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Image
作者:徐業良,鄭智銘,蔡宗成,許博爾 (2008-02-26)
附註:本文為滄海書局出版「老人福祉科技與遠距居家照護技術」第五章。

第五章 老人福祉科技未來發展:智慧住宅與服務型機器人

「智慧住宅(smart house)」以科技方式建構對高齡者友善的居住環境,是老人福祉科技未來發展中重要的研究領域,透過自動化及資通訊科技,高齡者可以更便利地控制家庭中的環境和各種裝置,提升獨立生活的能力。機器人依其設計目的,可以概分為「工業用機器人(industrial robot)」和「服務型機器人(service robot)」兩大類。近年來服務型機器人的發展超越工業用機器人,也逐漸應用於高齡者照護,包括生理功能輔助或心理慰藉上,幫助高齡者改善其日常生活活動,提升生活品質。

本章針對智慧住宅和服務型機器人這兩項快速發展中的技術,在老人福祉科技領域未來可能的應用做廣泛的介紹。

5.1 智慧住宅的概念

「智慧住宅」這個詞有一點將住宅“擬人化”的味道,智慧住宅像是有個具有思考、判斷、決策能力的大腦,能夠與使用者互動,依據使用者的需求控制與調整環境,長久以來代表一種對未來生活的想像,思考如何藉由科技的輔助帶來更舒適便利的居家生活。早在1930年代「家庭自動化(home automation)」便是經常被探索的概念,很多當時提出的“未來”家庭自動化設備,如洗碗機、中央空調、電視機、遙控車庫門等,現今都已經是每個家庭常見的設備;二十世紀中期無線遙控技術開始進入家庭環境,使用者可以遙控家中各項設施及家電產品,對居住環境的控制更為便利,在當時而言也是先進的智慧住宅功能。

最早正式出現“Smart House”這個英文名詞,應該是在1980年代初期由美國的“National Association of Home Builders (NAHB)”所提出的“Smart House Project”。這個研究計畫建立的智慧住宅,將電力系統、電話線、有線電視線路,以及所有電燈和電器用品的監控線路整合成一條電纜,主要著眼點是住宅的安全性,如牆壁上的電源開關感測到有電器插入時才供電,避免觸電危險;察覺到有短路或其他問題時,供電系統會自動切斷電源;系統同時搭配其他感測器,感測到住宅內有淹水、火災等狀況時,供電系統也會自動切斷電源並啟動警報器。

隨著科技的進步,對於智慧住宅的功能也有更多的期望。Aldrich[2003]提出五種智慧住宅的功能:(1)具有智能的設備,(2)具有智能的通訊系統,(3)遠距監控與資訊服務功能,(4)記錄使用者喜好進而調整環境,(5)利用現有資訊預測使用者行為。現今隨著各種微控制器與人工智慧理論的發展,利用如模糊邏輯(fuzzy logic)等智能科技所控制的家電設備在市場上隨處可見,網際網路和資通訊科技的發展,開啟了居住者(resident)與外界資訊溝通多元而寬廣的即時管道,也讓居住者與智慧住宅之間的互動,從單純室內的無線遙控演進到遠距監控,並與居家保全、健康管理、醫療服務等結合,現代科技提供了智慧住宅更豐富的可能性。

智慧住宅長久以來都是許多公司、大學或研究機構很有興趣的研究議題,有許多相關研究計畫進行中,比較長期而具有影響力的研究計畫如美國喬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建立的「在宅老化感應屋(Aware Home for Aging in Place)」,探討如何在家庭環境中感測、追蹤居住高齡者的各項活動,從而提供所需服務,以提升高齡者的生活品質和獨立生活的能力[http://awarehome.imtc.gatech.edu/];麻省理工學院(MIT)建築系和媒體實驗室(Media Lab)合作的“House_n”計畫中建立一個模擬住宅“PlaceLab”,研究如何使居住者輕鬆地控制環境、節省能源使用、維持生理及心理活躍,並且保持健康[http://architecture.mit.edu/house_n/]。除了各種智慧住宅研究計畫建置的模擬住宅之外,早已有許多商業銷售的住宅也以智慧住宅作為銷售訴求,例如國內有許多建案紛紛提出“二代宅”的概念,強調數位生活、遠端監控、遠距照護等應用,試圖定義住宅功能的新標準。

當今世界上最知名的智慧住宅應屬微軟(Microsoft)總裁比爾蓋茲(Bill Gates)花費35億美元、以7年時間打造,坐落於西雅圖的科技豪宅“Big House”Big House預言未來居家生活中可能的科技應用,例如只要用手機或是網路,就能遠端遙控Big House中的各項設備,像是調節燈光明暗度、開啟空調、將浴缸放滿熱水、基本的烹煮功能等,在住宅中則可利用語音方式與系統溝通互動。此外,Big House會藉由每位訪客身上所配戴之「無線射頻識別(Radio Frequency Identification, RFID)」胸章,追蹤其在屋內之位置,並記錄其所喜愛的燈光亮度、空調溫度、音樂等,甚至牆上的顯示屏幕也會顯示其最喜愛的名畫,為每位訪客量身訂作客製化空間;RFID胸章也被應用在Big House保全功能,未配戴胸章之訪客會被視為入侵者而觸動警報。

韓國家電大廠LG (http://www.lge.com/)提出的“HomNet”,對智慧住宅的可能應用與資訊架構進行具體的定義,並能依據使用者需求,提供客製化的訂製服務。如圖5-1所示,HomNet定義了資訊交流、健康監測、居家生活等三大類的功能。資訊交流方面以住宅內的數位電視(digital television)與具有無線傳輸功能的“HomNet Pad”為平台,作為使用者與住宅間資訊互動的媒介;除了基本的影音功能外,住宅中各項設備開關、訪客資訊顯示、網路瀏覽、家庭成員間留言、備忘記事等對內對外的資訊溝通功能均已整合。健康監測方面以“Magic mirror”為中心,家中各項健康監測設備(如可量測血壓、血糖、膽固醇的健康馬桶),會將監測資料以無線方式傳輸至Magic mirror,除了顯示即時健康監測資料,也主動地將各項健康資訊提供給所屬的家庭醫師。居家生活方面以“HomNet Server”作為家中所有智慧家電的控制中樞,除了控制家庭自動化的各項設備之外,HomNet Server會預測使用者行為,並做出適當反應。例如當你按下在客廳觀賞電影按鈕時,客廳燈光會自動調暗、窗簾會自動拉上;當按下外出模式按鈕時,家中燈光與空調會自動關閉,保全系統會自動開啟,螢幕也會貼心地顯示你的愛車停放位置。

5-1. LGHomNet架構[http://global.dreamlg.com/]

智慧住宅的“大腦”並不一定是一個中控電腦,也可能是分散在各項家庭裝置中能彼此互相溝通的微處理器。具有簡單智能的家電產品,已經廣泛應用在家庭生活中,例如應用模糊邏輯控制的洗衣機,可藉由各式感測器得知衣服重量和質料、水量、水溫、污濁度、污濁物質等參數,自動選擇最佳行程來洗滌衣物;智慧型的烘衣機會依據衣料與衣服重量決定適當的溫度與烘乾時間,讓衣服不會因為溫度過高或烘衣時間過長,造成衣料損壞與縮水;冰箱除了冷藏食物的基本功能之外,LG提出以冰箱作為家庭的數位中心,擁有上網、視訊電話、收發e-mail等功能,更可以操控家中電視機、音響、冷氣、微波爐、洗衣機等家電。

吸塵器機器人的出現,在智慧家電科技上具有指標性的意義。吸塵器機器人擁有對環境障礙感知與自主行為的能力,較高級的機種更能夠自動導引充電、自動規畫路徑,許多公司都已經有成熟且成功的商業產品,像是Sharper Image (http://www.sharperimage.com/)EVACIrobot (http://www.irobot.com/)RoombaKarcher (http://www.karcher.com/)RC3000 RobocleanerFriendly Robotics (http://www.friendlyrobotics.com/)Friendly VAC RV400Electrolux (http://www.electrolux.com/)Trilobite等等,都有很好的銷售成績,廣為一般家庭所接受,象徵著具有智能的機器人已經正式進入居家環境,除了減輕家事勞動的負擔,也讓人們對未來智慧住宅有更多的期待和想像。

隨著年齡的增長與身體機能的退化,高齡者往往無法獨立處理居家生活的瑣事,這也是決定高齡者是否適合在自家住宅中生活,或是需要轉往長期照護機構的關鍵因素。智慧住宅以科技的方式提供高齡者生活上必須的輔助,讓更多的高齡者可以在熟悉的環境安享晚年生活。

5.2 智慧住宅的科技應用

智慧住宅的科技應用範圍非常廣泛,MannMilton將智慧住宅的功能依其複雜程度分成八個層次[Mann and Milton, 2005],有些已是現有成熟技術,有些則是智慧住宅未來可能功能的想像。以下以此八個層次討論智慧住宅可能的科技應用。

層次1:提供基本通訊功能

通訊是智慧住宅最基本的功能,而電話是居家環境中最基本、最古老的通訊方式,擁有基本的通訊功能,居住者(特別是獨居的高齡者)才能夠和他人進行溝通、尋求服務、排遣寂寞、甚至呼叫救援等。

網際網路的普及使得通訊的形式也更加多元,從語音、文字(e-mail)、擴展到數位影像。以我國為例,根據2007年底資策會FIND (http://www.find.org.tw/)公布的調查報告,我國目前家戶連網普及率為71.3%,都會地區如台北市家戶連網普及率更高達83.9%,而在家戶連網中有九成六為寬頻網路,顯然大部分現代住宅都具備了智慧住宅的基本條件。

層次2:能對居住者從住宅內部或外部發出之簡單控制指令做出反應

在這個層次的功能是指住宅的各項設施,如門窗、電燈、窗簾和家電產品,都能以遙控的方式操作。家電產品如電視、音響、冷氣使用的紅外線遙控器,早已是家庭中基本科技,然而理想上來說,語音控制才是居住者從住宅內部控制各項設施最好的方式。

網際網路和手機的行動通訊網路技術發展,使得遠端控制也成為智慧住宅不可或缺的功能,利用網際網路或手機控制家中燈光、空調、家電、保全等系統,或透過網路攝影機(web camera)即時監看家中的狀況,都已經是成熟的科技,且有商品化產品。

層次3:家庭自動化功能

許多家庭自動化的功能,如空調系統的環境溫濕度控制、燈光或防盜器的定時開關、草坪定時灑水的設定等,都已經是“古老”的技術;洗衣機、烘衣機、洗碗機、乃至於前一節中提到的吸塵器機器人等家電產品,已將一般家事工作大幅自動化。

許多研究進一步嘗試辨識住宅中居住者的身分和所在位置,如前一節中敘述的Big House,能自動依據每位居住者的喜好調整屋內的音樂、燈光、溫度,量身打造最舒適的空間。

層次4:追蹤使用者在家中的位置、行為模式和健康指標

讓智慧住宅能夠辨識每位居住者,並且能夠追蹤居住者在住宅內的位置,才能夠自動依據其喜好量身打造最舒適的空間,且適當地提供提醒或警示訊息。辨識居住者身分的技術,常需要求居住者配戴識別用的裝置,例如位於美國俄勒岡州的Oatfield Estates [http://www.elitecare.com/oatfield_estates/]是為高齡者所規畫的社區,每位居民配有定位用的裝置,電腦會利用紅外線與無線電技術追蹤記錄居住者的位置;前一節中敘述的Big House則是利用RFID胸章,掌握住宅中居住者的位置和活動情形。

影像辨識技術也可用來追蹤居住者在家中的位置與活動狀況,而不需額外配戴識別裝置,但影像辨識技術可能侵犯居住者的隱私。英國劍橋大學發表過一項研究,嘗試在地板下方布置力感測器,而由地面反作用力(ground reaction force)的感測,來追蹤住宅內居住者的位置,並判別其正在進行的活動(站立、坐下、步行、跳躍等)[Headon and Curwen, 2001; Headon, 2003]

除了基本的辨識與位置追蹤之外,智慧住宅也可藉由居家環境中的各種感測裝置,記錄居住者在家中的活動、睡眠模式以及健康狀況參數(如血壓、血糖、體重)。

層次5:分析數據、做出決策、採取行動

這個層次的智慧住宅才真正開始有“智慧”的功能,例如前述智慧住宅可以學習、瞭解每位居住者對環境的喜好,自動量身打造最舒適的空間,或者判別住宅中的異常狀況,如大門沒鎖、瓦斯沒關等等,主動調整環境,或以文字、聲音、圖像的方式提醒居住者。前一節中敘述之LG HomNet智慧住宅系統,更能分析、預測居住者的意圖並做出適當反應。

「健康智慧住宅(health smart home)」也是一個重要的思考方向[Rialle et al., 2002; Noury et al., 2002],智慧住宅可以追蹤居住者日常的作息模式或重要的健康指標,當察覺與日常作息模式有差異,或者健康指標超出正常範圍時,會主動關切、提醒居住者或遠端的照護者。這個概念也是本書第二篇「遠距居家照護系統(home telehealth system)」主要討論的內容。

層次6:為基本日常工作提供資訊和提醒

由於網際網路的發展,網路上的資訊傳播幾乎涵蓋了生活的各個層面。在這個層次的功能,智慧住宅藉由網路資料的提供,可以擔任日常生活資訊提供者的角色。例如早上出門前,智慧住宅可連上中央氣象局,提供今日溫度、下雨機率等資訊,顯示在門口的顯示屏幕上提供參考;烹煮晚餐時,廚房的顯示屏幕會連上網路下載食譜,提供烹煮的步驟。對於健忘的高齡者來說,智慧住宅更可以隨時提醒如按時服藥等日常生活工作。

層次7:回答問題

日常生活遇到問題時,網際網路的使用者早已習慣藉由如GoogleYahoo等搜尋引擎在網際網路上尋找答案。除了主動為居住者的基本日常生活提供資訊之外,在網際網路或其他電腦資料庫搜尋資訊的行為,也可經由適當的人機介面設計,整合在智慧住宅的功能裡,例如智慧住宅以語音方式接受居住者的問題,搜尋答案後回覆給使用者。

使用者的問題可能有好幾個層級,基本的問題如「現在幾點?」「結婚紀念日是哪一天?」「醫生的電話號碼?」,智慧住宅可能需要在使用者建立的基本資料庫中找答案;使用者個人的問題如「今天早上吃藥了嗎?」智慧住宅可能需要在記錄使用者活動的資料庫內尋找答案;更一般性的問題如「今天棒球賽的比數?」或「週末可以去哪兒度假?」則需要在網際網路上搜尋。

層次8:家庭事務管理

智慧住宅應該能自動做家庭事務的管理,像是規畫家中設施維護和修理的時間,追蹤冰箱食物存量,規畫採購的時程或清單,甚至協助準備餐食,協助家中清潔工作等。在此層次有許多功能,必須依賴下一節中介紹的服務型機器人才能達成。

5.3 服務型機器人在高齡者照護的應用

機器人研發的潮流逐漸從原本在工廠裡從事組裝、焊接等重複性工作的「工業型機器人(industrial robot)」,轉變成出現在人們周遭生活環境可提供輔助、娛樂與互動等功能的「服務型機器人(service robot)」。Davenport[2005]對服務型機器人的發展做了完整的收集與整理,而高齡者照護正是服務型機器人發展的重要目標之一。

機器人在高齡者照護上的應用有許多可能性,第一個想到的應該是會代替子女或照護者幫忙照顧家中老人家的智慧型「人形機器人(humanoid robot)」。日本可說是全世界發展智慧型人形機器人最先進的國家,各個大學及公司都經常發表智慧型機器人的新功能,例如SonyQRIOHondaASIMO,便是兩款日本最有代表性的智慧型人形機器人,圖5-2是這兩款人形機器人的新聞照片。

    

5-2. QRIO(左)與ASIMO(右)[http://tinyurl.com/]

QRIO的名字源於“Quest for Curiosity”,身高58公分、體重7公斤,是一個小型的機器人,全身上下有多達38個可轉動關節,可以做出跳舞、踢足球、指揮交響樂等複雜動作,也可即時調整姿勢來適應周遭環境變化,跌倒後還可自行起身等。QRIO也能經由辨識聲音與臉部特徵,與人進行互動,做簡單對話。

ASIMO的名字是“Advanced Step in Innovative Mobility”的縮寫,身高135公分、體重54公斤,體型相當於一個10歲孩童,全身關節共有34個自由度,可以像人一樣以雙足步行和跑步,步行的速度每秒約0.75公尺,跑步的速度可以達到每秒1.67公尺2007年底Honda發佈的新聞影片中,ASIMO可以推著手推車進行日常家庭服務,如端茶給家中訪客,兩個ASIMO機器人還可互相協調,共同完成工作[http://asimo.honda.com/]

智慧型人形機器人技術上的發展,已有相當驚人的成就,然而考慮智慧型人形機器人目前的功能、成本和實用性(如ASIMO電池充電完畢後的操作時間僅有1小時),要發展到能實際成為家庭中協助高齡者照護的幫手,可能還要一段時日。

除了智慧型人形機器人之外,服務型機器人在高齡者照護上的應用還包括生理輔助與心理慰藉兩方面。生理輔助機器人的研發方向是讓高齡者藉由機器人的輔助,來達成本身因為體弱或生理障礙而不能做到的行為。例如歐洲學者Prassler等人[2001]設計的「輪椅機器人(wheelchair robot)」名稱為“MAid (Mobility Aid for elderly and disabled people)”,以一台工業電腦為控制核心,使用充電電池為電力來源,以搖桿操控,最快行駛速度為時速6公里。輪椅機器人MAid上裝有各式感測器,用來偵測四周環境、障礙物、人員等狀況,高齡者不須精巧的控制能力,即可輕鬆地駕駛輪椅進入洗手間之類的狹窄空間。在擁擠的場所如飛機場、車站大廳、展覽會場等,老人家坐上輪椅機器人,只要輸入目的地,輪椅機器人便會自動規畫適合路徑,載送使用者順利通過擁擠人群。

Kiguchi等學者[2004]研發一種穿戴型的生理輔助機器人“Robotic Exoskeleton”,目的是為了協助高齡者、殘障者或傷者等肌肉退化的人維持基本的活動能力。“Exoskeletons”是“外骨骼”之意,Robotic Exoskeleton的操作方式是將使用者的肢體包覆其內,機器人量測使用者的肌電流(electromyography, EMG),經由機器人的智慧型控制器進行分析與計算,推測得知使用者欲進行的下一步動作後,利用機器人的致動器(如馬達)與特殊機構帶動其肢體、增加肢體力量,而達到輔助生理活動與復健功能。

也有研究專注利用機器人對高齡者心理及精神層面的支援,特別是所謂「心理慰藉機器人(mental commitment robot)」的設計。例如Paro是日本學者設計的一款心理慰藉機器人,如圖5-3,是一隻造型可愛的小海獺[http://paro.jp/]Paro有白色毛皮,並有許多如觸覺、光線、聲音等感測器裝設在小海獺的皮毛內,當老人家碰觸小海獺時,小海獺會做出不同的反應,且有靈活的機械構造,會擺動身體,做出可愛的臉部表情。研究人員將Paro安置在一間高齡者安養中心,進行17個月的長期實驗,觀察安養中心的高齡者與小海獺之間的互動情形。分析結果顯示,小海獺能有效撫慰老人家的情緒,不再抑鬱不安,老人家們甚至還精心幫小海獺在安養中心布置一個溫暖的家。

5-3. Paro是一隻造型可愛的小海獺[http://paro.jp/]

Kanamori等學者[2003]也利用SONY公司開發的機器寵物狗AIBO作為與高齡者互動的心理慰藉機器人,與居家或安養中心的高齡者進行互動。AIBO具有簡單的視覺辨識與自主學習功能,例如能辨識眼前的狗骨頭、學習找球等,當人撫摸AIBO或跟牠說話時也會有所反應,就像人們所飼養的居家寵物[http://support.sony-europe.com/aibo/]。研究團隊觀察機器寵物狗AIBO與居家或安養中心的高齡者進行互動情形,並就AIBO對於生活品質的影響及高齡者與AIBO的互動感受等進行問卷調查,雖然調查結果有部分高齡者對於與AIBO互動有些負面的評價,但整體結果仍認為AIBO對於高齡者生活品質有正面的影響。

5.4 遠端臨場機器人在醫療照護的應用

前一節中討論的智慧型機器人能夠自主做出動作,另一種類型的機器人叫做「遠端臨場機器人(telepresence robot)」,則是受到遠端使用者控制的機器人。「遠端臨場」技術是結合虛擬實境、人機介面、通訊技術與機械人的新興研究領域,遠端臨場(telepresence)由字面上解釋,是“Tele”(電傳、遠傳)加上“Presence”(臨場、存在)的意義組合。麻省理工學院Sheridan教授[1992a, 1992b]定義遠端臨場技術為,將遠端真實的環境資訊傳回給近端的使用者,讓近端使用者有身處遠端環境的臨場感,而使用者也藉由遠端臨場技術接觸到遠端真實的人、事、物,產生互動關係。

“Physician-Robot”(或稱為“Dr. Robot”)是由加拿大的Intouch-Health公司[http://www.intouch-health.com/]與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 Hopkins University)合作發展的遠端臨場機器人,醫師能夠從各個地點利用網際網路操控Physician-Robot,巡視醫院病人的狀況,必要時也可直接進行簡單的問診與開立處方簽[Thacker, 2005]。圖5-42003Physician-Robot發表時的新聞照片,Physician-Robot的操控端除了一部能夠連接網際網路的電腦外,還需具備操控用的搖桿、傳送醫生影像的攝影機與傳遞聲音和語音的耳機及麥克風,醫師即可輕易地從家中或其他可連上網路操作的地方,登入Physician-Robot與病患進行視訊問診。Physician-Robot身上裝設有印表機,以便醫生將處方簽或其他文件傳送至醫院,同時Physician-Robot還裝設有聽診器,並可外接血壓計、血糖計等其他醫療器材,以協助醫生進行簡單的診治。Physician-Robot有靈活的移動能力,並具有可偵測其周圍距離的環境感測器,防止在操作過程中,因視角的問題導致Physician-Robot與其他物體產生碰撞,必要時環境感測器可協助Physician-Robot自動避開障礙物。

5-4. 醫師透過Physician-Robot機器人進行問診[http://www.washingtonpost.com/]

Intouch-Health公司目前銷售的RP-6(Remote Presence, 6th generation system)Physician-Robot,高度56吋、重220,售價美金120,000元,也可以租賃方式,每月美金3,000元,國內彰化秀傳醫院也曾引進Physician-Robot,穿上醫生袍與病患進行遠距溝通。Physician-Robot並不是為了取代真正的醫生,其主要研發目的是為了增加醫師與病患間的接觸,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曾針對利用Physician-Robot在醫生及病人互動上進行評估,過程中先隨機挑選30名住院病患讓醫生透過Physician-Robot進行問診,經過兩個禮拜後再回收這些病患的問卷。評估結果高達80%的病患認為Physician-Robot增加了他們與醫生的接觸,57%不排斥未來仍有Physician-Robot協助照護,當醫生忙碌無法前來現場時,50%的病患寧願自己的醫生透過Physician-Robot進行問診,而不願更換其他醫生做現場問診[MSNBC News, 2004]

另一個遠端臨場機器人PEBBLES(Providing Education By Bringing Learning Environments to Students)是由加拿大的Telbotics公司[http://www.telbotics.com/]Ryerson大學與Toronto大學所共同研發,其目的是協助長時間住院的病童,在醫院內仍舊能同步持續學校課業的學習[Fels et al,, 2001]PEBBLES具有雙向的影音、資料傳輸功能,控制端位於醫院內的病童病房中,另一端則在病童的教室中,兩者以高速的通訊方式連結,病童在醫院操控PEBBLES機器人在教室上課。教室端的PEBBLES具有可轉動的螢幕和一隻可以舉起的手臂,用以增加病童上課的參與感和互動性(如可以舉手發問、面老師等)。在許多實際使用測試中,學童、老師的反應都能認同PEBBLES機器人是遠端的病童在教室裡的“替身”,而醫院的病童也能像在教室上課一般與老師、同學互動。

高齡者最大的風險不全然是健康問題,而是孤立(isolation),高齡者需要能經常和朋友、親人、照護者聯繫溝通[Coughlin, 1999]Physician-RobotPEBBLES兩個遠端臨場機器人主要功能都是互動溝通,圖5-5是遠端臨場機器人在互動溝通應用上的概念架構。如圖所示,近端的使用者透過遠端臨場技術將自己投射在遠端的機器人身上,控制機器人的行動;遠端的參與者則同時擔任觀察者和對話者的角色,藉由觀察遠端臨場機器人的行為認同其為使用者的“替身”,而與其產生互動、對話。使用者也透過遠端臨場技術將遠端環境感官訊息回饋回來,讓自己產生沈浸在遠端環境的感覺,使用者、參與者都能感受到與對方彷彿在同一環境互動、對話。

5-3. 遠端臨場機器人在互動溝通應用上的概念架構

應用遠端臨場機器人進行遠距溝通,複製了人們三度空間真實面對面接觸的經驗,兩端的人有同處同一空間的真實感,是一個截然不同的遠距溝通方式。在高齡者照護應用上,如果放置一台遠端臨場機器人在高齡者家中,在外地的子女或照護者可以透過網際網路或其他通訊方式操控機器人在遠端家中自由行走,與家中的老人家寒暄問候,讓子女與老人家之間的互動不只是聲音,更加入影像與動作的傳達,好像“附身”在遠端臨場機器人上一樣,讓高齡者感覺子女似乎就在家中,應該有助於降低高齡者的孤立感。

相較於先前提到的智慧型人形機器人,遠端臨場機器人由於其智慧來自於“遠端的操作者”,因此能採用簡單、低成本的技術,使用上也能符合一般家庭環境,實用性及商品化的可能性更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