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Image
作者:徐業良,余家杰 (2008-02-25)
附註:本文為滄海書局出版「老人福祉科技與遠距居家照護技術」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

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團隊,提出了一個以「分散式健康資料伺服器(Distributed Data Server, DDS)」為核心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創新架構,並已經完成生理訊號監測、睡眠品質評估、環境參數監測、活動力參數監測,以及應用於人際互動溝通之遠端臨場機器人等五項系統應用開發。本章中針對遠距居家照護系統面對的困難與挑戰,以及此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架構與應用做詳細說明。

12.1 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困難與挑戰

居家環境是每個人最熟悉的空間,也是停留時間最長的場所,遠距居家照護系統可協助照顧家中的高齡者,讓高齡者能夠有尊嚴地在自己家中居住、生活,已經是高齡化社會中健康管理與照護上重要的潮流。本書第七章中針對國內外現有商業營運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做廣泛介紹,結論出如圖12-1之典型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示意圖。

大部分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採用集中式資料庫(centralized database)架構,高齡者(或其他使用者)在家中量測體重、體溫、血壓、血糖、心電圖、乃至於日常生活活動(Activity of Daily Living, ADL)等各種生理訊號,經過電話線(包含行動電話通訊)或網際網路傳送到「居家健康照護服務機構(home healthcare provider)」的集中式資料庫儲存,並做進一步的資料管理與分析。家人或照護者可登入此集中式資料庫查詢高齡者的健康資料,此外若相關控管程式察覺高齡者之生理訊號有異常,或者接獲高齡者傳來的緊急求助訊息,居家健康照護服務機構將會主動關切高齡者狀況,以及對家人及照護者發出警訊,並可轉介使用者至醫療單位做進一步診治。高齡者就醫時,醫療單位也可查詢此集中式資料庫的長期監測資料作為診斷參考。

12-1. 採用集中式資料庫架構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示意圖

如本書第十章中的討論,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所需的生理訊號量測裝置,如體重、體溫、血壓、血糖、心電圖等,都已有成熟的商品可直接利用,因此技術面的研究大多著重於利用各種通訊技術,建立量測裝置與遠端集中式資料庫間之通訊閘道(gateway)。此類技術並不困難,然而如圖12-1的架構,監測資料產生的地方(居家環境中的感測器)到監測資料儲存的地方(居家健康照護服務機構的集中式資料庫)傳輸路徑很長,過程中發生傳輸不穩定或斷路的可能性大,因此監測資料傳輸的可靠性反而是技術面上之重要考量,如果資料傳輸的可靠性不佳,集中式資料庫所儲存之健康資料的完整性(data integrity)便不易維持。

從營運與服務面來看,採用集中式資料庫的「服務導向系統(service oriented system)」規模較大,所需基礎建設投資大,成本往往較高,且牽涉到複雜的異業整合,系統建置的難度較高。為維護使用者的監測資料並提供相關服務,採用集中式資料庫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必須採取向使用者收取月費的方式經營,而目前國內健保制度並不給付遠距居家照護服務費用,直接前往醫院看診相對來說仍然比較便宜,消費者較無動機額外花錢訂購遠距居家照護服務。事實上如何建立收費機制,定期向使用者收取月費,也是許多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經營時所面臨的難題。

此外居家健康照護服務機構是否能取得使用者信任,包括居家照護服務機構是否能保證使用者資料之安全性、維護使用者隱私,以及服務是否能永續經營等,使用者因而願意將居家健康監測資料長期傳送至居家健康照護服務機構的集中式資料庫儲存、處理,也需做進一步探討。

儘管相關的生理訊號量測裝置、通訊技術已經相當成熟,國內在遠距居家照護方面也有非常多的研究計畫及測試計畫在進行中,目前為止似乎還無法為一般使用者廣泛接受,至今仍然沒有成功的商業營運案例。前述集中式資料庫架構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所面對的困難與挑戰,需重新思考。

12.2 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創新架構

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提出了一個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創新架構[Hsu et al., 2007],以分散式健康資料伺服器DDS為核心,每個家庭只要擁有寬頻網路環境,都可以在家中自行建立家庭專屬的遠距健康監測系統。健康監測資料儲存在家中的DDS內,遠端的家人、照護者、家庭醫師皆可使用電腦、PDA、手機等裝置,經由網際網路直接讀取家中DDS儲存的長期生理訊號量測紀錄和健康照護資訊,系統並能以e-mail或手機簡訊方式提供定期報告及緊急事件通報等服務。在此架構中,使用者可選擇自行在家中的DDS上進行所有健康資料的儲存與事件的管理,不必然需要將健康資料傳送至居家健康服務機構的集中式資料庫,或向居家健康服務機構訂購額外服務,因此可以不需繳交額外月費,對於個人資料隱私也有更好保障。

12-2為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資訊架構圖。在此架構中以家庭(household)為遠距居家照護系統建置的基本單位,每一家庭以自身的照護需求安裝所需的感測設備,擷取健康監測資訊,透過有線或無線的傳輸方式傳送至家中的DDS進行儲存;當收集到的量測數值超過預設之正常範圍時,DDS將主動發送事件警訊(event alert)至應用伺服器(application server),將事件訊息以e-mail或手機簡訊服務(Short Message Service, SMS)等方式轉發至預設之聯絡人以進行處理,DDS亦可以同樣方式定期傳送監測報告(regular report)給指定的家人或照護者。遠端的家人、照護者或家庭醫師可利用網路瀏覽器(browser)主動讀取DDS中的健康資訊,瀏覽器自動下載應用伺服器中的Java應用程式(Java applet),提供各項健康資訊的監測數據、趨勢分析、各項參數設定等功能。較複雜的管理需求(如照護者、家庭醫師有同時管理多個居家系統的需求或複雜的資料分析),亦可安裝客製的Visual Basic程式(VB program)進行系統管理。

12-2. 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資訊架構圖

此創新的系統架構以每一家庭為單位,自行管理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系統提供者僅需維護應用伺服器,以發送手機簡訊或e-mail,及存放Java applet供使用者下載,不需儲存和維護使用者的健康資料。有別於集中式資料庫架構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有以下幾項優勢:

(1)   從技術面來看,此分散式架構中從產生資料的感測器到儲存資料的DDS之間傳輸路徑短,且都在居家環境中,外界干擾較少,資料傳輸的可靠度較高,即使網際網路連線中斷,DDS仍能持續接收、儲存資料,監測資料的完整性也較有保障。

(2)   分散式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是理想中最小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架構,可以很便利地在居家環境中依使用者需求自行裝設、使用此系統,不需要大規模的基礎建設。在此「產品導向(product oriented)」、個人化的系統架構下,使用者不必然需要向遠距居家健康照護服務機構訂購相關服務,可以完全不需繳交額外月費。

(3)   使用者的健康資訊存放於家庭的DDS中,使用者可選擇自行管理健康資料,不需將資料上傳至居家健康照護服務機構的集中式資料庫,避免與居家健康照護服務機構產生互信的問題。

(4)   如果仍有以集中式資料庫儲存、管理健康資料,以提供專業醫療照護服務的需求時,仍可將DDS設定為通訊閘道,主動將量測資料上傳,或由集中式資料庫定期以批次方式下載DDS中所儲存資料。

12.3 分散式健康資料伺服器

分散式健康資料伺服器DDS是一個「精簡型伺服器(thin server)」。精簡型伺服器是指一台精簡化、小型化,針對特定目的提供所需功能之網路伺服器,不需顯示幕及作業系統(如Windows)即可快速連結上網。實驗室原型DDS(如圖12-3)的外形尺寸為173m98m30mm,有接收感測訊號、運算處理、資料儲存、網路通訊等功能,已不僅是資料記錄器(data logger)或網路通訊閘道,而是一台具有獨立IP的網頁伺服器(web server)

與一般伺服器或個人電腦相較,DDS同樣使用傳輸控制協定∕網際網路協定(Transmission Control Protocol/Internet Protocol, TCP/IP)和超文件傳輸協定(Hypertext Transfer Protocol, HTTP),讓用戶端(client)能以瀏覽器執行DDS端的應用程式,進而讀取、維護、管理DDS上儲存的資料。DDS儲存資料容量與運算管理能力比較有限,但其有體積小、成本低、不易受病毒攻擊、不需特殊維護等優點,十分適合應用於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

12-3. 分散式健康資料伺服器

實驗室原型DDS是由微控制器搭配網路晶片的“PIC Server”,搭配周邊應用板(peripheral application board)組合而成。目前PIC Server是以Micro Chip公司的PIC18F6X2X系列單晶片為核心,PIC18F6X2X系列包含PIC18F6621PIC18F6622PIC18F6722,為64pinTQFP(Thin Quad Flat Pack)封裝形式,採用4組獨立電源,支援2RS-232通訊埠。PIC ServerPIC18F6X2X與網路晶片RTL8019AS整合於同一片電路板上,提供網際網路通訊功能,利用泛用型韌體TCP/IP乙太網路驅動程式(firmware TCP/IP Ethernet BIOS driver)為平台,結合可程式唯讀記憶體(EEPROM)而成為嵌入式網頁伺服器(embedded web server)

周邊應用板可搭配不同感測器自行規劃,擴充使用彈性,並以多媒體記憶卡(Multi-Media Card, MMC)為資料儲存載體。目前實驗室原型之DDS周邊應用板基礎規劃中,電源輸入部分可使用6.25V26V直流電源,經由3組獨立穩壓電源,可提供5V3.3V穩壓直流電源,分別供應主系統相關元件(5V)以及MMC儲存模組(3.3V)電源,除了DDS所有元件之外,應用板連接埠尚可提供105V53.3V,及5個未穩壓的旁路電源輸出,供外接裝置使用。訊號I/O部份提供19I/O接點,以及2組獨立的RS-232介面,內建連結至時鐘晶片(real-time clock)之水銀電池的電壓偵測線路,提供系統時間。除了重置(reset)按鈕與程式寫入按鈕外,也額外提供2個按鈕和1個三切開關,作為系統操作設定或模式切換之用途。

DDS是一個網頁伺服器,實際使用上需要設定固定IP。以國內環境而言,使用ADSL的家庭大多只有一個固定IP,在家庭中裝置DDS時可透過IP分享器將DDS設定於固定IP下的一特定連接埠(port),仍可將IP位址保留給家中電腦使用。

12.4 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應用

12-4為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Decentralized Home Telehealth System)應用架構示意圖。在以PIC ServerDDS為核心平台的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架構之下,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致力於開發與整合各項感測裝置(sensing devices)、感測器網路(sensor network)、事件判別演算法(event algorithms)和應用軟體程式(application software)。目前已完成生理訊號監測(vital signs)、睡眠品質評估(sleep quality)、環境參數監測(environmental parameters)、活動力參數監測(mobility parameters),及結合遠端臨場技術與人際互動溝通(telepresence interactions)之遠端臨場機器人等五項應用。

12-4. 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應用架構示意圖

如圖12-2的資訊架構,除了遠端臨場機器人之外,將DDS搭配不同的感測器即可產生不同應用。感測器可經由RS-232介面以有線方式,或透過ZigBee以無線方式將感測訊號傳送至DDS;感測器的選擇與設計,以非侵入性(non-invasive)、非察覺式(non-conscious),及不改變使用者之居住環境與生活作息之簡易監測方式為原則。如圖12-4所示,此五項應用皆有其專屬產品,同時本中心以專利布局的方式思考國內外專利申請策略,有系統地彙整實用專利,以漸進方式完成相關重要技術之專利組合(patent portfolio),藉以提升專利價值且有效保護研發成果。以下將概略敘述此五項應用:

l          生理訊號監測

生理訊號監測之主要目的在於提供慢性病患或高齡者長期健康資訊監測,結合市售血壓計、血糖計等,可直接透過RS-232ZigBee傳輸介面,傳送量測資訊至DDS儲存,子女或照護者可透過手機、PDA個人電腦等裝置,直接自DDS讀取健康資料並做各類分析與繪圖,亦可設定發送警示訊息等。除血壓、血糖外,目前整合在DDS中的生理訊號還包括心電圖、血氧濃度、體重、體溫等。

生理訊號監測也是目前遠距居家照護系統中最常見且最重要的應用,慢性病患或高齡者可在自我健康管理上,轉換為較積極、主動的角色,良好的資料分析與事件驅動警示訊息也可讓家人、照護者、家庭醫師適時提供照護服務。在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架構下,所有集中式資料庫架構下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功能,如使用者權限管理、個人資料管理、健康資料分析與圖形顯示、互動溝通訊息、警示事件設定、衛教資訊提供等,都可以在此個人化的小型系統中實現。

l          環境參數監測

DDS連結環境感測裝置(如溫濕度感測器)或居家環境安全、保全裝置(如防火、防盜感測裝置),便可成為分散式環境參數監測系統,這也是最典型的基本應用。除居家環境監測外,亦可應用於博物館、圖書館、展覽館等環境監測。環境感測器透過ZigBee模組將感測訊號以無線傳輸方式傳送至DDS,系統有高度可攜性,僅需將感測器放置在適當位置,再將DDS連結電源並進行網路設定即可使用。

台北故宮博物院經常有跨縣市甚至跨國際的展出活動,各展出地點之溫濕度環境往往難以有效掌控。圖12-5為本中心與故宮博物院科技室合作之「館藏環境監測系統」監看畫面【鄭智銘等,2006】,畫面左方為即時監測訊息,可同時監看數個DDS之環境資訊及顯示警示訊息等,使用者亦可下載歷史監測資料進行資料分析,如計算平均溫度、繪製趨勢線等。

12-5. 故宮博物院館藏環境監測系統監看畫面

l          活動力參數監測

居家環境的活動監測資料,可作為分析高齡者健康狀態及生活品質之量化評估指標。本書第十章針對活動力監測相關技術做完整的整理,本系統於活動力參數監測應用包括日常生活活動(ADL)監測、身體活動與跌倒偵測,及結合無線射頻識別(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 RFID)之開放式門禁系統等項目。

如第十章所述,ADL是指如洗澡、如廁、飲食等,每個獨立生活的個人都需執行的日常生活基本活動。日常生活基本活動模式的改變,可能代表潛在疾病或生理機能退化的早期徵兆。ADL監測系統之目的,便是藉由長期監測,觀察高齡者日常生活模式之改變,如活動頻率降低、臥床時間增加、自我照護活動(沐浴、煮食)減少等,希望藉以察覺高齡者自健康、獨立狀態到生病、依賴狀態間之微妙變化,從而提醒照護者進行必要且即時的處置。

ADL監測系統所使用的感測器種類繁多,佈建範圍廣,各種特殊設計的感測器皆可融入居家環境,以非察覺性的方式監測高齡者之ADL。圖12-6為各類感測器在家庭環境中監測ADL的示意圖,例如以人體紅外線感測器監測特定區域活動;以裝置於電源上的電流感測器監測電器使用;以裝置於大門上的磁簧開關監測外出行為;以燈光感測器、裝置於抽水馬桶水箱浮球上的水銀開關,及裝置於淋浴拉門上的磁簧開關等監測衛浴使用;以裝置於床墊下的壓力感測器監測臥床時間。所有感測器皆經由ZigBee模組將感測訊號傳送至DDS,記錄每日ADL資訊,並與DDS中長期累積之ADL常規模式(norm pattern)比對,提早發現健康狀態微妙變化。

12-6. ADL監測裝置示意圖

除固定裝置在居家環境中的感測器外,活動力參數監測項目也包含身體活動(physical activity)監測,使用者配戴一個結合三軸加速度規與單晶片控制器的「攜帶式身體活動感測與辨識裝置」,可主動即時辨識身體姿態、姿勢變換及行走等日常身體活動項目,並即時以無線方式將資料傳送至DDS儲存。此裝置亦提供可能發生跌倒意外事件偵測與通報功能,當系統偵測到可能發生跌倒事件時,將由DDS自動發送即時緊急事件訊息。

活動力參數監測之第三項應用是「結合RFID之開放式門禁系統」,此系統由兩個光電感應器搭配RFID讀取器所組成,當一位配戴RFID標籤的使用者穿越此門禁系統時,RFID讀取器將讀取標籤並辨識ID,再將資訊傳送至DDS,與光電感測器傳送之訊號交叉比對,即可判別此使用者是進入或離去,並將此事件記錄於DDS中。如察覺特定事件(如預設之使用者穿越此門禁系統)時,亦可設定傳送e-mail或手機簡訊至照護者或管理者。此系統可應用於居家高齡者ADL監測,亦可應用於養護之家、醫院或幼稚園等場所。

l          睡眠品質評估

有睡眠問題的高齡者比例相當高,如本書第十一章中的討論,隨著感測器技術進步及睡眠研究發展,許多學者致力研究如何以更輕巧、更簡便、非接觸式、甚至非察覺性的感測技術做睡眠監測,讓睡眠監測不再是侷限於醫療院所或睡眠實驗室的醫療服務,而是可以在居家環境中進行的日常保健行為,其中又以睡眠呼吸相關監測及睡眠時身體活動監測為主要研究方向。

如圖12-8所示,在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資訊架構下,睡眠品質評估系統以自行開發的三條睡眠活動監測墊(conductive mat)鋪設於床單下,在不影響睡眠環境、非察覺性的前提下,監測使用者上肢(upper limb)、軀幹(body)、下肢(leg)臥床時產生之身體移動、呼吸頻率等活動,再將資訊傳輸至DDS儲存,並發展演算法推論使用者是清醒還是入睡,進而推導出臥床時間、睡眠潛伏期、睡眠效率、夜裡覺醒次數等睡眠品質指標。藉由此評估系統,使用者可在居家環境中進行長期睡眠品質監測,觀察睡眠品質不良的原因,進而改善睡眠品質。

12-8. 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資訊架構下之睡眠品質評估系統

鼾聲與「阻塞式睡眠呼吸中止症(Obstructive Sleep Apnea Syndrome, OSAS)」是常見的睡眠困擾,也是睡眠生理監測技術中相當多學者投入研究的領域。在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架構開發之「鼾聲與呼吸中止症監測裝置(Snoring and OSAS detector, SOD)」,以聲音感測器收集鼾聲,經由濾波、類比數位轉換,以DDS辨識與記錄鼾聲及OSAS間斷鼾聲的特徵,必要時以振動或電脈衝方式刺激患者以減少鼾聲次數[Cheng et al., 2008]

l          遠端臨場機器人 – Telepresence Interactions

高齡者最大的風險不全然是健康問題,孤立(isolation)也是重要問題,高齡者需要能經常和朋友、親人、照護者聯繫溝通[Coughlin, 1999]。本書第五章探討服務型機器人,特別是遠端臨場機器人在醫療照護上的應用,本系統中也以“mobile DDS”為核心,開發可用於與高齡者互動溝通之遠端臨場機器人TRIC (Telepresence Robot for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Tsai et al, 2007]。如圖12-8TRIC身上裝置攝影機、麥克風,並設計表情和肢體動作等人類於互動溝通中需要的元素,遠方的子女只需將TRIC放置在父母家中,即可透過網際網路在遠方操控,“附身”在TRIC上,在父母家中自由走動,與家中高齡者噓寒問暖,讓高齡者與遠方子女間之互動不只聲音◎,更加入影像與肢體動作傳達。

12-8. 遠端臨場機器人TRIC

TRIC實驗室原型高約70公分,重6.5公斤,最快行走速度每秒75公分,電池持續操作時間在兩小時以上。TRIC被定位為低價位的輕型機器人,期望能像家電產品一般很容易在家中使用。TRIC複製了人們三度空間真實面對面接觸的經驗,讓身處異地的人有相處在同一空間的真實感,使遠方子女的實體感覺投射於家中,是一個截然不同的遠距溝通方式。

12.5 結語

本書對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討論,較偏重於技術層面,然而最後要強調的是,建置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時必須考慮的絕不僅止於技術層面問題。

12-9是在建置一個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時必須考慮的幾個重要問題。首先是系統的定位和規劃,如本書第七章中的討論,遠距居家照護系統依其目的可概分為個人緊急救援服務(Personal Emergency Response System, PERS)、長期健康監測(long term wellness monitoring)與個人健康記錄(Personal Health Record, PHR)三大類,系統建置者首先要考慮本身的優勢及所擁有的資源,決定要建立哪一類的服務(或兩類甚至三類的綜合),同時決定所要服務的對象,如慢性病患者、健康高齡者、失智老人、獨居老人、長照中心老人等。系統定位確定之後,便可依據服務目的與服務對象的需求具體規畫服務項目,進而開始實際建置與經營遠距居家照護系統。

12-9. 建置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時必須考慮的重要問題

如圖12-9所示,實際建置與經營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時,資通訊架構、服務程序和營運模式是系統設計的三個主要項目。根據所規畫的服務項目,系統的建置與經營在技術層面上要考慮採用何種資通訊架構來達成這些功能,包括居家端的各種硬體裝置的選擇與設計、軟體介面的設計、資料傳輸的方式,以及管理端資料庫以及各種管理功能的建置等。

在服務層面則要完整設計整體服務程序,從服務對象的篩選、居家軟硬體設備的配送與裝置,到日常服務流程、各項事件處理流程、如何與現有的醫療照護體系銜接,乃至於服務人員的教育訓練等,都需要經過仔細設計與演練,並制訂完整標準作業流程。最後在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整體營運模式(business model)的設計,如何定價、如何收費、如何分攤成本、如何分享利潤、如何行銷系統、如何充分利用系統建置者現有資源和基礎建設等,更是遠距居家照護系統可否永續經營的決定性因素。

在遠距居家照護系統建置和經營時,另一個重要的輸入是外部的資源與限制,系統建置者應能充分瞭解當地健保制度、社會福利制度、醫療照護相關法令,乃至於技術面上各項通用的規格、標準與協定,確保建置的系統符合相關規範,服務內容得以順利施行。同時並應爭取結合社會福利或政府機關政策性補助等外部資源,以降低系統建置的成本與使用者的負擔,加速建置的成效。

系統建置和營運的過程中自然也必須不斷進行系統成效評估來回饋改進。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系統成效評估主要分為三項:使用者接受度(user acceptance)、臨床效果(clinical outcome)與經濟評估(economic evaluation)。使用者接受度的評估有幾個主要的項目:

Ÿ         使用動機:使用者對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提供的服務項目是否有需求?使用者主觀認知上,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是否有任何幫助?

Ÿ         成本:包括硬體成本和每月的服務費用,使用者是否可以接受?使用者是否可以獲得保險或其他社會福利的補助?

Ÿ         系統的友善性:包括居家端設備及軟體介面裝置和操作的友善性(user friendliness),以及對於系統服務人員提供服務的滿意度。

Ÿ         資料安全性和隱私:使用者對系統建置者在資料安全性和隱私的保護上是否能有足夠信賴感?

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目的,是透過主動的監測、即時的醫療照護介入,乃至於使用者本身自我健康管理意識的提升及行為的改變,以提升健康照護的效果。遠距居家照護系統臨床效果除了使用者健康狀況量化的評估外(如各項生理指標、就診率、住院率等是否有所改善),還有以下幾項考慮的重要因素:

Ÿ         系統可靠度和量測資料的準確性

Ÿ         誰會審閱這些健康監測資料?發現健康監測資料異常時誰會採取什麼行動?

Ÿ         使用者會不會因使用遠距居家照護系統而改變其自我健康管理的態度和行為?

最後在經濟評估上則有三個可能的層次,一是使用者本身在遠距居家照護系統上付出的成本,是否造成其醫療及照護成本相對的降低?第二個層次是系統建置者是否獲得足夠的利潤,得以維持系統永續經營?最後則是國家社會整體醫療及照護資源的使用,是否因為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推行而大幅降低?

已有許多例子顯示,將一個在國外已發展十分成熟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原封不動移植到台灣,儘管技術層面上完全沒有問題,卻不一定保證能夠成功經營。事實上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成功有很強的「地域性」,如何充分掌握本地民眾的消費行為、就醫習慣、家庭型態、自我健康管理的概念、醫療成本、科技應用的成熟度,乃至於國內的健保制度、社會福利制度、醫療照護相關法令,量身設計出適合於國人生活與文化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才是這項產業能否在國內蓬勃發展的關鍵挑戰。也唯有如此,遠距居家照護各項技術,才能真正造福廣大的高齡者和其照護者。

參考資料

鄭智銘,馬鴻祥,張琳徐業良,吳昌暉,“分散式儲存架構下的遠距環境監測系統之建構—以故宮博物院外展環境監測為例”,博物館學季刊Vol. 20, No. 2, pp. 97-107, April, 2006.

Cheng, C. M., Hsu, Y. L., Young, C. M., Wu, C. H., “Development of a portable device for tele-monitoring of snoring and OSAS symptoms,” to appear, Telemedicine and e-Health, January, 2008.

Coughlin, J. F., 1999, “Technology needs of aging boomers,” Issue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all 1999.

Tsai, T. C., Hsu, Y. L., Ma, A. I., King, T., Wu, C. H., “Developing a telepresence robot for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with the elderly in a home environment,” Telemedicine and e-Health, Vol. 13, No. 4, pp. 407-424, August, 2007.

Hsu, Y. L., Yang, C. C., Tsai, T. C., Cheng, C. M., Wu, C. H., “Development of a decentralized home telehealth monitoring system”, Telemedicine and e-Health, Vol. 13, No.1, pp. 69-78, February, 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