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Image
作者:徐業良(2010-09-12);推薦:徐業良(2010-09-12)
附註:本文發表於汽車購買指南雜誌,2010年十月號,史丹福專欄。

GPS導航之旅

每年暑假都會安排一家三口一個星期左右的家庭旅遊,旅遊地點常會安排在美國、加拿大,原因無他,我和太太在美國當過好幾年留學生,可以輕鬆自在地租車旅遊,不必參加旅行團隨人上車睡覺下車尿尿。噢,開車旅遊過程的心得感想,還可以在史丹福專欄和讀友們分享。

這個暑假選定的旅遊地點是美國西北角華盛頓州,西雅圖、波特蘭兩個城市之外,重點是奧林匹克國家公園,Olympic National Park。奧林匹克國家公園和奧林匹克運動會應該沒啥關係,不過您讀過當代最流行的青少年小說「暮光之城(Twilight)」(或者看過電影)嗎?這部以吸血鬼為主題的小說,故事的開始就在奧林匹克國家公園內的小鎮福克斯(Forks)和安吉爾港(Port Angeles)。我快13歲的女兒讀過所有Twilight小說、看過所有Twilight電影,雖然堅稱自己不是Twilight粉絲,但是對於老爸的旅遊安排顯然也十分讚賞。

出發之前照例先在台灣上網租好車,好讓全家人在西雅圖一下飛機就有交通工具。網路租車的過程中,除了車型、保險等等選擇之外,這回還發現一個去年沒有看到的選項,可以租一個GPS6天的價格是美金69.65元,一天不到12美元,比有些旅館、機場使用網際網路的價格還便宜。想想自己從來沒去過西雅圖、波特蘭區域,一定會很需要GPS,便在網路訂了下來。

許多駕駛人必定都有使用GPS的經驗,不管是好的經驗或是不好的經驗,國內還常看到GPS把駕駛帶到稻田中央的小路動彈不得的新聞。我的手機裡有PaPaGo衛星導航軟體,三年前剛換手機時頗為新鮮,每次開車上路都會打開衛星導航,還寫了一篇「淺談GPS全球定位系統原理」,在2008年五月號汽車購買指南和讀友們討論分享。不過說實在,國內開車路況都挺熟,導航軟體一直在旁邊囉唆反而覺得有些討厭,幾個星期之後自己就再也沒有使用PaPaGo了。這一個禮拜在美國用GPS在完全陌生的區域開車導航,對我來說反而是很特別的經驗,這個月史丹福專欄就和讀友們分享這次「GPS導航之旅」。分享的重點不是「GPS購買指南」的觀點,我如此少的使用經驗根本沒有資格寫任何「指南」,這裡主要分享的觀點是使用GPS造成駕駛人的微妙心理變化,特別是,

GPS把駕駛人變笨了嗎?

話說我們一家三口,八月中的一個週末出發,長途飛行至西雅圖下飛機,到機場租車公司領車,同時也領了一套GPS,是Garmin台灣國際航電的產品,made in Taiwan。可能是租車的關係,GPS並沒有裝在一個固定座上,而是給了一個感覺像小沙包的移動式固定座,很容易裝置、調整角度,隨手放在儀表版上也很穩固,用不到時可以隨時拿下來,感覺是比常在計程車上看到固定式的GPS固定座還方便的設計。

上了車,迫不及待地把西雅圖訂好旅館的地址輸進GPS,過程還算簡便,GPS英語發音的女聲很快開始發出柔和而堅定的道路指示,螢幕地圖也有清晰的顯示,另外很有用的是一個預定到達的時間顯示,讓自己有個心理預期多久會到達目的地。從機場到西雅圖市區旅館20分鐘路程的第一次嘗試,即使高速公路的路況有些小複雜,但是一路上只轉錯了一個彎,GPS的女聲立刻平靜地回應,“Recalculating…”,重新計算了一條新路,我們超級順利地找到旅館,在家Google半天印出來大大小小好幾張怕找不到旅館的地圖,連一張都沒用上。

自此我也對GPS產生無比信心,連地圖也不太看了。當天在西雅圖市區觀光,上哪兒都叫GPS帶路,即使後來到了西雅圖著名景點「太空針(Space Needle)」,發現距離旅館其實只有兩條街,走路就可以到,開車去還得繳貴得很離譜的停車費。

第二天早上計畫到西雅圖附近拜訪朋友,朋友聽說我用GPS,特別給了我兩個地址,因為他們家是完成不久的新社區,不確定GPS的地圖是不是更新了,結果確如朋友所料,GPS不認識新地址,照著舊地址找到朋友家。朋友聽說我們下午要南下波特蘭,很熱心地照著老留學生的習慣拿出AAA(American Automobile Association)地圖和我討論路線,還把AAA地圖送我帶著。討論路線的過程中我反而有些漫不經心,怕什麼!反正有GPS嘛!

二十年前在美國當留學生的時候,規劃開車出遊是樁大事,總是先到AAA領了一大袋免費地圖,仔細研究好路線,還記下「I-90I-405,再轉I-5166號出口下」之類的要點,然後把AAA地圖上標示的每一段路線里程仔細加起來,估算一下總里程和時間。開車上路時,坐在駕駛座旁邊的「副駕駛」任務比駕駛還重要,得隨時盯著地圖、比對路標,提醒駕駛行駛路線。進入網路世代之後,找地圖、選路線、估時間的工作容易許多,Google一下便完全搞定,但是副駕駛的工作還是一樣重要。在我們家,如果副駕駛是老婆大人的話還會有額外的麻煩,同是史丹福大學工程博士的老婆大人不大會看地圖,判斷路線的方式常是憑著影像記憶(「我們好像來過這兒…」)和直覺(「應該是這個出口吧…」),篤信地圖的本人常常不信任老婆大人的指示,最後走錯路了大家互相責怪(「我不是早跟你說…」),總鬧得兩個人都不開心收場。

這回租車裝上了GPS,所有的工作都是GPS一肩承擔,車內的氣氛頓時輕鬆許多,離開西雅圖南下波特蘭,一路愉快順暢,完全沒有在陌生區域開車「探險」的壓力,反正GPS最大,她怎麼說就怎麼開。波特蘭購物免稅,在波特蘭足足逛了兩天大街,家中兩個女人從這個Shopping Mall殺到那個Shopping Mall,只要打聽到Shopping Mall的名字輸入GPS,一切搞定。

噢,那一陣子車子上其實有三個女人,第三個女人,GPS小姐,還很快搶到汽車內最高發言權,車上最常出現的對話是,「噓,GPS在說話了…」,然後其他三個人仔細聆聽GPS小姐溫柔而堅定的指示,一面小心揣測GP小姐剛剛說“Take ramp, on right, to South East 16 street…”指的到底是眼前哪一條路。最沮喪的是開車途中,GPS小姐突然冒出一句“Recalculating…”重新計算路線,就知道自己又走錯路了,好像小孩子捱罵了一樣。

在與GPS小姐熱熱鬧鬧相處了兩天,先知如本人,卻已經開始隱隱約約有些憂慮。在波特蘭逛了兩天大街,自己對整個城市東西南北仍然毫無概念,甚至在波特蘭同一家旅館住了兩個晚上,進進出出好幾次,我卻還是得靠GPS小姐告訴我如何左轉右轉,才找得到停車場入口…

GPS小姐的蜜月期持續到旅行的第四天,一大早我們從沿著太平洋岸風光明媚的101號公路進入奧林匹克國家公園,人煙相對稀少許多。第四天住在暮光之城的小鎮福克斯,靠著GPS帶著女兒到處探訪暮光之城小說中提到的景點,從女主角的家、男女主角上學的高中、到海邊男主角跳水的礁岩(當然女兒還是堅持她不是Twilight粉絲);第五天離開福克斯繼續往北開進深山裡,找到美麗高山湖畔那一家我們在網路上預訂的,沒有電視也沒有網路的小旅館。我和太太一路上不斷感嘆GPS技術之先進、地圖資料之完備,即使開車在超級鳥不生蛋的地方,GPS的道路指示還是分毫不差,甚至道路左邊有小河、右邊有草原都顯示得一清二楚。

GPS小姐的衝突發生在旅程第六天早上。在美麗的高山湖晨泳過後,準備上路重返文明和喧囂,我和太太不想再回西雅圖,選擇住在西雅圖東方的一個新興小城貝爾優(Bellevue)。我把這個主意告訴GPS小姐(其實只是把目的地輸入),GPS小姐說,要在一個叫做Kingston的港口連人帶車坐渡輪到對岸的港口Edmond上岸,再開車走公路到Bellevue。我對GPS小姐的這個指示有些猶疑,因為從來沒有開車坐渡輪過,不知道實際狀況如何。我很有禮貌地請GPS小姐再查一下,如果不坐渡輪,一路開車繞道南邊托科馬(Tacoma)如何?GPS小姐冷冷地回答(好吧,「冷冷地」只是我自己的想像),這條路線時間會多出一小時。

和太太討論了一下,決定還是聽從GPS小姐的建議,開車到了Kingston,只見要坐渡輪的車子大排長龍,從港口一路排到城外。跟著排了一陣子隊,完全不得要領,下車問了一下附近的駕駛人,也沒人說得準要排隊到何時。

就在這個時候,我和太太決定要背叛GPS小姐,離開長長的車龍,把GPS小姐電源拔了,重新上路南下往Tacoma開。開了近一個時光景,好幾天以來頭一回沒在車內聽到GPS小姐的聲音,加上事前沒有好好K地圖,我和太太都頗為不安,於是又把GPS打開,要求指引到Bellevue的路線。GPS小姐也不計前嫌,還是作了一番道路指示,感覺上似乎也是朝著Tacoma方向走。我和太太討論,GPS小姐給的應該是最近或最快的路徑,目前車子已經接近Tacoma了,應該是依照我們希望的路線沒錯。

依著GPS小姐的指示,開著開著,看著周遭景物,心中越來越覺得不妙,GPS小姐又把我們帶回Kinston坐渡輪了!

我和太太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到底誰是老大啊?!

憤怒歸憤怒,也只好乖乖排隊等渡輪了。後來才瞭解,Kinston的渡輪有固定航班時間,四十到五十分鐘一班船,自己不用功,只消事前做好功課上網查一下,渡輪開航前不久再來排隊,就不會排那麼久了。在車陣中排了大概一個小時,跟著所有人把車子開到渡輪肚子裡排排站,一部車美金14.85元,乘客便可下車到渡輪甲板上看30分鐘風景。

等渡輪的時間和坐渡輪的時間,GPS小姐八成都沒有列入計算,加上在路上來回折騰的快兩小時,實際到達Bellevue旅館的時間,比GPS小姐原本告訴我們的時間晚了四小時,照我們自己的想法繞道Tacoma早就到了…

Check-in旅館之後,照例要到市區逛逛,幫當地的Shopping Mall打個分數。旅館離市區幾條街,我們一家三口很有默契地共同決定這回不要開車,走路到市區,決心要暫時擺脫GPS小姐一陣子。三個人一路欣賞小城的街景,品頭論足頗為開心,還經過一家看起來很棒的Barnes and Noble書店。小城最大的Shopping Mall大約只得到C+的成績,家裡兩個女兒逛不到兩小時,啥也沒買,宣布要走回書店讓女兒作最後的shopping

我趁機脫隊一個小時,用很old fashion老派的方式,拿著地圖走路把這個不太大的小城市區逛了一圈,很快地就對小城熟悉起來,公園、老街、港口的位置都了然於心。第二天早上check out旅館之後,刻意不打開GPS,靠著心中的地圖帶著老婆女兒開車悠哉地逛了一圈-像是沒有GPS時代的旅行方式。時間差不多得啟程赴機場了,才又有些不甘願地打開GPS帶路…

最後的結局挺像高科技電影的。車子進入機場的室內停車場,GPS小姐不帶感情、很專業地說,

“Lost satellite connection”,「失去衛星連線」。停下車、熄火,GPS完成任務,像“Mission Impossible”「不可能的任務」的情節,螢幕上顯示,

“Power off in 30 seconds”30秒後電源關閉,宣告將要自我毀滅…

好吧,我誇張了一些,其實每次車子熄火GPS都會這麼說,但對我來說這時GPS已經回復成為一個冷冰冰的機器…

關上GPS,我把車鑰匙和GPS還給租車行,接過帳單,結束了這場GPS導航之旅。

這個月的史丹福專欄如果就在這裡結束,會感覺像是旅遊部落格裡的一篇無聊文章,所以還想再討論一點點技術內涵。不過不是談GPS的定位導航原理,GPS技術已經完全沒有問題了(而且汽車購買指南2008年五月號史丹福專欄談過GPS技術),而是想討論人和機器的關係,GPS究竟應該如何幫助駕駛人?

您知道,有一個汽車技術的專有名詞,叫做「先進駕駛人輔助系統(Advanced Driver Assistance Systems, or ADAS)」,主要目的就是在駕駛過程中幫助駕駛人,提高駕駛的方便性和安全性。您如果上Wikipedia查一下,汽車上可以歸屬於ADAS的一長串系統中,第一個便是車內導航系統。查了一些研究報告,ADAS設計原則的第一條也說,ADAS希望能提升(或者至少保持)駕駛人的駕駛能力,如果ADAS提供了太主動、完整的輔助,駕駛人過度依賴ADAS,一旦沒有ADAS,駕駛風險反而會提高。

我想這就是我的感受,這一個禮拜中,GPS提供了無比的心理安全感,卻同時也把我變笨(或便懶)了。

另一個比較主觀的話題,開車是一場遊戲、開車是一種樂趣、開車是一個挑戰,駕駛人不希望完全、無意識地被GPS支配。駕駛人和GPS相處之道,如何從「主從關係」(不管駕駛人是主還是GPS是主)成為「合作關係」,駕駛人得到所需要的幫忙,但不是過多的幫忙,駕駛人本身和GPS介面設計上,可能都需要好好再想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