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Image
作者:徐業良(2010-03-01);推薦:徐業良(2010-03-01)

因應知識經濟發展的大學經營策略

1.     現況-大學在知識經濟時代經營思維的轉變

「知識經濟」一詞是1990年代中期由經濟合作發展組織(OECD)所創,十幾年來這個新型態的經濟活動及體制席捲了全世界,造成經濟結構的改變以及社會典範的轉移,以知識創造財富,取代以往土地或資產主導一切的案例不斷地在國內外發生,誰能擁有知識、創造知識、進而利用知識,就能在未來的競爭中佔有先機。

根據OECD的定義,知識經濟係指“以知識資源的擁有、配置、產生和使用,為最重要生產因素的經濟型態”,知識經濟是一種“直接建立在知識和資訊的創造、流通與利用的經濟活動與體制”。在這個定義中,“知識資源”正是大學所擁有最重要資源,“知識的創造與流通”正是大學最主要的工作之一

大學是知識經濟時代中最大、最重要的知識產生者與人才培育者,大學在知識經濟時代中,顯然扮演非常關鍵的角色。在知識經濟時代,大學的角色、任務和經營思維也在逐漸轉變之中,特別是強調知識資源所能產生的價值、將大學作為「教育產業」的經營思維逐漸明顯。近年來幾本很有代表性、討論大學教育的暢銷書,如史丹福大學甘乃迪校長的「學術這一行」(Academic Duty, by Donald Kennedy, 1997)、克普教授的「搶救大學—都是行銷惹的禍」(Shakespeare, Einstein, and the Bottom Line, by David Kirp, 2004)、哈佛大學伯克校長的「大學教了沒?」(Our Underachieving Colleges, by Derek Bok, 2006),都廣泛討論到現代大學人才培育內涵、知識價值的創造、大學的競爭與經營、大學教授的責任等議題。

從「教育產業」的角度來看,近年來國內大學的經營思維也有如下「產業化」的轉變趨勢:

(1)   對於大學行銷的重視

近二十年來國內大學數量急速增加,但出生率大幅下降導致學生來源受限,大學教育迅速成為「買方市場」,大學之間對學生的競爭越來越激烈,各大學更加重視行銷,也大幅採用產業界行銷手法。表現在大學經營層面,包括各大學普遍設立「公共關係室」或「公共事務室」等行政單位,重視媒體關係的經營;大學普遍編列廣告預算在報章雜誌刊登廣告,甚至刊登公共汽車車廂廣告、高速公路T-Bar廣告等;招生季節時類同於產業界商展的各類「教育展」,如「大學博覽會」、「研究所博覽會」等常態性地舉辦,各大學也挖空心思設計各種噱頭推銷自己;類同於產業界折扣、贈獎等行銷手法,各大學也動輒提出減免學雜費、高額獎學金等「促銷方案」,希望能吸引學生。這些現象都是二十年前國內大學經營完全無法想像的。

除了對國內學生的競爭之外,在國際化的浪潮下,近年來各大學對大陸學生及國際學生的競爭也越來越重視,各大學紛紛成立「國際事務室」等相關單位負責國際交流與招生。各大學國際交流活動熱絡,姊妹校、交換學生、雙聯學位等校際合作合約廣泛簽署,各種國際招生團絡繹於途。為提升本身的國際聲望,各大學對在如何在「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名」、「上海交通大學世界大學學術排名」、「西班牙世界大學網路排名」等爭取更高排名,也越來越重視。

(2)   大學財務經營日益重要

在國內外大學之間激烈競爭之下,各大學必須投入更多資源提升辦學品質,然而教育部長期管制大學學費,學生繳交的學費已不足以支應辦學成本,加上近年來金融風暴的衝擊,使得國內大學普遍面臨財務問題。財務規劃與管理已經是大學經營面對的最重要問題之一,除在組織上各大學均建立經費的規劃、審核、事後稽核之完整制度外,各校普遍在經營上也更重視精簡人力、提升效率。國內部分大學更模仿國外建立了「財務處」、「財務長」等組織與職位(如台灣大學、成功大學、銘傳大學),負責學校財源籌措、校務基金管理與操作、向校友及企業募款等任務。

各大學主要的開闢財源之道,是將本身擁有龐大的知識資源,透過課程與研發兩種方式「兌現」為大學可以運用的經費收入。國內各大學早已普遍設立「終身教育」、「推廣教育」等相關機構,開設各種進修課程,除終身教育理念的實現之外,終身教育課程帶來的經費收入,不可否認也是各大學競相辦理終身教育課程重要原因;而除了傳統學制之外,各大學辦理學分班、在職專班、EMBA等課程,也為大學增加了實質經費收入。

大學教授研究發展的成果,更是大學重要的知識資源。早期國內大學組織僅有「三長」,即教務長、學務長、總務長,現今國內各大學幾乎均設立「研發處」、「研發長」,其重要任務之一便是整合大學校內研究能量,為大學爭取更多政府與產業界研究計畫與研發經費。各個大學更以各項研究主題廣泛設置研究中心,多為自給自足性質,除強調研究特色的建立外,也在做為大學與產業的橋樑,爭取更多研究資源。近年來各大學更加重視將研發成果產業化,普遍設立如「技轉中心」、「專利辦公室」、「育成中心」等單位,重要目的之一也是利用大學的知識資源開闢更多財源。

除了知識資源之外,大學通常擁有廣大的校園和完善的設施,如表演場館、運動設施等。許多大學也開始有系統地經營校園設施,如停車場收取停車費、場館出租、運動設施開放、甚至以俱樂部會員形式經營場館,為學校增加更多收入,但也使大學組織中如總務處、體育室等單位,除傳統的場地維護、體育教學等工作之外,也增加了新的經營任務。

(3)   大學更加重視評鑑與績效

在「教育產業」的經營思維之下,大學也更加重視評鑑與績效,包括整體大學辦學成效的評鑑,以及教授個人績效的評鑑,評鑑和績效的成績往往也直接影響了大學及教授個人的實質收入。

整體大學辦學成效的評鑑,如教育部主導的大學評鑑、系所評鑑、學生事務評鑑、體育評鑑等等,目的常在督促大學不斷進步,並提供大學辦學成效資訊給學生、家長、社會大眾,瞭解各大學辦學狀況。這些評鑑的結果,除了影響學生對大學的選擇之外,更常常和教育部各種補助款結合,直接影響大學補助收入。教育部的各項競爭性計畫,如「邁向頂尖大學計畫」、「教學卓越計畫」的審查,更是依據大學在研究與教學上的表現,決定是否補助及補助金額。影響所及,各大學在經營上都十分重視這些評鑑及其所規範的指標,甚至調整經營策略與資源投入,以求在這些指標上有良好表現。

就教授個人來說,近年來教育部已要求各大學全面進行教師評鑑,並要求對評鑑不通過的教師有具體淘汰措施,許多大學也建立各種績效獎勵制度,對於績效良好的教師提供各種獎勵。最近教育部更具體提出「大學教師彈性薪資方案」,績效優良的老師將可獲得更高的薪資,以為國內大學培養優秀學者和延攬、留住優秀的人才。事實上國內教授最重視的國科會研究計畫,主持人個人研究績效的審查早已是最重要評審項目之一,可佔整體評分的30%,對於教授們是否能夠獲得國科會研究經費的補助,有很重大的影響。

2.     問題-國內大學經營的困境

在外在環境與經營思維的快速變遷之下,國內大學經營普遍面臨各種困境。從「教育產業經營」的角度來看,大致可分為以下幾個主要問題:

(1)   財務困境使大學很難充分發揮理想

財務上的平衡,是任何組織能夠永續經營最起碼的條件。然而如前所述,近二十年來國內大學數量急速增加,但出生率大幅下降導致學生來源受限,這幾年已有部分所謂「後段班大學」招生嚴重不足,面臨生存的危機。其他許多大學也因為教育部長期管制學費,學生繳交的學費不足以支應辦學成本,國內高等教育資源又被嚴重稀釋,國內對高等教育捐款的風氣尚未形成,大學往往有心無力,無法充分投資提升辦學品質,發揮辦學理想。

對於國內各大學而言,不斷努力以各種手段節流開源,以達成財務上的平衡,反而成為大學經營優先考量的重點。然而如果國內大部分大學都在財務平衡的邊緣掙扎,大學處處受限於財務的壓力而失去了崇高的理想,對國內高等教育發展是十分危險的。

(2)   評鑑大學的指標和價值觀過於單一,使得大學只有排名沒有特色

產業經營最基本的策略是要為本身的產品做適當的定位,建立自身的特色,並與其他公司產品有所區隔。大學經營更需要建立特色,包括人才培育的特色和研究發展的特色,才能規劃適當的經營策略與資源投入;同時大學必須讓學生、家長明瞭學生選擇進入這所大學之後,未來將成為具有何種專長和特色的人才,才能吸引適合的學生前來就讀;最後大學也必須讓產業、社會明瞭本身人才培育的方向與特色,並依據產業、社會需求適時調整,人才培育的內涵才不致脫節。

國內各大學經營也都努力嘗試建立辦學特色,然而如前所述,教育部各種評鑑及競爭性計畫直接影響了大學補助經費,而這些評鑑及計畫所採用的客觀、量化指標往往「全國一致」,沒有隨著大學的自我定位和資源條件而有調整的彈性,審查委員又多來自頂尖國立大學,主觀的審查標準也往往以頂尖國立大學的價值觀為依據。如前所述,大學在經營上都十分重視這些評鑑及其所規範的指標,甚至調整經營策略與資源投入,以求在這些指標上有良好表現,然而評鑑大學的指標和價值觀過於單一,使得國內大學似乎很難建立特色,甚至有全國大學都是所謂「教育部大學」之譏。

單一價值觀的結果,國內大學往往「只有排名,沒有特色」,不管大學入學機制如何多元,大學排名的來源還是脫不出傳統「錄取分數排名」的窠臼,或者「國立大學∕私立大學」的刻板印象。在這種狀況下,學生選校、產業與社會選才,還是只基於印象排名而非各大學辦學特色,對於認真辦學的大學來說,確實十分灰心。

(3)   「教授治校」之外,大學組織與經營需要更多專業人員投入

過去大學組織比較類同於政府公務機關,教授參與的行政工作也以學術行政為主。然而隨著大學財務壓力增加和產業化經營思維抬頭,如前一節所述,許多新的組織和新的工作出現在大學校園中。這些新的工作,如形象包裝、媒體關係、國際合作、財務投資操作、募款、場館經營等等,都不見得是大學教授的專長,都需要專業經理人全時投入。

然而國內大學組織與經營模式,仍以「教授治校」、「校園民主」為主流思維。目前大學各重要行政主管仍由教授兼任,教授的專長在專業學術領域的教學研究,大學經營中學術主管固然應以教授為主力,但前述非屬學術性的行政工作可能並非教授專長或興趣,教授也很難放下專業學術領域的教學研究工作,全時投入行政工作,教授兼任非學術性的行政工作可能反而成效不彰,且降低教授教學研究能量,似乎不是最適才適所的安排。

此外在校園民主的思維下,大學內大部分學術主管(包括大學校長)都是由選舉程序產生,選舉形式常包括「政見發表」等,選舉的惡質文化也因此進入校園,如候選人必須向選舉人「拜票」,候選人之間互相攻訐、對立、分裂時有所聞,主管選出後更必須對「選民」負責,往往導致有理想、有能力的教授反而不願意參與學術主管選舉。大學校園決策也都由系院校務會議、行政會議、各級教評會議,以及各種委員會議來決策,也使得決策過程冗長、效率不彰,教授擔任學術或行政主管時經常有責無權,僅是在執行各項會議、委員會的決議,又常需為執行成效面對各項會議、委員會的質疑和責難。

3.     因應知識經濟發展的大學經營策略

面對前述困境,當然還是冀望教育部真正對大學鬆綁,特別是在學費上讓大學有更多自主權,在招生的人數、形式上給予大學更多彈性,或在其他資源或法令上提供大學更多協助。此外在大學的評鑑或競爭性計畫的審查上,也期望教育部鼓勵大學建立特色,而非採取單一的標準和價值觀,並且在審查方式的設計、審查委員的遴選時便能強調此點,讓各大學有更大的空間發揮其理想,建立其特色。

然而「大學鬆綁」早已不是新論調,但是在目前的社會氛圍下確實不易做到,例如在今年二月教育部便會同大專校院三大協進會,直接宣布九月份各大學學雜費凍漲,又如教育部所謂「陸生來台」政策,儘管多數大學表示歡迎,也在各方意見紛歧的狀況下,遲遲無法確定。

即使如此,大學仍應充分掌握現有資源,深入思考因應知識經濟發展的大學經營策略。

(1)   多元化的大學財務經營

如前所述,財務規劃與管理已經是大學經營面對的最重要問題之一。對於大部分大學而言,學生的學雜費與教育部補助經費是最重要的兩項收入,在這兩項收入都無法增加的情況下,大學更應完整檢視本身擁有的各項資產,考慮更多元的財務經營,特別是如何應用大學擁有的知識資源,兌現成為可應用的經費收入。

以現況而言,大學透過課程方式應用知識資源,如開設終身教育、學分班、在職專班等課程,「市場」競爭十分激烈,似乎已有飽和趨勢,大學研發成果的產業化應用,與國外大學相較,國內大學則還有很大發揮空間。事實上將研發成果實際貢獻產業與社會,也應是大學的社會責任。

(2)   建立更專業、更有效率的大學行政組織

現代大學經營更為複雜,任務更多元、也更專業,公務機關形式的行政組織,以及「教授治校」、「校園民主」的經營思維可能需要稍做調整,以建立更專業、更有效率的大學行政組織。

國內大學的行政人員似乎是大學裡被忽視的一群,行政人員往往沒有被賦予在大學經營上足夠的權責,行政人員執行大學經營工作的專業性也沒有獲得應有的尊重。事實上大學行政組織、行政人員的存在,最重要的意義就是支援教授、學生的教學研究工作,使其無後顧之憂。大學中學術行政自然還是要倚教授的學術專業,而非屬學術行政工作,則應思考將責任賦予行政人員,建立更專業的大學經營團隊。

此外大學整體的決策體系,也應在校園民主的原則之外賦予擔任行政主管的教授若干彈性,使能權責相符,並能更有效率的決策與執行。

(3)   堅持特色建立與品質提升

大學之間的競爭,不論國內或國際的競爭,都只會更加激烈。然而教育究竟是百年樹人的大計,即使從「教育產業」的角度來看,仍然不能也不應該以短線手法追求「速效」。大學面對競爭的根本之道,還是要有長期、完整的目標和規劃,堅持理念,持續特色建立與品質提升。辦學目標和理念固然可以調整,但仍不應過度受到短期招生、評鑑或競爭性計畫的指標、甚至某些評審委員主觀意見的影響,而混亂了腳步,扭曲了原先規劃的經營策略與資源投入,追求短期成效。

當然在財務的壓力下,大學經營的理想仍須考慮現實條件,因此學校重要決策仍應有完整的成本效益分析,要知道這個決策要花多少錢,是否能夠產生同等或更高的價值,許多成功的決策其實是不花成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