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Image

高齡者使用智慧型機器人輪椅需求評估之初探

作者:陳燕禛、李育哲(2009-03-06);推薦:徐業良(2009-07-03)

1.         前言

人口結構的高齡化、疾病型態、家庭結構的改變和生活品質的改善都影響先進國家老人照顧發展的因素。為配合環境的變遷,以及醫療科技的進步,設計生活輔具來協助高齡者,已成為現今工業界研究重點之一。行動能力的喪失向來是高齡者最擔心的事,也是老年人最常見的失能問題,如果能及早認識失能者的行動和引發喪失社會互動之需求和問題,就可減少高齡者照顧問題,讓行動雖然不便,但意識清楚的高齡者,也能因「智慧型機器人輪椅」的研發而能輕鬆過日子。

聯合國於1991年通過「聯合國高齡者綱領」,制訂「獨立、參與、照顧、自我實現、尊嚴」五個要領,做為實施高齡者照顧服務之目標,希望每一個高齡者都能擁有一個有品質的晚年生活,而研發高齡者科技輔具產品將能造福更多長者,給予照顧者更多支持與協助,促進健康家庭。應用科技介入高齡者照顧生活,它同時具有多方受益的效果,而國家以政策制度來改善國民的健康照顧,是國家對個體生命的尊重[Frenk, 1994]。近年來,英國也運用「科技」改善高齡者的生活品質,組成照顧團隊夥伴,增進健康照顧的效率,並發展成國際化的照顧模式[Peet, 1991]Robin[2000]表示落實「在社區照顧(care in the community)」之目標,以「科技」為核心將會有正式部門照顧者、非正式部門照顧者及使用者三方受惠,產生「三合一」的社會效益。 故在此方向之下,研發設計一部智慧型且多功能機器人輪椅,將能讓意識清楚但行動不便的高齡者,不管住在機構或住在家裏,都可以藉由輪輢的安全輕便移動,並具心理、社會互動之功能。社會工作者在照顧產業系統向來扮演建構供需溝通平台,需扮演評估(evaluation) 、連結(linking)和倡導者(advocate),尤其評估角色的目的在於瞭解服務的成效,視其是否達到預期成果,作為未來訂定服務計畫的參考,讓高齡者獲得更人性和便利的服務輸送。

本研究旨在探討評析高齡需求者使用機器人輪椅之定義與功能,並針對當前輪椅使用之障礙和常發生之意外問題進行探討,確定使用者需求功能之指標,建構需求者與供給者互動溝通之平台,提供科技研發者依需求者之願望,研發最適人性之科技輪椅功能,增加高齡者生活模式的選擇。

2.         文獻探討

內政部統計處資料顯示,2008年底的人口結構分析,65歲以上的老年人口數為2402,220人,佔總人口的10.43%,預估2027年老年人口將占總人口的20.04%,比原先政府推估的數據還要來得高、來得快【內政部統計處,2008】,如圖1。依據OECD[1999]國家所做人口老化之報告,預估203065歲以上的老年人中,「80歲以上」者將佔最高比例【李奇愛等,2005】。根據內政部2005年進行的「台灣地區老人生活狀況調查」資料顯示,老人患有慢性疾病佔65.20%【內政部統計處,2006】。國內領有身心障礙手冊至2008年底已達1,040,585人,佔總人口比率已達4.52%。各年齡層之身心障礙人口占各該年齡層總人口之比率與年齡呈正比,其中65歲以上身心障礙比率達15.82%,共有379,986人,占總人口數1.7%【內政部統計處,2008】。這些數據都已證明高齡者照顧需求的迫切性,尤其虛弱的、失能的高齡人口群將快速攀升,老人照顧需求和人力負荷自然隨之而來,照顧服務模式也隨之改變[Chen, 2007]。因此,如何強化「成功老化」和提倡「自我照顧」觀點,已開始在社會大眾心中萌芽,而且戰後嬰兒潮也將邁入老年期,因此藉助科技輔具介入日常生活是相當迫切的課題。

1. 台閩地區老年人口佔總人口比率[內政部統計處,2008]

大多數失能老人都隱藏於社區、家庭,而且都是正式照顧系統的家庭所提供照顧,他們的照顧壓力和負擔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中國古諺曾云:「久病床前無孝子」,子女因長期照顧失能父母,不但身心健康亮起紅燈,過著「與世隔絕」的生活,甚至罹患嚴重憂鬱症【陳燕禎,2005Chen, 2004】。台灣NPO團體於2007年針對全國家庭照顧壓力和福利服務使用情形之調查結果,家庭照顧者每天照顧時數約13.5小時,比一般上班族的8小時高出50%,夜間還要隨時起床警戒,無休假又無收入;67%的家庭照顧者希望能「放鬆與休息」,44.3%希望家人給予肯定與支持,而家庭照顧者最沮喪的依序是失去自己原有的生活占57.9%,事業與照顧難以兼顧占43.9%,經濟陷入困境占41.54%,社會資源不方便利用占26.8%【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2007】。就此,我國也因應開放外籍看護,但這些外籍看護也因無法獲得喘息而走上街頭,表示他們不是照顧者「機器人」,可見照顧者壓力之重,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故若能研發一部兼顧「人性」與「科技」的智慧型機器人輪椅是照顧者的迫切期待。

早期文獻指出,長期照顧之目的也被期待成為增強使用者的「社會投入」力量[Kane et al., 1987]。我國面臨高齡化社會的老人照顧問題之後,亦極力推動照顧產業政策,尋找照顧的「需求化」與「產業化」之間的平衡點,希望結合各界資源,開發新時代的照顧系統,以因應老化社會的需求。壽命的延長,凸顯人類會因老化帶來的身體機能衰退的照顧問題,而「獨立」適人類的夢想,所以即使身體機能衰退仍希望「自我照顧(self-care)」,藉著輔具過著正常化的生活。然而失能者多依賴輪椅的輔助,因此環境障礙的改善有助於輪椅居家或在社區的移動,就此,英國於19993月成立的長期照顧的皇家委員會(The Royal Commission of Long Term Care),就將住宅改善列入政策核心。而我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則於1997年將長期照顧納入「跨世紀國家建設計畫」,對長期照顧之發展提出五項原則:1.整合性,2.社區化,3.人性化,4.公平性,5.自主性。行政院衛生署又於1998年將「預防」和「治療」兩項列入長期照顧之範疇,政策規劃也以社區(居家)照顧為主(占70%),機構照顧為輔(占30%),希望落實在地老化、在家養老之目標。然而失能者日常生活不管在機構或居家都必需依賴他人的協助,就高齡者而言,其生活模式必須被迫改變,心理和社會互動也因而從社會撤離;就照顧者而言,除了照顧的壓力負荷,家庭生活和工作也都受到影響。因此,高齡化社會的新挑戰是:如何因應、滿足高齡者的照顧需求?如何運用科技力量支持照顧的需求,減輕照顧者的壓力?讓高齡者減少照顧依賴,在有尊嚴又獨立的生活原則下,獲得完「全人照顧(holistic care)」。

「需求」的判斷與掌握是人類生活及社會福利制度規劃的重要基礎[李明政,1991, McKillip, 1987, Smith, 1980],所有的社會福利都是為了滿足人類需求而生[Doyal et al., 1995]Bradshaw[1972]針對福利需求提出四個分類標準:1.規範性需求(Normative need)2.感覺性需求(Felt need)3.表達性需求(Expressed need)4.比較性需求(Comparative need),其中「感覺性需求」是高齡者主觀幸福感的重要指標。陳燕禎(2006)在老人福利需求調查研究結果發現,不同生態地區、不同人口族群和年齡層,有極大不同的生活模式和使用需求,整體而言,高齡者需要依賴他人照顧的比率比其他年齡族群高。而探討高齡者的需求問題,首重基本生理、心理和社會的需求,O’Malley[1983]認為老人須被滿足照護需求應包含:居住遮蔽、衣服、食物、醫療照顧、洗澡、如廁、活動、支持、保護、避免威脅及傷害等生理、心理需求;Phillips[1990a, 1990b]以需求管理及預防老人虐待為概念,將老人的照護需求分為六大項:生理、醫療處理、心理、社會、環境、人權及財務等【林美娜等,1995】。故老人照護必須是全面性考量,而一個周全性的老人照顧需求評估的關鍵,必須涵蓋身體、心理、社會的多面向評估【李文宏等,2005】,以老人為中心,秉持「以人為本」倫理角度,堅持全人照顧的理念,是評估需求滿意度的基礎概念模式。因此研發設計科技輔具,協助嚴重失能者能繼續工作、獨立生活與參與社會活動,或增加失能者日常生活功能就必須進行實務性的需求評估。

輔具的研發、生產、補助與服務等資源整合,近年來已成為高齡化社會的重要議題,更是我國成為先進國家的重要指標【葉宗青,1999】。尤其研發適當的醫療復健及輔具的使用,將讓許多的身心障礙者在生活上達到更獨立自主的境界【吳金花等,1996】。而老人福祉科技(gerontechnology)興起,Bouma Graafinans[1992]提出老人福祉科技的研究架構為:老人福祉科技概要(overview on gerontechnology)行動力(mobility)、運輸和機動能力(transport and motor performance)、通訊(communications)、資訊處理和認知能力(information professing and cognitive performance )、住家(housing)、居家健康照顧科技(home health care technology )為【徐業良,2008】。Demers等人[2002]認為輔具滿意度的主要概念,必須涵蓋輔具的結構與標準,並分為輔具及服務兩個主要面向,輔具面向必須考量:舒適(comfort)、尺寸(dimensions)、簡易使用(simplicity of use)、效益(effectiveness)、耐用(durability)、裝置(adjustment)、安全(safety)與重量(weight)等八項,至於服務面向需包括:服務輸送(service delivery)、維修服務(repairs/servicing)、後續追蹤(follow-up services)與專業服務(professional service)等四項[Demers et al., 2002;林秀芬等,2007]

高齡化國家認定需要長期照顧對象為:1.長期失能、失智者及其家庭2.高齡者,尤其80歲以上之虛弱者,針對高齡者或失能者的自我照顧能力評估,通常以日常生活活動(activities of daily living, ADLs)、工具性日常生活活動(instrumental activities of daily living, IADLs)及認知功能程度為評估依據,決定是否需要長期照顧服務的介入。此外,做為一個獨立存在的個人,活躍的高齡者也需要有意願接受新的挑戰,例如參加社團、安排休閒活動或旅遊、進行終身學習、社區活動等,這個部分稱作「強化日常生活活動」(Enhanced Activity of Daily Living, EADL)」,高齡者科技輔助的設計應有更廣泛的目標,除了要支持基本的ADL之外,還要思考對高齡者IADL的輔助,使得高齡者能夠在自己家中安全而便利地居住,並且能適切地做自我健康照護,如此高齡者才能盡量留在熟悉的社區居住,不需進入安養機構。最後則是思考科技輔具對EADL的協助,支持高齡者的社區參與、人際互動、以及家人和朋友的溝通【徐業良,2008】。因此,科技輔具的研發必須考量從高齡者的生理、心理到社會全方位的服務思考,藉助人機系統的互動,讓高齡者接受和使用科技輔具的照顧,才能達成老化(aging)和科技(technology)結合所帶來的幸福。

協助失能的輔具(assistive devices)是指產品經過個人化(individualized)製作或改造的成品,以提升其獨立生活或活動的能力,它可以是產品(products)、零件(parts)、儀器(equipment)和設施(layout)和溝通(communication)、互動(interaction)的工具。輔具的功用針對高齡者或失能者因生理功能上的障礙和生活需求,藉由輔具的協助,提昇、維持或增強其生理功能,進而提高其獨立生活的能力,減輕社會的成本,而且只要是人,都有可能會成為身心障礙的失能者,所以輔具的功能在於需結合「人性」、「環境」「科技」三位一體,以形成自我獨立照顧的可能和功能。

2. 人性、環境、科技三位一體

陳燕禎【2006】的老人福利需求研究發現,老人最需要的是醫療和經濟需求服務,而「交通服務」向來具有極高的比例。目前的失能者藉助的將通工具以輪椅為主,它有手動和電動。傳統手動輪椅是老人照顧市場的重要輔具,但其使用問題有:因「鐵製」而發生許多意外傷害,坐墊的太硬造成上肢傷害、上下起身不容易、機械效率低、活動範圍小等缺點:電動輪椅除較貴外,也有許多使用上之缺點,如無法上下活動、虛弱者不容易移動,無法提供溝通、休閒、娛樂、資訊等社會互動功能。因此,針對目前高齡者使用的手動或電動輪椅之缺點或照顧者的期待,改善和創新,是研發智慧型機器人輪椅的關鍵,讓行動不便之長者,在虛弱之下,擁有符合人因工程設計的輪椅,擁有獨立自主的行動和社會互動。機器人在高齡者照顧上的應用已有許多可能性,且已成為現代潮流,輪椅機器人(wheelchair robot)從「工業型機器人」(industrial robot)轉變為「服務型機器人」(srevice robot),協助子女照顧家中老人【徐業良,2008】。日本是全世界發展智慧型「人形機器人」(humanoid robot)最先進的開發國家,且已進一步利用設計「心理慰藉機器人」(mental commitment robot),提供高齡者的心理及精神層面的支持。此外,「遠端臨場機器人」(telepresence robot),結合虛擬實境、人機介面、通訊技術,將遠端的真實環境資訊傳回給近端使用者,讓近端使用者有身處遠端環境的臨場感【徐業良,2008】。因此,今日如何運用開發技術,以高齡者或照顧者的實際使用輪椅之需求狀況,低成本、高技術科技研發適用於居家或安養機構的照顧機器人輪椅,必考另老人體能的衰退,簡單操作就能與外界互動,將有助於老人獲得更自主行動和解決生活孤寂的問題。因此研發智慧型機器人輪椅就是讓高齡者、失能者維持基本的活動能力和社會參與,例如坐上輪椅可以在短距離內輕便、自主的移動,移動時,具有導航和緊急求救功能,且能穿過障礙、輕鬆通過路面高度差,進入擁擠的人群具有警示性的效果,從人群中安全通過,並配有健康照護管理和資訊溝通的互動功能,因為高齡者的問題不只是行動障礙、健康問題,而是孤寂感(isolation),需要親友的溝通對話與鼓勵,擁有安全、舒適、便利的生活互動空間。

研發科技服務產品成為老人照顧的供給介面,首先必須思考照顧兩個基礎問題:「誰的需求?」(who need?)和「誰的供給?」(who provide?)【陳燕禎,2007】的基本命題,有層次的思考和溝通互動,才能找出供給過程中的阻礙因素及優勢力量,並以「生活正常化」、「環境安全化」「照顧人性化」做為照顧內涵,才能符合社會期待。照顧服務方案的供需輸送架構之設計,概以「5A’s」做為重要評估指標[Moxley, 1989]。「5As3」做為社區照顧服務輸送計畫之設計是否有效之重要原則,以及和產品設計供給和使用者之間連結效益的評估指標。「5A’s」是指:服務的可用性(availability)、可接受性(acceptability)、可近性(accessibility)、適當性(appropriate)、充足性(adequacy),「+3」則指:可責性(accountability)、可負擔性(affordability)、品質性(quality)的供給原則【陳燕禎,2007】。陳惠姿【2004】也提出長期照顧需具有5Rs的原則提供服務:1.以合理的價格(right cost)2.在合適的場所(right place)3.由適當的服務者(right provider)4.在適當的時段(right timing)5.提供所需之服務(right level of services)。故設計適合失能高齡者在日常生活、行動和健康照護需求的多功能機器人輪椅,需從五個面向探討高齡者對科技輔助的需求[Coughlin,1999],歸納出本研究之設計主題「機器人輪椅」可能提供的功能,並進行需求評估:(1)終生的交通需求(lifelong transportation)(2)健康的家庭(healthy home)(3)個人通訊(personal communications)(4)有生產力的空間(productive workplace)(5)對照顧者的支持(support the caregivers)。研發設計智慧型照顧科技之關鍵技術概念,必須先就高齡者使用需求進行完整定義,再就「機器人輪椅」對高齡者提供的輔助功能和產品的市場定位,圖3為本研究需求評估之概念。

3. 高齡者需求評估方向

3.         研究方法

本研究進行先以文獻分析法進行次級資料進行全面行檢視和萃取,再以質化研究的焦點座談法進行深入性的討論與對話,以獲得參與者豐富的想法和深度資料。本研究為照顧科技研發之溝通橋樑,以焦點團體法針對研發機器人輪椅之需求與期待,進行需求評估,以提供相關研發設計之概念和關鍵。焦點團體法是近年來社會科學界較常使用的質化研究方法之一,透過小團體的互動討論,有效聚焦收集問題的核心,是深度性研究的重要資料收集方法。本研究焦點座談後48小時內將所錄音的內容,以電腦打成逐字稿的形式,並仔細閱讀這些原始資料進行分析,持續不斷的反覆思考、檢視、歸納,發現資料潛在的背後意義,並歸納建賦予概念性的類屬,以分析建構高齡者使用智慧型輪椅研發設計的需求功能。

3.1 研究樣本和研究倫理

本研究焦點座談之進行,針對提供坐輪椅老人的照顧者、產業界(機構)進行團體討論,並依照先前的文獻分析,制訂焦點座談大綱,以進行同一問題的深度討論。座談大綱為:使用機器人輪椅之高齡者對象之定義?使用輪椅最擔心之事件?使用輪椅之不便和障礙?使用輪椅常發生之意外事故?使用場域?以及對未來研發智慧型機器人輪椅的對高齡者生理、心理、社會層面之需求?功能與期待?對照顧者之協助需求和支持?購買價格或市場定位?推廣方式等?

焦點座談對象照顧供給產業和第一線實際提供照顧之代表,他們為老人機構經營者、老人照顧之社工、醫師、護士、照顧者等,以同質身分更聚焦討論他們提供照顧過程中,使用輪椅實際面臨之問題、障礙和改善需求,並依照研究倫理事先徵求同意,簽下同意書,並對其發言進行匿名性保護等。焦點座談代表共計18人,這些焦點代表者服務年資都相當長,最少者也有5年,他們來自全省各地的機構負責人、主任、照顧協會理事長、老人基金會執行長、醫師、物理治療師等、社會工作師、護理長、護士、照顧服務員等。樣本代碼SM01SM12之男性;SF01SF06為照顧產業代表之女性。樣本資料特性,見表3

3. 焦點座談樣本資料特性

編號

單位

性別

職位

服務經歷

工作年資

SM01

長期照護中心

院長

養護中心負責人、照顧協會常務理事、理事長等

8

SM02

養護中心

主任

養護中心主任、居家服務、CPR急救訓練指導員等

6

SM03

長期照護中心

主任

養護中心員工、負責人、理事長照顧協會等

19

SM04

長期照護中心

院長

養護中心負責人、員工等

42

SM05

老人文康中心

主任

照顧協會董事、養護中心董事、主任等

10

SM06

榮民之家

主任

主任、處長、主任秘書等

911

SM07

養護中心

院長

醫師、主任等

128

SM08

養護中心

院長

官方行政人員、養護中心員工、主任等

97

SM09

養護中心

主任

代書、記者、養護中心主任、基金會董事長等

16

SM10

長期照護中心

主任

社工員、貿易總經理、基金會執行長、養護中心主任等

5

SM11

養護中心

主任

物理治療師、安養中心主任、養護中心主任等

19

SM12

養護中心

主任

照顧服務員、主任等

10

SF01

人力資源發展部

專員

護士、護理行政人員、護理長、人力資源管理

286

SF02

護理部

主任

護士、護理長、護理之家主任等

29

SF03

衛生所

主任

護士、護理長、衛生所主任等

30

SF04

教養院

院長

社工、教養院院長、基金會董事等

15

SF05

養護中心

社工員

社會工作員、社會工作師、督導員等

7

SF06

護理之家

護理長

護理師、副護理長、護理長、護理之家負責人等

125

3.2 研究概念

本研究就智慧型機器人輪椅之評估對象、查核點和評估項目,先以照顧者、供給者聚焦討論之使用障礙和之需求為主,提供科技部門進行研發,但研發成果出來之後,再由使用者和照顧者進行試驗評估。圖5為本研究針對照顧者探討對智慧機器人輪椅之使用需求評估,初步以需求評量和環境評量為主。

4. 高齡者需求與智慧機器人輪椅使用互動之評估

4.         研究結果與分析

本研究之需求評估資料分析將分兩個構面:一是需求評量層面,另一是環境評量層面,本節就焦點座談資料分析如下。

4.1  需求評量層面

(1)       重視輪椅坐墊材質,以避免變成「輪椅形」和產生壓瘡

一部輪椅應該提供多功能和人性設計,是大家所期待,尤其當設計能減少照顧者的工作負荷或是家庭照顧壓力,是重要的一個期待。輪椅的功能除了移動的功能之外,還希望具有健康照護管理的功能,進而有社會互動的功能,如娛樂和休閒功能。期待的功能很多,但SM04在它的機構是盡量不給老人坐輪椅,因為坐輪椅坐久了以後,膝關節會硬型化,坐久就變形,變成「輪椅形」。

他說:「依我從事這個行業這麼久以來,我是盡量不給老人坐輪椅,因為坐輪椅坐久了以後,人的膝蓋,膝關節會硬型化,閩南話說:坐久就變形,變成『輪椅形』,他就站不起來,所以,我自己用那個小孩的學步車原理,自己設計把它擴大、放大,把老人給他坐在裡面,給他到處跑。第一個,永遠不會跌倒;第二個,他的空間很大;第三個就是,如果說這一部輪椅能真正的實施的話,對於脊椎損傷的人來說,真的是一個福音,因為它裡面的功能很多,脊椎損傷並不是說全身癱瘓,他有的只是腳肢障而已,手都可以控制,所以人們就會說:『什麼樣的東西給什麼人用』。但這部輪椅如果到我的機構來,可能派不上用場的,因為我們機構,大部分都是風燭殘年的、長期臥床重度失能者,差不多是不能動彈的,說話也不會說,手也無法動彈,什麼都不會,問他幾歲,他也不知道,那要怎樣去操縱這部機器?」(SM04)

「剛才前輩有講到坐輪椅是:『坐了就不會動。』輪椅的質料有很多不同,希望在輪椅設計功能,不管坐多久都不會有『壓瘡』的問題。」(SF06)

(2)       坐輪椅高齡者需要意識清楚,有自我控制能力

至於坐在輪椅上的高齡者身心功能應該是什麼樣的人,才能夠操控這部機器?SM04表示,基本意識要清楚,而脊椎損傷者意識結構是清楚的;還有就是在家的,弱勢第一次中風的,通常還有意識,手腳還可以動,也還可以操作,但如果送到護理之家或長期照顧機機構的高齡者,已完全是失能,意識不清,無法操控輪椅。因此,座談者認為若研發健康照護監視功能能夠模組化,像3C手機一般,具有專門監控的功能,能夠帶著走,能夠放在病床更適合,也才不會浪費資源。

,能夠操控這部機器的,基本意識要清楚,還有就是在家的、第一次中風的,他都還有意識,手腳還可以動。但如果送到機構來的,完全是重度失能者,就用不到。如果研發在輪椅上的血壓、血糖、呼吸、心跳這些監視功能,如果說這套監視功能能夠移到我們病床裡面,那就更好了。,你弄在輪椅上面,倒不如給我們擺在病床上面,我們就可以監控的到,也不會產生很多照顧的糾紛。」(SM04)

SM07也表示,使用者本身若界定為「老人」,意識一定要清楚,還要有控制能力,設有控制中心,需要更關鍵性功能出現,才能讓照顧者更便利和接納使用。SM07說:「,現在說的是未來輪椅,,生命跡象的掌握往往是我們在照顧上比較不能做到很好,像老人血糖低時,有時候我們發覺時已經晚了,可能缺氧很久了,如果在輪椅上能夠配備上有測量脈搏、血壓、血糖、呼吸就好了,我曾碰到是坐到輪椅上的老人,他的舌根往內卷不能呼吸,我們把舌根一拉出來他就好了,但若不注意往往兩分鐘就完蛋了,所以我們這一代老人家他的犧牲很大,他們要求不高,也沒很大享受,如果能控制輪椅、能好好利用輪椅,用one touch,叫他怎麼用怎麼做,跟養護中心的一個control center幫忙,但如果叫他自己處理解決問題可能就不好了。那如果等我們老了,我們是不是身體功能跟現在老人一樣了,你學問再高,有帕金森氏症或老花出來後,你想像著要去用些機械性操作可能很困難,我想操作越簡單越好,能夠one touch和有個control center來幫我們的忙。」(SM07)

(3)       安全性是最重要的考量,再多休閒功能都無法取代

從資料結果顯示,幾乎所有參與座談者皆表示,安全性是最重要、最優先的考量,再多休閒功能都無法取代。此外,安全性必須是設計能自我操作,而且在緊急事件發生時,具有連線119的功能。現在使用輪椅最大的擔心是「安全問題」,希望設計以老人「不要受到傷害」為前提,具有安全和連線的功能。SM02就表示:

,我覺得安全性還是最重要的考量,因為再多的休閒活動、再多的功能也不能去取代這個安全性。如果一個失智老人,他突然從輪椅突然站起來,跌倒了,這也是一個安全性問題。所以,這個智慧型的輪椅它能不能就是說在發生這種情況的時候,就像SF03所說,直接連線到119去急救,或在機構使用的時候,能連線到護理站通知護理人員。就像老人機構或是一些醫療場所,床頭邊都設有一個緊急按鈕鈴,可是現在住在裡面的病患,包含老人、身心障礙者,發生緊急事情的時候,還不都是要靠家人或其他人去幫忙按這個東西。」(SM02)

(4)       能夠輕便移動到社區或戶外,看陽光、空氣

從研究資料顯示,輪椅具有和外界互動的功能、如廁的功能,希望能輕便移動到社區或戶外,能夠看陽光、呼吸新鮮空氣。SM05說:

「我服侍老人有10年以上,一晃就60歲了,本來以為自己很健康,不過3個月以前,突然在自己浴室裡摔了一跤,脊髓壓迫性骨折斷了兩節,才真的體會到輪椅很重要,。我跌倒的第二天,我在床上就會發慌,我需要看電視,但是電視沒辦法弄,我要打手機,手機現在按鍵也不行,真的很需要,最需要跟人家聯絡、關心。以前在養護中心看到那麼多長輩他們都一、二十個就看著一部電視,這是目前養護中心最大的缺陷,然後我希望這電視能符合我自己私人的需要,我也是養護中心(200床)的董事,我就看到一個老榮民佔著電視不放,其他人來看,他就會吵架,這就是休閒娛樂很重要。另外,摔倒了以後,最大的不方便就是如廁,家裡要到洗手間還要走一段距離,這是非常困難的。第三個就是我跌倒以後醫生說,很重要的一件事情當然就是要休息,但你不能一直躺在床上,你躺在床上時,以後非常快的就會有骨質疏鬆症的產生。所以,第一個要趕快運動、活動,要有陽光、空氣,看到陽光很重要。」(SM05)

(5)       改變老人機構「呆坐」輪椅的景象,需具有溝通「互動」功能

而使用輪椅最大的障礙是什麼?如果這個障礙克服可以減少很多照顧者的壓力。HagertyWilliams[1999]研究指出老人憂鬱和孤寂感與社會支持社會網絡具有相關性,在機構中有64%的憂鬱個案出現孤寂感和社會支持的缺乏。我們也看到當機構老人坐上輪椅,只能等照顧人員有空才能過來跟你聊幾句話,所以老人長時間都是在輪椅上「枯坐、呆坐」,如等別人開電視給他看、等人推他去外面走走或是等志工帶活動,「呆坐」輪椅以成為老人機構常見的景象。所以,輪椅除了具輕便行動的功能,還需要具有溝通「互動」的功能。SF05就表示

,其實我覺得做一個身心障礙的高齡者來講,如果要操作那麼多的功能是很複雜的,對於一個年紀大的人來講,它真的是不方便的。基本上在設計的時候,我會想到具有『手機』的功能,而我還覺得要有『市場區隔』。因為有一些人的功能是身心障礙者,需要的就是身心障礙的身體機能的部分,而且還要有可以購買的能力。,剛剛教授也歸納出幾個很重要基本關於功能,就是大家提到的預警、安全、生理的、最基本的、普遍的部分,我覺得這個部分有沒有可能設計成智慧型管家在最基本第一個層次,就是放在安全的部分處理,而且需要這項的人是很普遍的,。另外就是,如果有合併其他的需求,就再做一個具有休閒的或人際互動的功能部分。基本上我還是相信在機構和社區老人的需要是不一樣的,他們身心障礙的程度不一樣,需求的狀況也就非常不同。所以,我就想到『手機』,年輕人他可能都要用非常多功能的,可是,像我只需要只要可以打、可以接就可以了,。功能需要市場區隔,『價位』絕對之後會是很大的一個考量。」

(6)       考慮坐輪椅的姿態改變和移動的便易性,以減少依賴他人

SM06表示,智慧型輪椅除了生活照顧需求外,提供休閒、安全也很重要。另外在輪椅要坐下去、站起來,和輪椅移動位置上的難易度也都非常重要。而SF04也提到障礙者要移動坐上輪椅時的便易性要考慮,而且需設計自己本身能夠控制,不需依賴他人協助處理。

看到我們榮民弟兄當年(民國38年)跟政府來台都還是20歲的年輕小夥子,現在已經83歲了,他們在生活上產生了困擾,由於身體上功能的衰退,產生生活照顧的需求。在行動上來說軍人的個性自尊心特別強,當他生活自理需要別人扶恃,如影隨行跟在旁邊時,在心理上產生挫折感較一般人強烈,因此最近這幾年來,榮家一直在改善無障礙設施,提供生活輔具,電動輪椅的經費多半都是由被照顧者自己來購買的。我所感覺到的,智慧型輪椅除了生活照顧需求外,提供休閒、安全也很重要。另外,在輪椅要坐下去、站起來,和輪椅移動位置上的難易度都非常重要。」(SM06)

,有一個重點就是我們障礙者要移動到輪椅的『便易性』要考慮。例如輪椅有兩邊的扶手,是不是另外一邊可以做控制的,可以隨時當他要使用的時候,扶手是可以放下來的、伸展的,但是要他自己本身能夠控制的。現在輪椅如果說你的扶手要拿掉是要有協助者處理才有辦法做,這個部分可以同時考量。」(SF04)

(7)       機器人輪椅應提供感應安全功能,並透過數位跟外界互動

SF02在照顧失能長者方面資深,他提到機器人輪椅應提供感應安全功能,如果偏癱的,不要滑落、要有光圈、不要跌倒等因素,也提到健康狀況不同,使用的需求會不同。許多功能都很需要,但就護理照護,居住在安養院的長者需強調日常生活的照顧,並且需視使用的對象因健康型態的不同,在功能上強度上應有不同。如一個肢體偏癱功能障礙者,因為他們坐輪椅時就很容易滑落,晚上時,長者的意識功能要清楚,否則如廁時很容易跌倒,所以機器人必須能感應使用者要下床,協助如廁動作,注意安全性。此外,輪椅功能能透過數位電視跟外界要互動,也可以和街坊鄰居溝通。至於健康狀態的偵測可以把訊息傳給家庭醫師,以掌握使用者的身體健康狀況。他說:

研發智慧型的一個輪椅,對老人的照顧是一個很大的福音,剛剛提到的功能,我覺得都很需要,但以我們照護上來說,是不是要具備一個這麼多的功能?第一個使用的對象會因健康型態的不同,而在功能上他強度上也會不同,比如說因一時的受傷,所以在某一部分的需求功能特別嚴重,像如廁移位或者跟外面互動的需求,但是對於一個肢體偏癱功能障礙的部份,可能在照顧的需求在安全的上面就特別有所需求。以肢體偏癱來說,坐輪椅時,可能會很容易滑落,在這部分我就會重視他的安全,在晚上時,第一他的意識功能要清楚的,長輩要如廁,因他們在如廁時很容易跌倒,所以我是不是能夠去用什麼樣的動作去讓機器人感應到我要下床了,能夠到我床邊協助我,因他們在起來時第一因視覺上他們要調整視覺光圈,第二有可能低血壓,所以,安全上是很重要的,它能夠感應到,我想要如廁,我們夠touch到它,能夠感應,注意到我安全性,協助我坐如廁動作。機器人可能因為需求者他的健康狀態不同在功能上也不同,比如說一個還健康或者一個慢性病患,可能肢體功能的一個退化而已。我比較強調輪椅功能是我能外界要有很好互動,可以透過數位電視或跟我親人的溝通或街坊鄰居的溝通。另外,對於一些健康狀態的偵測也很重要,我可以把一些信息給我的家庭醫師,他就能夠知道我的身體健康狀況。總之,我比較強調在安養院日常生活的照顧的部分。」(SF02)

(8)       需有「預防性」的設計概念,並具警示危險和提示尿濕功能

研究資料顯示,具有警示危險功能和尿濕表達功能很重要。就警示危險功能而言,例如電動代步車,後面沒有照後鏡,有些老人會開上公路,所以相當危險。此外,電動代步車被視為是失能老人或行動障礙者在使用的,所以即使有些高齡長者有所需要藉此出外互動或購物,但害怕被標籤,所以即使子孫購買也不願意使用,所以 新時代機器人輪椅的「命名」很重要,從本研究資料顯示,大家已經有一個共識,暫時稱做「智慧型管家」。希望的功能有:提示功能,及保護性、安全性的考慮,才能在高齡者無恐懼,家屬放心之下走出來。提示功能包括尿布濕了、坐太久壓瘡問題就會出現,所以要有「預防性」的概念,若是社區場域使用,還要可以「連線」,讓高齡者到社區去也可以跟家人連線,一旦有緊急狀況也可以有警示系統,並即刻連線傳輸到控制中心。SM09表示,有些需求功能,老人本身自己已經研發,並申請專利,因此可以結合現有資源,共同開發市場。SM09就說:

有關尿布、尿溼,還有預防跌倒,我想到我們院裡有一位先生就發明了一種尿布,當尿布濕到一個程度,就會有一個警示,發出一個小聲音,家人在照顧的時候也可以看得到,如果我們有興趣可以跟他結合,。還有,他在他輪椅上面也設計了一個小小的監視器,他家人帶著那台小小的電視,不管去哪裡都看的到他有沒有發生意外或什麼事情。如果在這一台輪椅還要設計外出的感應,他一定要穿外褲,,所以可能困難度比較高。已經有人發明尿布可以感應到他的程度已經該換尿布,但是我去跟他談了以後覺得這個機構可能要買這種具有尿布顯示功能,包括整個輪椅怎麼預防跌倒還是什麼都有,本來我打算跟他結合去開發這個市場,後來想一想,機構普遍使用的成本太高、太貴,而且它已經有專利,好像也有被電視報導。」(SM09)

,我們主要照顧是多重障礙的身心障礙者,從照顧者的一個心態來看,這部輪椅除了可以做所謂的移動性之外,有沒有辦法去提示照顧者他現在『尿濕』了。因為我們照顧都很重度的身障者,往往會有『褥瘡』,可能真的他坐在輪椅的時間太久了,但他自己本身又沒有辦法去表達,所以在他的坐墊去加強這一個部分。很多的老人或是失能者,在照顧者很忙的時候是沒有辦法去注意,需要有一個感應或是『聲控』來表達我現在需要換尿布了。」(SF04)

(9)       「智慧型管家」的名稱,感覺很獨立、有尊嚴

若將新一代研發的輪椅的名稱叫做智慧型管家聽起來感覺就很獨立、很有尊嚴。SM05提到現在輪椅只是簡單移動功能,從這一邊移到洗澡間、移到客廳,之後又把他抱下來,坐在哪裡,現在大部分操作功能都是這些。但如果他是一個居家型的老人,他不是住在安養院,他住在家裡,他希望可以獨立去參加社區活動時,希望輪椅的安全、健康維護、照顧、復健、互動溝通功能都可以具體的出現。

「我覺得將來我們要設計的是一個『照顧機器人』,輪椅只是他行動的一個樣子,剛剛大家討論的結果也是我心中所期望的,因為再過10年我也是老年人,所以它應該是一個照顧機器人,輪椅只是他行動的一個非常小、非常小的一個地方,當然癱在床上時候就需要另外一個照顧方法。如果這個輪椅它能變成一個『管家』,你要出去的時候,你就坐在上面,它就幫你安排,它可以跟你家人聯絡,也可以把它變成一個照顧者、一個機器人。如果這個機器人輪椅是一個管家,那坐在上面就是非常有『榮譽感』,但如果你變成一個輪椅,它就是現在這個樣子,其實它輪椅只是它裡面的一個小部分,是行動的部分,所以這個名字是不是改一下叫它『智慧型管家』,這可能比叫輪椅還好。」(SM05)

(10)   能夠輸入老人基本資料和作息,並具有主動提醒功能

SF02希望老人的基本資料可以輸入,他人也可以協助去判斷,甚至具有「主動提示」功能,提示一天的作息、服藥的情形和社區的活動等功能,所以,必須把它『人性化』,跟社區有好的互動。所以智慧型輪椅的設計開發,必須朝向注重整體的質感,讓所有人的眼光都不覺得它是一個標籤,不會覺得坐輪椅是一個失能的標籤或無用者的感覺。SF02說:

,就設計一個智慧型管家而言,必須把它『人性化』,跟社區有好的互動,也就是說,第一個要把我們的被照顧的老人的基本屬性能夠輸入晶片裡面,譬如說,老人家最常見的就是忘記服藥,多半有慢性病的他會忘記服用藥物。所以,可以把他的一天的生活作息,包括休閒娛樂、進食時間,跟社區互動,社區裡面,每周、每天,社區關懷照顧據點或者是健康活力站輸入到晶片裡面。我們可以去設計長輩他們需要的,當他有這些活動的時候,可以去提示他,也就是說,這個可以結合社區的健康管理師,把長輩所需要的這些活動都輸入,當他有需要的時候,它能自動的去提示他。今天有什麼活動、幾點要進餐、幾點要服用藥物,都能夠『主動提示』。要外出活動的時候,就可以搭配我們的輪椅,輪椅就可以有剛剛這些功能,舉凡它的透氣性、安全性、或者是說這個輪椅比較人性化,不要讓長輩覺得我是有障礙的,這樣這個輪椅也可以符合機構型的需求,而在智慧型的管家部分可以代替它跟社區互動的強化。」(SF02)

(11)   需紓解照顧者工作負荷需求,並依需求做「層次性」分類

設計必須依協助機構照顧者的需求紓解功能為主,依需求的「層次性」分類,如以簡單型的生活起居照顧協助,再到休閒娛樂的功能發展,依照當前機構和居家老人的基本協助需要為設計起始點,如協助起床、吃飯、洗澡等人力不足,也是機構最忙碌、最迫切需要協助的地方。因此需就一般失能老人的需求做定位發展,而失智老人的需求和功能再另外考慮,設計以「普遍化機型」是相當重要。至於失智者的需求是屬於另一個專業區塊,需進一步探討。SM05說:

這個智慧型的管家,它一定是要商業化、普遍化,要針對的大部分的使用者,失智跟臥床,我們就先暫時放在一邊。針對老人在機構或是居家的話,普遍最重要就是『起床』的時候,在機構,一個照顧者人力是一比八,最常發生需要的就是早上起床的時候,非常的忙,要洗臉、刷牙,這是機構早上最忙的時候,,第二個就是『吃飯』,吃飯的時候也是忙的一踏糊塗,再過來才是『洗澡』,洗澡通常有的機構是兩天一次或三天一次,所以洗澡就比較其次了。這些忙完以後,很多機構都同樣發生一個問題,很多老年人都是『空坐』在那個地方,看著電視,很多機構,一、二十個人看著一部電視,老實說,要是這樣讓我住機構,我會『非常恐慌』的。住在家庭的話,通常需要照顧的也是這幾個步驟:起床、刷牙、吃飯,如果要能夠達到普遍化的智慧型管家的話,就是先從這些方面開始。再過才來看,休閒娛樂的發展。如果要使用狀況普遍大眾化的話,先設計一個簡單的型,就是照顧他們起床的時候,吃飯、洗臉、刷牙、吃飯、休閒娛樂,,如果每一個人都有一部這樣功能的『輪椅』,只要照顧者把他扶在輪椅的時候,這個智慧型管家,就會帶他洗臉、刷牙、吃飯、休閒娛樂、復健,這是一個『普遍型』就可以了,普遍化的機型是很重要的。如果失智老人要用的話,那就需要更深了。」(SM05)

(12)   將需求『配備』視為選項,讓使用者具有『尊榮感』

除安全性、成本性、購買的可負荷性外,品質也相當重要。它的功能保證要好用、易用、耐用,又不易故障,不怕操等等,經座談者一翻討論,做在輪椅上的高齡者重量平均是五十公斤,所以其承受力必須考慮此重量範圍。而SM08希望要新一代的輪椅,要注意重量和體積,必須比現在的輪椅更輕巧,外形上的色彩必須艷麗,讓是使用者具有『尊榮感』,而且可將『配備』視為選項,就如同汽車一般,依配備的選擇區分價格。SM08他說:

,目前使用輪椅的,最覺得困擾的是『重量』跟『體積』。新一代的我們要叫智慧型的管家的話,是不是可以在外型上能夠更『輕巧』,色彩要很『艷麗』,有一種『尊榮感覺』。當然,『費用』是大家普遍都有的認知。因為使用者的情況不一定完全一樣,把他分成:『陽春型』、『豪華型』、『尊貴型』,就跟汽車一樣嘛!像陽春型的,也許是一千五的車子,是四十幾萬,想要裝到配備齊全的話(台語),可能到六十幾萬(台語),把『配備』變成一個選項。再來就是,有沒有可能透過『政策』,爭取像健保給付的這個部分,這是以後立法的問題。」(SM08)

(13)   從健康需求的角度切入,依「功能」分為三個層次

SF01表示當以價格為優先選項時,他表示會從健康需求的角度切入,針對部分失能的老人他會鼓勵「自我照護」行動。並且輪椅設計需依「功能」分為三個層次:第一個『功能』跟『尊嚴』列在第一個優先,再來是『給付的功能和條件,最後才是『醫療』復健的功能需求。SF01表示:

因為我本身也是護理背景出身,價格的區隔、市場的定位,有兩個構面:一個是從需求面看,一個是從價格面來看。假設能夠有這個有產銷管理領域的專業背景的人來參與的話,我相信這會在我們事後的成果上更符合,不管是市場需求、或者是使用者的需求,不管是價格上,需求面。基本上,從健康的角度來看,若是部分失能的人,我是鼓勵他『自我照護』,這對他的健康是比較有幫助的。我們這個產品,我自己大概有三個層次的選擇,就是第一個我會從『功能』跟它符合所謂的『尊嚴』的層次列在第一個優先,但價格上,還是一個非常先決的一個選擇條件。再來是『給付的功能和條件』,包括說可以很快的打電話,或者是看電視、開電燈,這個我會擺在第二順位,理由是當它功能很好的時候,我要去在室內也好、室外走動,我要去拿到這些遙控器,這是一個次要的功能。再來才是『醫療』,包括能不能監測血壓、血氧等功能。基本上要增加這麼多的功能的時候,它的價格應該會是最高的層級。」(SF01)

(14)   坐上輪椅需有『舒適性』,且有健康和復健效果

焦點座談代表表示智慧型管家就是要具有『舒適性』,讓長者坐在上面能夠感覺很舒服,沒有壓迫性。目前很多老人家不願意坐在輪椅上,除坐姿、擺位本身的問題外,就是坐墊太硬,覺得不舒服,所以,舒適性是很重要的一個問題,而坐輪椅者大多需要復健,要具有復健功能設計。此外,希望具有掌控偵測血壓和處治的功能,需要具有照顧經理人或照顧管理中心。

基本上,我覺得這個智慧型管家,它本身就是要能夠有『舒適性』,讓長者坐在上面能夠有很好的感覺很舒服,不要有壓迫性。目前很多老人家不願意坐在輪椅上,是坐的姿勢有問題,另外坐的本身,那個坐墊,太硬了,不舒服,在擺位上,要擺好,所以舒適性是很重要的一個問題。另外,我希望在照護性上具有偵測血壓的設定,這項偵測的時候,可以在血壓高、血壓低的時候 有自動的掌控要做一個『處治』,。」(SM11)

「現在大家經濟考量之下,大部分都採買一些普通的材料,之後再加買一個防褥瘡的一個墊子,所以設計的時候也考量坐多久它不會讓他有這個壓瘡的憂慮,甚至它是一個機器,它可以提醒他說:「你現在可以起來了,不要再坐了。」如果它是一個很好的智慧型的機器,我覺得應該具有一個『提醒』的功能。」(SF06)

,坐輪椅的很多都是要復健,所以就是要有『復健功能』。很多人都是下半身或是半身癱瘓,都是要復健,是不是在輪椅的小周圍可以強調一些可以讓老人家做偏癱的一個復健功能。它是右偏癱就設計右邊復健、左偏癱設計左邊復健,或是依上半身、下半身或是全癱的復健設計,甚至可以在機器上面主動幫他做復健,把雙腳抬高、雙腳放下,就是要有復健功能。」(SF06)

(15)   機器主要功能是提供身障者方便,希望能夠因人而異設計

焦點座談代表SM12則表示,機器主要的功能是給身障者的方便,因為每個身障者的身障部位不同,希望能夠因人而異設計,而且久坐之後的『舒適度』是很重要的問題,並且希望做到『復健效果』,機器本身就有『按摩』功能,此外,希望在機器上具有「收納功能」,具有攜帶物品的小設備,外出購物可以放置東西或茶水,才不會成為「乞丐輪椅」。SM12說:

,如果我們這部機器如果研發出來的話,如果大家問卷調查都得到滿分的話,這部機器出來的話應該是我們一般人都會想買來用。所以,我覺得機器主要的功能,就是給身障者的一些方便。,因為每個身障者的身障部位不同,,希望能夠因人而異的去設計,還有坐了以後要舒適,『舒適度』是一個很重要的問題,而且希望能夠做到『復健效果』,譬如下半身不方便的,能夠有一種類似一種活動功能,機器本身就有一種『按摩』的功能,還有我覺得智慧之外,能夠在機器上有某些的特殊設備,比如說他出去購物,能夠有一個給他放東西的地方,擺個小東西的地方,,類似能夠有一種『攜帶物品』的小設備。」(SM12)

(16)   恢復人性的普遍需求,才具有「可及性」

有些傳統的東西蠻好用,好用又耐用、物超所值、物等所值,產業界都會放在這個功能探討。SM06從人性面角度表示看法,認為科技自於人性,恢復人性的普遍需求,就像Honda早期的『國民車』是每個國民都買得起的價位和功能提供,所以具有「可及性」極為重要。他說:

,我是從人性面角度來講,前不久我偶然之間看到一個discovery的一個節目,它介紹最炫重機車的排行,,到第一名的時候,我就在期待,到底哪一部重機車會拿第一名。結果出乎我的意料之外,是Honda早期那種『國民車』,大概是三、四十年前那種,沒有離合器(台語:枯拉基),三檔的那種車是第一名的,這就讓我想到,『恢復人性』。我們說,科技自於人性,第一名竟然是那一種國民車,。所以我認為,不管什麼人在使用的這些東西,這個價格上或功能上能夠讓人覺得『親切可及』的,這個觀念是很重要的。」(SM06)

(17)   人性化的「對話功能」可以克服坐輪椅的心理恐慌

需求面如何去提供,去設計,以及目前輪椅使用的困境,遇到障礙,最需要應該設計障礙克服和排除功能。SM05就說人性化的「對話功能」非常需要和重要,可以克服坐輪椅者的心理恐慌,因此「人性化」是成功的元素。他說:

這個人性化,按照我們現在的科技,應該是小小的智慧型『對話』,應該可以裝在輪椅裡面去,這個對話,將來還可以像MP3這麼一個小小的,就可以有那麼多的音樂,當然還有一些宗教信仰或者什麼的,這些都可以考慮在裡面。這個輪椅要能成功,還是在『人性化』,因為我在養護中心,或我這幾天受傷的經驗,在家裡真的是很慌張、很慌張,如果有人能跟我conversation的話,我是不會發慌的。要把『人性化的對話』,加在這個機器上面真的很重要。」(SM05)

4.2  環境評量層面

(1)   城鄉差異的需求設計很重要,是未來社會重要的生活必需品

城鄉差異的需求設計很重要,需要去創造它的需要性、需求性,希望銀髮族在未來的社會裡面,當每個人使用到這項發明(智慧型機器人輪椅),都會覺得它變成一個重要的生活必需品、替代品。SM10說:

,我來自鄉下地方的老人照顧機構,因為鄉下地方真的是要求不多,我們是把老人當弱勢團體在照顧,照顧的取向以老人的需求為原則,而城鄉差距會造成市場的不一樣,在研究設計就不一樣,我希望設計能『普遍化』,針對比較弱勢、鄉下族群照顧老人的訴求去做設計。」(SM10)

(1)   輪椅製作需按照使用者的身材、身高、體型和身體障礙設計

SM08表示,輪椅需按照個人使用者的身材、身高、體型來製作,他用親眼所見之故事表示:

,先說一個輪椅的故事,有一個老人他認為坐輪椅是他的福利,其實他不用坐輪椅的,但他認為那是機構的一種福利,他必須要爭取,所以我們就替這位老人準備一張輪椅,讓他享有他認為的福利。有一次我到挪威去參觀他們政府直屬的一個輔具中心,我只有一個感覺,就是「嘆為觀止」,不但是按照他們個人使用者的身材、身高、體型來製作他們的輪椅,我們也去參觀一個老人機構身障機構的時候,也是嘆為觀止,他的輪椅就是所謂智慧型輪椅,大概六十歲左右的老太太坐在上面,她的居住單位有一個小的空間,生活機能都很齊全,她從外面進到她的房間裡面,她坐輪椅上就可以控制開門、開燈、再根據她的需要打開電視或是其他電器產品,這些需要都可以在她的輪椅上完成。另外一個例子是,有一個非常年輕的挪威女孩子,有一次騎馬摔傷,頸部以下全身癱瘓,後來她有一部輪椅,她可以用『下巴控制』前進、退後,這個女孩子有一次到台灣來,也是那一部輪椅陪著她,讓我印象很深刻。」(SM08)

(2)   輪椅設計需和日常生活需求做結合,並成為小幫手

SF06因護理背景出身,她認為輪椅需具深度功能性,具有警示性、提醒性和復健性三項功能,而且復健功能需依癱瘓、失能部分進行功能分化的設計。總之,大家都認同和強調「安全性需求」為優先,現在的輪椅都是鐵做的,很危險,會摩擦,尤其是糖尿病患者,因為末梢神經失去知覺,垂足的狀況之下,腳指頭就因磨擦而致使傷口不斷的腐敗。第二個就是坐太久有壓瘡,身體會變形,成為輪椅型人。第三個,跌倒問題,老人要坐輪椅上下的時候很容易跌倒,包括照顧者也為了要抱他一起跌倒,所以希望具有警示的功能,而且敏感度要足夠。此外,SF06提到必須與社區結合,就是高齡者的「社區生活」,老人要「在地終老」,生活要正常化,使用輪椅的失能高齡長者,坐了輪椅也可以在社區裡面移動自如,社區里設有照顧關懷據點,有任何的活動,他都可以做著輪椅自己就能獨立的去參與,所以希望具有移動功能去接觸社區,而且變成一個外出小幫手。此外,必須定義輪椅的新名稱,不要叫做輪椅。SF06表示:

「因為我本身是護理背景出生的,這個機器人輪椅,如果說當一個老人家他的控制都是清楚的,他自己可以去操縱這個電腦的話,那是不是可以設計成是一個外出的『小幫手』。現在我們在馬路上可以看到很多操縱摩托車式的,老人家要去採買東西的時候都騎那種摩托車。像日本的老人家,他們有一台很可愛的採買車,老人家他是可以去坐,可是他累的時候它可以打開,他把它當成它是一個休息的椅子,這張輪椅如果是一個機械化的小幫手,它可以帶著這個老人家去市場,去做正常、日常的生活功能。因為在老人的福利服務裏,我們常常強調要讓老人家去接受社區,我們都會帶他們去逛街購物、外出,可是我們使用的工具不外乎還是輪椅,所以當輪椅累的時候,它可以變成體積嬌小,讓老人他坐又不佔空間,這是我比較希望看到結合的物品。第二是在護理照顧部分,希望它有能讓老人家感覺比較有尊嚴,,是不是有比較好的一個名稱,讓這個機器比較『柔性』一點,比較『溫和』 (soft)的一個名稱去形容它。」(SF06)

(3)   以輪子取代『行』,需考慮『無障礙空間』才能普遍使用

,像我們的路面,在室內跟室外,樓梯等等,你都要考慮到,不要把這個產品弄出來的時候,使用方面不好,花很多你們這個成本,許多學者專家弄出來的都不實用,,使用者的經濟根本沒有辦法買,台灣現在經濟很壞,產生了很多的問題,設計一個商品的時候,要讓無論有錢或貧窮都用得到,這樣開發出來的東西,才可以普遍被使用。」(SM03)

一開始講的是輪椅,一直延伸到現在智慧型管家,這個設計理念它是用輪椅的理念,以輪子去取代『行』的部分,做這一個東西的時候,需要考慮到『無障礙空間』的問題。現在像高樓大廈裡面的家庭,如果輪椅進入浴室的時候它會不會去卡住,它在進入這一個房間、轉角的時候,它的門進得去還是進不去?它的大小問題、size問題,,需要很多功能的東西,整個累加起來,這個東西是一個很龐大的物體。在居家使用部分,要考慮它能不能在家裡很輕易的去使用,重點是它的體積的問題,體積越大,在家庭裡面要去用這樣東西,可能浴室進不去,浴室門口的台階可能高一點,它就卡住了,如果家庭買了這張輪椅又要去改建他的建築物,這是不可能的。」(SM02)

(4)   考慮大環境的無障礙空間,設有感應危險和緊急求救連線的功能

SF04表示,因整個大環境缺少無障礙空間,所以要有一個感應,提示路上的危險性,亦即失能老人坐輪椅外出時,如何感應危險和感應連線控制非常重要。他說:

「我在身心障礙、失能老人居家服務的介入大概是第三年,我發現未來的老人真的很有福氣,因為科技是先進,可是需要重新去考量在社區有多少的人是可以去使用這套工具?再來,整個的大環境在這樣的一套工具出來的時候,是不是適合使用,因為整個大環境缺少無障礙空間,所以能有一個感應,對於當有一個障礙的時候,可以提示、警告。最近我發現很多社區的老人就使用電動代步車車,但是當他們走出來的時候,他們並沒有意識到後面的車輛,所以當我們這部智慧型管家出來的時候,它很需要有一個『感應危險』,就是讓我們使用者很清楚後面是有危險的。還有必須想看看為什麼老人走不出來?很重要問題就是『安全』,目前很多居家老人他走不出來,除了他的行動不方便之外,就是一個安全的考量。所以,這部智慧型的機器人它在社區行走的時候,它的一個聲控,或是感應,需要可以『感應連線』。在家裡的時候,使用空間是固定,感應的部分是可以連線,但是走出社區的時候,有沒有辦法讓這部機器去發揮感應效果,這個部分也是要去考量。」(SF04)

(5)   坐輪椅外出時,需具有防暴、防搶功能

若具有外出的功能則要具有防暴、防搶功能,讓坐輪椅的老人做一個超強老人。並且從IADL功能提升到EADL,有娛樂功能,這也是未來要研發的重點,還有「市場決定一切」,「市場創造需求」,所以市場需求區隔也需要考量。另外,機構與社區的照顧需求和照顧模式不同,在社區、居家的需求和在機構的需求差異大,護理之家都是臥床者,需要輪椅的市場不大,即使機構需要,也需視收容的身心狀況做區隔,所以分類模式可以依照市場、依照需求、依照居家或社區進行區隔。所以這一個智慧型輪椅,它現在已經不是輪椅而已,叫它『智慧型管家』,它有聲控、音控各種的功能。如果在娛樂或資訊社會互動場面可以提供更具體功能,讓我們老人坐在輪椅的時候,很快樂,很充實,有尊嚴,讓老人即使需要坐輪椅,也不是一個「失能者」(disable),而是一個「使能者」(enabler),藉由機器人輪椅的功能把自我優勢復原力、潛能激發出來。

我覺得過去我們都只停留在生理照顧的部分,所以我覺得要把高齡者的IADL功能提高,就是在社區裡面他可以開著那個代步工具到社區去,而且我也覺得第一個要注意的還是『安全』,因為我覺得現在壞人很多,去社區的時候,老人開著電動代步車又很慢,我不知道有沒有什麼可能可以『防暴、防搶』,因為以前我去訪視居家老人的時候,長輩們最害怕的就是這個問題,他連在家裡面都覺得很不安全。」(SF05)

(6)   設計必須有『配套措施』,結合遠距照護的系統化功能

焦點座談代表SM08表示,設計一個智慧型的管家,需針對不同的需求,設計多元性的功能,以適應市場的需要,但個體需求和使用單位需求的差異和限制,所以設計必須具有『配套措施』,例如發展和結合遠距照護的規劃,使它具有系統化功能,適應不同照顧類型的需求。

,設計一個智慧型的管家,基本上的操作還是有它的醫療條件,一方面會有身體上的需求、心理上的需求;一方面也要有適當的操控能力,但我們還是當作一個輔具來看待,那麼針對不同的需求,可以設計出很多多元性的功能,適應市場的需要,,因為有它有使用的限制,所以要有『配套措施』,比如說這個老人家,甚至年輕人也是一樣,在車禍或是意外傷害造成某些功能上的喪失,那麼必須要有病理上的身理上的心理上的需求配套措施,。例如發展遠距照護的規劃,我想能把這兩者結合起來 讓它變成一個系統化,適應不同的社區型、居家型,甚至於機構型的需要。」(SM08)

(7)   商品要市場化,成本不能太高,要安全又好用

任何的商品如果要市場化,成本就不能太高,最重要的是安全又好使用,所以研明的產品,功能不能太多,而不會使用,尤其機械的操作,越簡單越好,功能少反而比較不會故障,所以設計以簡潔、易操作為原則,而且價位必須經濟,需要考慮使用者的經濟能力,才能普遍被使用,使用性和接受度才會高。SM03就說:

,我是LKK的,發明出來的東西可能是我要用的。任何的商品如果要市場化,『成本』不能太高(台語),最要的是安全、好使用,所以現在發明出來的東西,不能功能太多,像我沒學過電腦,最後會變成手機雖然功能很多,可是你不會使用。這個機械越簡單的操作,對每個人比較好,像以前偉士牌的摩托車,功能很少比較不會壞,像現在的電腦,有很多的功能,可是故障率就更多了,能夠簡潔、簡單的最好。」(SM03)

SM01也表示,輪椅的架構功能若要求太過完美化,將使成本提高,造成市場的『價位』問題,所以必須考量價位和機構經營者成本。他說:「剛剛大家把這部輪椅的架構,想太完美化囉,但問題是在『價位』上的問題。就我們長期照護中心來講,就會礙於成本上的問題考慮要不要買。這部輪椅架構太完美的話,相對的價位一定會提高,那使用者的自己能夠付費的有多少,價位上有多少人能夠接受。就我們長期照顧這個區塊來講,用輪椅的幾乎差不多百分之八十幾以上都有,有事沒事,老人都是坐在輪椅上。所以,研討的重點要考慮『成本』的問題。」(SM01)

(8)   設計做市場區隔,機器功能最好具有『衛星定位』

由於市場購買能力和價位的考慮,因此在設計上必須區分購買者和使用的功能需要做分類,以達到真正市場普遍化和功能最大化的最大經濟效果,而且機器功能最好具有『衛星定位』導航功能。SM04表示:

,一個很簡的建議,我們把它的使用需求區分出來,好比說機構用的功能,社區用功能分別來討論。而未來這部機器真的功能太好了,一定要申請『衛星定位』。」(SM04)

(9)   功能設計依使用場域分類,並讓消費者依需求做選擇

焦點座談者SM09希望設計功能針對使用場所為兩類:一是社區型,一是機構型。第一是社區型,就是住在家裡的長者,他就可以很輕便的移動、容易放置輪椅,若外面的路上有一些高度差,也能夠輕易的跨越、突破障礙,若在擁擠的人群中具有警示效果,否則現在遇到路面的高度差就需依賴他人協助才能通行。當然,這在移動幅度、空間、範圍要多大,還需隨著考量蓄電量。第二是機構型,主要在於協助照顧者工作負荷,減少照顧者的職業傷害,如減少坐在輪椅上的熱度、熱氣和預防褥瘡的產生,並有簡單的復健功能。這兩個類型在設計若能確實區隔化,未來行銷或推廣到銀髮產業市場時,更能讓消費者依自己需求做選擇,但設計簡單、易操作是消費者選擇產品和市場普遍化的重點。SM09表示:

其實我自己也因意外坐在輪椅,坐了半年,深深體會到失能者的不方便。當然長輩的功能性在年紀越大、坐輪椅越久時,四肢會越退化,若要很多功能,有時候他還不會操作,而功能越多,售價一定越高,所以要分成兩部分來談:一部分是『剛開始坐輪椅者』,可以讓他跟要設計的多功能結合,可以到關懷據點參加活動或老人聚會,功能需要比較多一點,包括休閒等等。還有一種功能就是『機構型』,這種可能就比較簡單一點,因為機構型可能最主要就是『協助』,就是協助照顧人員能夠減低他們的職業傷害,最主要大概可以分為兩個協助功能:一個是『預防褥瘡』,一個是『簡單復健』,這樣比較實際一點,若要把整個機器想像的太理想化、複雜化,他們也不會操作。」(SM09)

(10)   去除社會給輪椅者的標籤,降低坐輪椅的潛藏風險

為什麼老人家會抗拒坐輪椅?因為當我看到一部輪椅的外觀時,會覺得落後感、陽春感,所以,輪椅設計必須獨立性功能、易操作、有中央的控制系統,有絕對安全性,甚至連用下巴都可以控制,甚至能到到台灣走透透,讓我們的長者坐上去後會很有尊嚴。尊嚴性的開發很重要,否則輪椅還是給人失能、的一個標籤,坐上去就表示我從一個有用的人變成沒有用的人,所以,輪椅的設計外觀、形體性很重要,讓輪椅當我們做出很多事情,而且功能和外觀理念可以結合。此外,許多坐輪椅的長者的腳大多沒有知覺,又加上糖尿病,所以,一旦被刮傷,就會產生傷口潰爛、難癒合的麻煩。SF03就表示「輪椅腳踏墊常傷到人』以及「求救需求」,她說:

,我發現現在坊間有一些電動車它設計的很拉風、很漂亮,甚至還有帳篷的,或許可以考慮一下時尚感。另外,『求救功能』很重要,可以設計像是能夠跟119連線,既然講智慧型,緊急電話應可以輸入到輪椅上面,例如求救家人,只要會按一下就可以了,一個老人家坐在輪椅上或者是殘障人士,你叫他打手機,要撥十個號碼,等他在打完他的手都在抖了,不可能發揮求救功能,所以可以把這些號碼設計代號,比如說一是家人;二是衛生署也好,醫院也好;三是119,我覺得求救功能是比較重要,因為既然坐在輪椅上的,基本的生理功能幾乎都是退化或是有障礙的。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安全考量,我有一個護理長跟我講說:『腳踏墊常傷到人』。因為腳踏墊是不鏽鋼的比較多,也有塑膠的,既然是坐輪椅的,很多人都是下半身癱瘓,他的腳都已經沒有知覺了,他沒有辦法移動,幾乎抱起來後,他的兩隻腳就垂在那裡被拉著走,就常會被這個腳踏板傷到,因此我想在這個設計上是不是在動的時候,還是坐起來的時候,這個腳踏墊可以自動移開,這是在安全上的一個考量。還有因為我接觸到坐輪椅的人,幾乎都是被推的,若是智慧型的輪椅能夠由他自己來操控,設計智慧型的晶片在上面,能夠他一站起來,腳踏墊就會自動移開。」(SF03)

(11)   機器敏感度範圍要大,同理心要很高,售後服務要好

科技之外,機器還要有情感、人性。歸納需求特性有:安全性、警示性、負荷性、專業性和品質。而且希望它是能被普遍性的接受,包括價格上的可能負荷。同時,希望將機構跟社區、居家型的需求功能分開,以及依個人身心健康狀態分開。所以一部智慧型管家輪椅,反應力、敏感度要夠,同理心要很高,保證性和售後服務要好,而且還需有一些宗教、精神和溝通互動的對話功能。

在照顧上,因為護理照顧是不准老人家跌倒,非常重視安全問題,剛才也有人講到『警示』的一個功能,但這個警示的功能範圍要多大、多小?我們既然要預防跌倒,就必須在他還沒有跌倒之前就有這個警示功能,不能說它一警示,然後馬上就跌倒,若沒有人在旁邊,他還是跌倒,所以我是希望這個警示功能的『敏感度』,在臨床實驗的時候,參與臨床實驗者要去加以探討這個警示功能範圍是要有多大,然後在有人陪伴或沒人陪伴之下,它的警告敏感度要去加強。」(SF06)

講到人化性,也要考慮一下人性化的『售後服務』。一般售後服務比較著重在技術層面、設備方面,由於它是提供長者、老人、身心不便的人使用的,因此我們可以提供宗教、心靈上的需求功能,配合遠距照護,提供心靈上的慰藉。」(SM06)

從本研究結果發現,研發設計一部智慧型的機器人輪椅首要將以人性、環境、科技三位一體為考量,缺一不可,而且必須重量輕,體積小,外型艷麗,不能像是龐然大物,操作功能就如現在3C面板的手機,放在手邊就可以享有移動、資訊、娛樂、互動等功能。若設定在居家場域使用,移動功能需要注意居家空間和外出社會環境的路況障礙和安全,尤其進出家裡必須克服障礙,使用安全性第一,若要普遍性推廣和被接受,使用者的費用負荷性必須定位以「基礎型」為考慮,再依個人經濟能力升級的功能配備,如豪華型。產品研發必須市場區隔,或分為兩級化的價位設計,以滿足市場的多元需求。

5.         高齡者使用機器人輪椅的期待與交會

5.1 幫助高齡者獨立、自主在熟悉社區生活

「如何幫助人們盡量獨立在家」是英國健康部門積極推動社區照顧及減少照顧成本的重要目標[DOH, 2000a, 2000b]。其服務項目正可供國內發展照顧機器人的參考:1.由家庭照顧服務和個人自我協助(幫助個人和家庭的需求);自己不能炊食者提供送餐服務(meals on wheels)3.提供為障礙者服務;4.家裡設施及設備的改善,以增加個人的適應能力。然而要推展社區式照顧或由家庭來提供長期照顧之選擇,需考慮評估服務的可近性(feasibility)、可接受性(acceptability)、效益(effectiveness)和經濟成本(economics costs)[Anthea, 2000]。而提供社區式照顧之原則為:1.促進獨立性(promotion of independence)2.促進正常化(normal)的生活方式;3.以對抗長期被烙印、貼標籤的生活方式;4.從剝削中獲得應有的安全(safety)和自由(freedom)的權力;5.能即時反應長期照顧者(個人)喜好和選擇(choices)6.照顧方式對個人生活狀況必須是不會變壞的(worsen)。「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科技介入銀髮產業,具多方共同獲益的功能和效益,若研發設計適切,使用者、照顧者和產業界都將雨露均霑。

然而科技輔具輔助照顧工作必須考慮個人的需求,從本研究資料結果顯示,依市場需求進行區隔化,提供功能和配備選項是做為費用和需求之間的重要關鍵點,這也是當前科技產品想要普遍性行銷推廣的重要概念。所謂市場區隔,包括使用對象的區隔,使用的場合,使用的功能選擇,因此要在機構、在社區或居家使用需要先做需求區隔和定義。至於,針對高齡者可能發生連續性失能需求的概念,「模組化」功能更是重點,模組化的設計才能讓使用者或照顧者產生「長效型」的使用效果,亦即從坐輪椅到臥床者都可以延續性使用其功能。而安全性、警示性、便利性、輕巧性、舒適性、負荷性、收納性、對話性、外形性、親切可及性和結合遠距照護等功能,還要有尊嚴、人性,不管是名稱、外形要有人性化感受非常重要,必要時還需要配合照顧經理人或成立照顧管理中心。

高齡人口引起的問題是巨大的、震盪的,因此必須發展更精確的科技解決老化帶來的結果,尤其必須明確、清楚定義高齡者使用人口的定義,鎖定使用對象,才能克服排除長期照顧供需之困境,集中火力研發適切功能,提供社會照顧需求的優先順序。日本的機構式照顧資源之使用向來高於社區式之資源,但為了因應高齡社會老人長期照顧之需求,於20004月實施「長期照顧保險」,其中接受長期照顧之老人,已有62%使用居家式或社區式的長期照顧,只有38%失能老人使用機構式照顧【古治一好,2001】。故要將老人留在家中、社區,結合三個層次的功能:生理、心理和社會照顧需求,這是高齡者、照顧者的期待,也是國家減少財政支出的背後意義(見圖5)。

5. 智慧型輪椅機器人(智慧型管家)結合照顧需求

5.2 未來智慧型機器人輪椅之功能期待圖像

Stone[2000]將長期照顧研究放在對失能者輔具、環境之改造,認為輔具與環境在長期照顧工作具有必要且重要的社會支持功能。高齡化社會最令人擔心的是自己失能後,無人陪伴和必須依賴別人照顧的恐懼,所以,越來愈多人規劃退休生活,希望降低退休後身體失能的風險。研發一部『照顧機器人』是大家的期待,當前的輪椅只不過取代「行動」一小部分,希望擴大其使用功能。所以,就現代照顧連續體的概念而言,協助失能者移動是一個非常小的功能,當癱瘓臥床時就需要更多的照顧提供,因此,如果把輪椅改良升級為『管家』的概念,把它變成一個照顧者,一坐在上面,它就能幫您安排和導航路線,跟家人聯絡,而且外型的改觀,會讓坐在上面的長者具有『尊榮感』,這些都是建構未來智慧型照顧[輪椅管家的重要圖像,也是新一代、全方位輪椅研發設計的重要思維。

有一篇文章曾寫道:有一個老太太,活到一百二十幾歲,有人就問他,妳活得這麼長,妳是不是有享受到長壽的樂趣?老太太回答:「長壽的樂趣不是活著,長壽的樂趣是妳在活著的過程中,可以做你想做的事情,可以很獨立的、很有尊嚴的活著,那才是長壽的樂趣」。所以,光是活著是沒有樂趣的,我們希望智慧型機器人輪椅的科技研發,帶來高齡化社會未來充滿樂趣的生活圖像,協助失能的的高齡者有獨立的、有尊嚴的活著,享受長壽的樂趣和美好的晚年生活。因此,見圖2是研發智慧型輪椅機器人(智慧型管家)的需求功能的期待圖像,首先以「人性」為核心,科技為輔,並就現行使用輪椅的不便、障礙,以及對新功能之期待進行研發,如獨立移動、健康管理、人因工程、資訊溝通、生產力市場等進行全方位的設計,達成銀髮市場的普遍性使用。而社會工作者在照顧產業系統向來扮演建構供需溝通平台,必須發揮橋樑功能,讓高齡者獲得更人性和便利的服務輸送。

6. 智慧型輪椅機器人(智慧型管家)功能期待圖像

高齡者健康問題已關係整個家庭、社會和國家的發展,具有不可分割的「2C」概念,亦即從「cure」(治療)到「care」(照顧)是一個「連續體」。已開發國家對老人健康照顧所關心的是如何抑制成本的上揚;開發中國家則關心如何維持預算及提昇實現(health for all)的政策。高齡者的長期照顧更是迫在眉梢,以整體照顧模式而言進,需以「人」為優先(people first),失能者次之(disabled second),才能呈現長壽的生活品質。

老人生活照顧資源取決於國家社經發展和政策規範之結果【陳燕禎等,2008】,目前我國對於長期照顧或銀髮產業市場未見太多的投入,尤其面對高齡化社會的人口壓力,政府以所謂的社區照顧政做為解套,其實這是政府照顧責任的「撤退藉口」,因為最後還是淪為家庭照顧。當代的老人照顧需求的研發是屬於「社會投資」(social investment),也是一項社會資本,但它必須有更多重要環結的整合和溝通機制,從橫向到縱向的跨專業合作,才能建構「無縫隙」(seamless)的服務系統,促進社會的發展和進步。

6.         結論與建議

6.1 結論

銀髮產業時代來臨,輪椅智慧化和科技人性化介入老人照顧系統,就是希望不論高齡者、失能者或照顧者都能在一個人力不足年代,透過機器人輪椅或稱智慧型管家的研發,促使高齡者恢復或維持身體功能的行動能力和健康照護,減少等待與孤立,並減輕照顧者的壓力和負荷,獲得健康家庭生活,進而獲得市場的認同與接受,讓高齡者在長壽過程中,擁有活著的樂趣和尊嚴。一部人機介面的輪椅設計,就是將需求與科技的相互結合,尤其針對虛弱、失能的高齡者,更需要藉助人因設計,提供一個極簡易的自我照顧方式。從本研究結果發現,人類需求無限大,科技力量卻有限,且人類對科技輔具產品的購買和選擇,又以「好用」和「價位」做為決定使用的重點。故研發這一部科技輪椅產品,除必須依高齡者的身心功能評估和需求定位外,必須依現實需求市場進行供給功能的優先排列,依使用場域確定,先從居家到安養機構,再到社區使用的場域範圍,逐步開展,最後依研發功能進行配備選擇,如基本型、經濟型、舒適型和豪華型的市場區隔定位,讓每位高齡者均有選擇機會和使用的能力。從本研究結果發現,依目前市場需求,建議以「居家使用」的功能設計為優先,將更能立即、實質的幫助家庭照顧需求。此外,建議若未來使用在安養機構,必須進行照顧管理,因為高齡者照顧工作必須有「照顧管理」(care management)的配套措施,結合各方資源做為保護老人的內涵機制,並爭取社會支持和接納,讓高齡享有科技生活福祉與尊嚴。

6.2 建議

我們期待能藉由先進國家對長期照顧的服務措施,提供我國高齡者照顧工作更有效落實,提供「適時」、「適地」和「適切」的「3適服務」,享有高品質且人性化的照顧模式。從健康需求的角度切入,部分身體失能老人仍需鼓勵「自我照顧」的行動,以免輪椅坐久失去原有行動能力,甚至成為「輪椅形」的身軀,爾後再依照顧「功能」和成本考量,再區分為三個層次:第一個需要有『尊嚴感』,「需要給付功能和條件」次之,再者為「醫療、復健」的功能,最後是「心理、休閒、娛樂」。若從人性需求角度出發,對話功能非常重要,能解決心理恐慌的需求,而且必須具有小幫手的陪伴系統。若從協助照顧者角度切入,以安全性為優先,需將現行輪椅使用之障礙和潛在危險降至最低,甚至「零風險」,舒適性、輕便移動、並具有警示、提示和表達功能,外出時,需能防暴、防搶,具有緊急求救的連線功能,讓外出者具安全感。若從市場角度,則需先進行市場區隔,依個人的身體障礙程度和經濟能力進行評估,再依功能配備選項之多寡和價位,進行選擇。依移動範圍可區分為三個類型:機構用、社區用、居家用,依移動範圍和環境,提供不同功能的區隔。最後,若要普遍性推廣市場,安全和價格的考量非常重要,亦即在具備基本功能的配備和成本後,再依消費者的需求和能力,去選配功能和價格取捨。就本研究結果,提出以下建議和省思:

(1)   安全與危險

安全性是選擇使用產品的優先要求,也應是科技輔具的基礎的功能,如不被輪椅刮傷、有預防跌倒警示、有緊急求安置、能閃避移動障礙物、不會翻車等,故除克服現有使用輪椅易發生的危險傷害和障礙外,更要注意其潛藏性危險,讓購買者放心,使用者安心。

(2)   失能與使能

坐輪椅對長者而言是萬不得已的,因此許多高齡者或社會大眾對輪椅的社會符號常給予失能者的標籤,因此,研發設計一部人性又現代感的輪椅,能失能者成為使能者,也因此較願意坐輪椅出去和社會互動。

(3)   依賴與自主

當前輪椅是輔具,而且往往需依賴他人才能完成坐輪椅的可能,而且高齡者大多身體虛弱,肌肉無力,必須依賴他人推動輪椅,才能有機會到外面曬曬太陽,因此若能克服無力轉動輪椅的力量,輕便可移動行走,且能可閃避路面障礙物,高齡者將有更多自主空間和外界互動。

(4)   科技與人性

科技幫助人類行為功能的延續,尤其帶來失能者活著的希望,但是科技若離開人性設計,也只是冰冷的機器而已。因此設計輪椅輔具必須以人性為中心,敏感度、反應性、同理心和體貼度都必須注入,以人性為中心設計的科技產品才有社會認同性和接受度。

(5)   價格與功能

科技產品若要普遍推廣市場,除功能多,好用、易用、耐用的基本原則外,使用的取捨關鍵是「價格」。消費者是聰明的,若是價格過高,即使功能佳,會選擇不用,繼續使用傳統的輔具,故功能多又便宜才是研發設計的重點和困難,必須有生產力空間。因此,成本和價格的是決定市場普遍性、佔有率的現實問題,產品的生產力市場和價位必須進行市場區隔,讓窮人、鄉下人有能力購買,有錢人也有功能配備升級的選擇。

(6)   抗拒與接納

科技產品的研發必須檢視使用族群,輪椅是高齡者行動不便或身體虛弱之替代工具,高齡者使用最多的族群,使用場域以安養院、醫院多, 然而,我國老人或身心障礙者照顧大多是在家裏照顧,因此使用場域的環境障礙移動無障礙,移動距離大,且能結合現有居家環境空間,才能被接納,否則必須改良建築物才能使用時,將因麻煩和另外的花費,而讓使用者望之卻步。

當前台灣失能者照顧問題面臨家庭照顧資源變遷和人力嚴重短缺的現象,身心嚴重失能者才會轉向醫院、護理之家、養護中心等接受專人照顧,一般則使用居家服務或申請外籍看護做為因應之道,然而這些照顧供給也因人力、成本、費用、時間、空間等因素,形成「照顧不足」的現象,照顧服務也集中在提供居家環境的打掃和身體清潔(沐浴),尚無法提供高齡者每日自我身體健康維護管理(如量血壓、脈搏、呼吸、復健)及隨心自在的身體移動和進行社區互動【陳燕禎,2007】。因此,不管住在家裡或機構的失能長者,「等待」、「依賴」的場景是最常見的畫面,若照顧服務系統能整合老人福利、科技和產業,共同研發高齡者一部方便操作和移動、互動的行動輔具,除可隨時自我掌握身體健康機能的變化和復建,減少日常生活的孤單與無聊,增加社會互動之機會,並做為日常生活的陪伴幫手,故藉助科技力量介入高齡者照顧,將成為不可避免之趨勢【陳燕禎,2004】。因此,全力研發智慧機器人輪椅,不僅是老人照顧產業界長久以來的夢想和期待,也是讓高齡者獨立自主生活的重要元素。

6.3 研究限制和未來研究建議

本研究結果係以產業界的老人安養機構業者、照顧者的觀點出發,建議未來針對使用輪椅的當事人和家庭照顧者進行深度訪談,以收集更多元的資料。再者,本研究採質化研究,難免研究過程有情緒性的介入。最後,希望未來學術研究持續鼓勵和加強此一領域的投入。

參考文獻

Anthea, T., 2000. “Are alternatives to family care for older people a realistic option,” in UK & SINGAPORE Seminar on Health care for the Elderly UK Administration Press.

Bradshaw, J., 1972. “The concept of social need,” In Gilbert, Neil & Specht(ed.), Clayton Susan, Planning for Social Welfare, pp.290-296.

Coughlin, J. F., 1999. “Technology needs of aging boomers,” Issue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Demers L, Monette M, Lapierre Y, Arnold DL, Wolfson C., 2002. “Reliability, validity, and applicability of the Quebec User Evaluation of Satisfaction with assistive Technology(QUEST2.0)for adults with multiple sclerosis,” Disabli Rehabil v. 4, pp. 21-30.

Doyal, L. and Gough, I., 1995. “A theory of human needs,” Critical Social Policy, v. 10, pp. 6-38.

Frenk, J., 1994. “Dimensions of Health System Reform,” Health Policy, v. 27, no. 1, pp. 19-34.

Kane, R.A. , R.L. Kane, 1987. “Long-term care: Principles, programs, and policies,” NY: Springer Publishing Co.

McKillip. J., 1987. “Need analysis for the human services and education. Newbury Park,” California: SAGE Publications, Inc.

Moxley, D.P., 1989. “The practice of case management,” Newbury Park, CA: Sage.

O’Malley, T. A., Evenit, D. E., O’MalIey, H. C., & Campion, E. W., 1983. “Identifying and preventing family-mediated abuse and neglect of elderly persons,”  Annals of Internal Medicine, v. 98, no. 6, pp. 998-1005.

Peet, J., 1991. “Health care: The spreading sickness,” The Economist, pp. 3-18.

Robin. B., 2000. “Hosing and care for the silver revolution,” in UK & SINGAPORE Seminar on Health care for the Elderly UK Slide Presentations.

Smith, M. J., 1980. “The social consequences of single parenthood: A longitudinal perspective,” Family Relations, v. 29, pp. 75-81.

Stone, R., “Long-term care for the elderly with disabilities: current policy, emerging trends, and implications for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NY: Milbank Memorial Fund, 2000.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家庭照顧者現況調查2007,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台北。

內政部統計2008老年總人口統計http://www.moi.gov.tw/stat/

內政部統計處,2006台灣地區老人生活狀況調查http://sowf.moi.gov.tw/

內政部統計處,2008身心障礙按年齡或等級與男女http://www.moi.gov.tw/

內政部統計處,九十八年第九週內政統計通報,“97年底列冊身心障礙者人數統計http://www.moi.gov.tw/stat/news_content.aspx?sn=2123

內政部統計處,九十八年第四週內政統計通報,“97年底人口結構分析 http://www.moi.gov.tw/stat/news_content.aspx

古治一好,日本公共介護保險制度施行,台灣,2001,衛生署:日本介護保險實施現況研討會,pp.130-144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2005,中華民國台灣地區民國九十四年至一一0年人口推計,台北。

吳金花、陳姿秀, 減輕負擔減輕痛苦-殘障者醫療復健與輔具補助1996,特教園丁。

李文宏、顔啓華、李孟智,老人周全性評估1995,基層醫學

李奇愛、彭德明、李少珍譯,OECD諸國健康照護制度的比較分析1995勞保局,台北。

李明政,社會福利領域中有關需要的概念及其判斷之探討1991,思與言。

林美娜、邱啟潤,居家中風老人之家庭照顧品質1995,護理研究。

林秀芬、李世代、胡名霞,出院準備服務之輔具早期介入成效探討1997FJPTpp. 267-274

徐業良,老人福祉科技與遠距居家照護技術,2008,滄海書局,台中。

陳燕禎,台灣地區老人長期照護模式發展之探討,香港,2004,全球華人孝親敬老研討會論文集,pp.130-144

陳燕禎,社區高齡者照顧支持體系及政策探討1995,社區發展季刊,pp. 158-175

陳燕禎,南投縣老人生活狀況及福利需求調查1996,南投縣政府委託研究計畫。

陳燕楨,老人福利理論與實務-本土的觀點2007年初版,雙葉書廊。

陳燕禎、林小圓,兩岸獨居老人照顧模式之研究:以台北市和南京市為例1997,第二屆『全球化與行政治理』國際學術研討會。

葉宗青,殘障學生科技輔具需求評估1999,生活科技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