醫療照護活動(但不一定是“遠距(tele)”的活動),像是使用IC健保卡、電子病歷等。

如果遠距健康照護發生的地點之一是在病人的家中的話,便稱作「遠距居家照護」。早在1998年,加拿大的“Office of Health and Information Highway”便對「遠距居家照護」一詞做了如下定義:

“遠距居家照護可以被定義為,利用資訊通訊科技,使能在病人家中有效地提供並管理健康照護服務。”

“Tele-homecare can be defined as the use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to enable effective delivery and management of health services at a patient’s residence.” [Office of Health and Information Highway, Canada, 1998]

「遠距居家照護」和「遠距醫療」最大的不同,是遠距居家照護不必然牽涉到醫療行為的執行,因此傳遞或接收健康資訊的人不全然是醫師,還可能包括使用者本身、家人、護理人員、照護者或其他醫療照護專業人員等。而遠距居家照護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讓使用者(病人、高齡者)能夠有尊嚴地留在家中居住、生活,維持的時間越久越好,同時也能接受到完整、高品質的健康照護。

「遠距居家照護」可能是近年來以科技輔助高齡者照護最受重視的領域,國內外學術界、產業界紛紛投入研發,也已經有許多商業化的系統出現,如美國的Health Hero Network [http://www.healthhero.com/]、歐洲的Tunstall [http://www.tunstall.co.uk/]Card Guard [http://http://www.cardguard.com/],都有完整的商品和廣大的使用客戶,國內也有許多業者推出類似的服務。這個領域也是本書後半段的主題,將以一整個專篇來討論遠距居家照護國內外系統發展現況、系統設計建置的考量以及相關的技術。

(4)    「無所不在的運算」的概念

不管是智慧住宅或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開發,都需要廣泛運用感測器,感測使用者的活動及生理訊號,經過運算以判定使用者的狀況及需求,並做出適當的反應。1990年代初期Xerox實驗室的電腦科學家Mark Weiser提出的「無所不在的運算(ubiquitous computing)」概念,便是將感測器和微電腦嵌入在居家環境中所有地方,如手機、PDA與汽車資訊系統等行動裝置,以及電視、冰箱、冷氣等家電裝置,緊密結合日常生活活動,無所不在地感測使用者的各種活動、生理訊號,經過運算後判斷其生理狀況及需求,環境便可配合做出適當的調整或反應。

麻省理工學院建築系和媒體實驗室(Media Lab)合作的“House_n Project”,應該是這個領域很有代表性的研究。“House_n Project”的目的在探索新的科技、材料和設計方式,如何能創造一個動態的、逐步進化的居住環境,能夠對於複雜的生活做出反應[http://architecture.mit.edu/house_n/]。計畫中建立的“PlaceLab”便是一個真實的生活實驗室(living lab),完全模擬居家環境建造,但其中內建了數以百計的感測器和微處理器(例如在PlaceLab廚房環境裡,便布置了三十幾項感測器),用來擷取居住其中的測試者各種情境與活動訊號。這個計畫希望透過居家環境中「無所不在的感測與運算」,幫助居住其中的人更能有效控制他們的環境、節約能源和資源、並且在生理和心理上都保持活躍和健康。

這些創新的研究領域要實際應用在高齡者照護上,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發展,不過「無所不在的運算」概念已經充分實現在許多人第二個生活空間─汽車上了。現代汽車上的微處理器真的是無所不在,對汽車的性能、設計、生產、診斷與維修,以及安全性、舒適性等,都有革命性、結構性的影響。除了感測和計算的功能之外,「無所不在的運算」系統設計上一個重要的挑戰,是如何設計適當的人機介面,讓無所不在的感測和計算以「無干擾性(non-intrusive)」甚至「非察覺性(non-conscious)」的方式進行,能夠真正融入高齡者的居家環境與生活。

(5)    服務型機器人的應用

機器人依其設計目的,可以概分為「工業用機器人(industrial robot)」和「服務型機器人(service robot)」兩大類。近年來服務型機器人的發展更超過工業用機器人,包括清潔機器人(例如有名的自動吸塵機器人Roomba)、輔助障礙者的機器人(如輪椅機器人)、博物館導引機器人,以及各種娛樂機器人(如機器寵物)、教育機器人等等。服務型機器人也逐漸被應用在高齡者生理功能的輔助或心理的慰藉上,以幫助高齡者改善其日常生活活動,協助其提升生活品質。

服務型機器人在高齡者照護的應用是一個較新的應用領域,本書第五章後半將專注討論這個領域中相關的研究與應用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