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Image
作者:徐業良(2010-09-30);推薦:徐業良(2010-09-30)
附註:本文發表於「首屆中國老齡產業高峰論壇暨第六屆中國老齡學家前沿論壇」,北京大學英杰交流中心,20101017日。

老人福祉科技的機會與挑戰

摘要

「老人福祉科技(gerontechnology)」基於對老化現象的知識,從事技術和科技產品的研究開發,希望能為高齡者提供較佳的生活與工作環境,以及配合的醫療照護。本文敘述老人福祉科技的範疇,在現今高齡化社會中的可能的機會,並以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的發展經驗為例,說明老人福祉科技產品的設計思維,以及所面對的挑戰。

關鍵詞:高齡化社會、老人福祉科技、科技輔具

1.    「老人福祉科技」領域的建立與發展

人類社會正處在兩個人類歷史上從未發生過的重大趨勢之中:人口結構快速老化與科技快速發展。老化(aging)經常伴隨著能力、健康的衰退以及經濟和社會資源的喪失,而科技(technology)則有潛力能夠提升人的能力、健康與生活品質,以科技來解決老化問題幾乎是很自然的思考。「老人福祉科技(gerontechnology)」這項跨領域整合的新興科技,就是在這樣的背景與社會需求之下產生。

“Gerontechnology”這個字結合了“geron”(希臘文“old man”,老人之意)和“technology”(科技)兩個字,然而「老人科技」似乎不足以完整詮釋這個領域發展的目的,因此本文將“gerontechnology”中文翻譯為「老人福祉科技」。

整合老化(aging)和科技(technology)的研究,在人因工程(ergonomics/human factors)、輔助科技(assistive technology)以及照護、醫療等領域早已受到關注。而老人福祉科技正式成為一個學術領域,起源於1991年八月在荷蘭Eindhoven召開的「第一次老人福祉科技國際研討會(First International Congress on Gerontechnology)」,在這次研討會上討論了以下高齡者相關議題,為老人福祉科技建立了研究的架構[Bouma and Graafmans, 1992]

Ÿ  老人福祉科技概要(overview on gerontechnology)

Ÿ  行動力(mobility)

Ÿ  運輸和機動能力(transport and motor performance)

Ÿ  通訊(communication)

Ÿ  資訊處理和認知能力(information processing and cognitive performance)

Ÿ  住家(housing)

Ÿ  居家健康照護科技(home health care technology)

隨後在1993年,發起第一次老人福祉科技國際研討會的荷蘭Eindhoven科技大學GraafmansBouma兩位教授,也正式為老人福祉科技做了如下定義[Graafmans and Bouma, 1993]

「老人福祉科技基於對老化現象的知識,從事技術和科技產品的研究開發,希望能為高齡者提供較佳的生活與工作環境,以及配合的醫療照護。」

“Gerontechnology includes the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of techniques and technological products, based on the knowledge of aging processes, for the benefit of a preferred living and working environment and adapted medical care for the elderly.”

1997年九月,「國際老人福祉科技學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of Gerontechnology, ISG)」在歐洲成立,其宗旨如下[http://www.gerontechnology.org/]

「設計科技與環境,使得高齡者能夠健康、舒適、安全地獨立生活及參與社交活動。」

“Designing technology and environment for independent living and social participation of older persons in good health, comfort and safety”

國際老人福祉科技學會從2001年起定期出版學術期刊“Gerontechnology”,期刊中訂定的學術論文範疇,包括高齡者的健康(health)、住家(housing)、行動力(mobility)、通訊(communication)、休閒(leisure)和工作(work)

從老人福祉科技早期發展的目標和定義,可以瞭解這個領域有兩項重要特徵:

(1)  老人福祉科技是一項應用研究領域,目的在於設計開發產品、服務與環境,以提升高齡者的健康、完整的社會參與、獨立生活的能力,進而增進其生活品質(quality of life)

(2)  老人福祉科技本質上是一項跨領域(interdisciplinary)的研究,包含的知識領域非常廣泛,基本上包括了「老年學(gerontology)」與現代科技兩個截然不同的領域。

從老年學的方向來看,老人福祉科技所要接觸到的領域包括生物學和生理學(biology and physiology)、心理學和社會心理學(psychology and social psychology)、社會學和人口統計學(sociology and demography),以及醫學和復健(medicine and rehabilitation)等。從科技的方向來看,老人福祉科技所要接觸到的科技領域包括建築設計與營建(architecture and building)、資訊與通訊科技(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s),以及機電設計(mechatronics)、機械人學(robotics)、工業設計(industrial design)等。

2.    老人福祉科技的機會

本文主要由科技的觀點來討論老人福祉科技,嘗試從工程設計的角度瞭解高齡者的老化現象和需求,從而能以創新的系統設計、產品設計來豐富高齡者的生活。高齡者對科技又有什麼需求呢?麻省理工學院“AgeLab”的創辦人Coughlin教授將高齡者對科技的需求整理成以下五個項目[Coughlin, 1999]

(1)  終生的交通需求(Lifelong transportation)

能從一個地點旅行到另一個地點的能力,對日常生活是十分關鍵的。對大部分高齡者來說,開車是獨立生活的重要因素,然而自行開車不可能是高齡者終生的交通選擇。如果能夠結合現有的資訊和汽車科技,提供反應快速的大眾運輸系統、「點到點(door-to-door)」的服務,對為數眾多的高齡者來說相當重要。

(2)  健康的家庭(Healthy home)

家庭應該是科技應用主要焦點,研究利用科技協助高齡者避免受傷,取得所需的服務,且進行日常生活中必要的活動,讓高齡者能在家中安全、獨立的生活,使得家庭可以成為高齡者更好的終老處所。

(3)  個人通訊(Personal communications)

高齡者最大的風險不見得是健康狀況問題,而是孤立(isolation),高齡者需要能經常和朋友、親人、照護者聯繫溝通。資通訊科技的進步,應該能讓高齡者以可行且負擔得起的方式與周遭的世界保持聯繫,資通訊科技並能支援遠距照護,讓遠端照護者對高齡者的問題和需求能即時反應。

(4)  有生產力的工作空間(Productive workplace)

新的事業、更多收入、或只是讓自己保持活躍,都是許多高齡者退休後持續工作或擔任志工的原因。年紀較大的工作者也對工作環境帶來了新的挑戰,利用科技可重新設計工作環境,以協助高齡工作者身體動作、安全、操作、視力、聽力、學習新技能上的困難,讓高齡工作者保持生產力和競爭力。

(5)  對照護者的支持(Support the caregivers)

現代社會中高齡者的照護者通常也同時擔負了多重責任,除了對高齡者本身的支持外,科技對照護者的支持將是未來高齡者照護的一項關鍵元素。

研究文獻討論老人福祉科技在現代高齡化社會可能的機會時,也常利用圖1中的「老人福祉科技矩陣(Gerontechnology Matrix)」來思考[Fozard and Kearns, 2006]。矩陣橫軸是人類活動領域(Domains of Human Activities),包括健康和自尊(Health & Self-esteem)、住家和日常活動(Mousing & Daily Living)、通訊和管理(Communication & Governance)、行動力和運輸(Mobility & Transport)、工作和休閒(Work & Leisure)等五項;矩陣縱軸則是科技介入(Technology Intervention),包括強化與滿足(Enhancement & Satisfaction)、預防與實施(Prevention & Engagement)、補償與輔助(Compensation & Assistance)、照顧與組織(Care & Organization)。老人福祉科技矩陣中的任一空格,都代表著可能的機會,例如對應「健康和自尊」以及「強化與滿足」的空格,代表思考「如何利用科技介入來強化與滿足高齡者的健康和自尊相關活動」;對應「行動力和運輸」以及「補償與輔助」的空格,代表思考「如何利用科技介入來補償與輔助高齡者的行動力和運輸相關活動」。

1. 老人福祉科技矩陣(Gerontechnology Matrix)

老人福祉科技具體落實在產品開發,和高齡者「科技輔具(Assistive Technology Devices)」有相同之處。傳統輔具開發,不管是在復健醫學治療層面,或是生產、設計、行銷廠商方面,大多還是以身心障礙者為主要對象。身心障礙者和高齡者有許多不同的地方,身心障礙者在機能障礙部分需要輔助,而其他部分仍維持其年齡應有的身體機能,且通常障礙程度穩定,對外在環境的適應力也比較強。相對的高齡者整體身體機能都老化衰退,雖然不見得達到「障礙」的程度,但這種機能衰退是以全面、持續的方式進行著,且高齡者適應新環境的能力也較弱。

大部分高齡者科技輔具的設計,都比較著重在輔助基本的「日常生活活動(Activity of Daily Living, ADL)」,像是輔助高齡者行動、洗澡、如廁、飲食等,強調的目標是讓高齡者能夠獨立執行這些基本的ADL而不需要他人協助。在這樣的思考之下,最常被提到的高齡者輔具例子包括老花眼鏡、柺杖、輪椅、助行器和助聽器等。

輔助高齡者能夠「獨立生活」,確實應該是高齡者使用科技輔具的重要目標。然而對於很多高齡者來說,僅僅能夠獨立執行基本ADL,並不算是真正的「獨立生活」,高齡者仍然希望像年輕人一樣能夠自主地決定自己的生活,決定自己要做什麼事、如何做、何時做,同時並保有完整的社交生活,且和他人有充分的互動。

因此除了能夠進行基本的日常生活活動之外,成功的獨立生活需要高齡者有能力進行「工具性的日常生活活動(Instrumental Activity of Daily Living, IADL)」,像是用藥或自我健康管理、自行操持家務、為自己準備營養的飲食、乃至於理財等;此外作為一獨立存在的個人,活躍的高齡者也需要有意願接受新的挑戰,例如參與社團、安排休閒或旅遊、進行終身學習活動等,這個部分稱作「強化的日常生活活動(Enhanced Activity of Daily Living, EADL)」。總而言之,高齡者科技輔具的設計應該有更廣泛的目標,除了要支持基本的ADL之外,還應思考對高齡者IADL的輔助,使得高齡者能夠在自己家中安全而便利地居住,並且能適切地做自我健康照護,如此高齡者才能盡量在社區居住而不需進入安養機構。最後則是思考科技輔具對EADL的協助,支持高齡者的社會參與、人際互動,以及與家人和朋友的溝通。

在如此廣泛的定義和目標之下,高齡者科技輔具的研究可以包含的範圍十分寬廣。整理高齡者科技輔具相關文獻,從工程與技術的觀點,可以歸納出以下幾項發展趨勢:

(1)  通用性設計

「通用性設計(universal design)」應該是輔具發展上最重要的趨勢之一。身心障礙者輔具往往必須針對特定的障礙別、障礙程度,甚至特殊個案的特定需求進行設計。所謂通用性設計的概念,便是認為輔具既然能提供身心障礙者使用的便利,就應該更能被所有的人使用,因而希望從設計上拓展輔具的使用對象,讓所設計及生產的輔具能夠在最大範圍內被每個人所使用。

通用性設計的概念更包含輔具產業面的思考。身心障礙者輔具製造上通常必須採用少量訂作的方式,不易達到大量生產的經濟規模,又使用者經常屬於經濟上的弱勢族群,因此生產輔具基本上很難成為一項能夠大量獲利的產業,甚至往往還需要仰賴慈善機構或政府社會福利經費的補助。缺乏經濟上的驅動力,也使得輔具產業較難吸引廠商、研究者投入,投入和產出之間無法形成良性循環,也使得產業技術的進步較為緩慢。

高齡者輔具設計的思考必須較全面性,目的不僅僅是對“障礙”的輔助,且老化是每個人人生必經的過程,因此高齡者科技輔具更容易以增進一般人的便利性做通用性設計的思考,使用對象也更為廣泛。正如通用性設計的基本想法,若高齡者能夠安全、便利地使用一項產品,這項產品必定也能適合所有年齡的使用者。在通用性的設計思考下,高齡者科技輔具產業也更有成功的機會。

(2)  以科技方式建構對高齡者友善的居住環境

除了輔具的通用性設計之外,建構對高齡者友善且適合居住、生活的社區,包括無障礙環境、建築物內建的「環境介入(environmental intervention)」功能,以及整體社區提供高齡者便利的交通、完整的健康照護、人際溝通管道、社區參與機會等,以滿足高齡者在地老化的需求,也是高齡者科技輔具上重要發展趨勢。

「無障礙環境(“barrier free environment” or “accessible environment”)」設計是指調整建築設計思考,不再以生理、心智能力最為強勢的單一族群需求為唯一的考量目標,而將社會中各類族群的特殊需求,均納入為建築設計上應考量的因素,讓社會上身心障礙者(也包括其他行動障礙者,如老人、孕婦、因疾病暫時不便者及意外傷害者等),都能和一般人一樣,安全而方便地使用各種環境。建築物和公共空間無障礙環境的設計,如導盲磚、點字設施、語音系統、側牆扶手、輪椅坡道、無障礙電梯、無障礙如廁設施等,在相關建築法規中都已有規範,現今的建築物及公共空間中也已普遍實施。

以科技方式建構對高齡者友善的居住環境,「智慧住宅(smart house)」是一個重要的研究領域。智慧住宅主要是在家庭或工作區域中,讓環境和各種裝置依據使用者的需求被自動控制,提供比無障礙環境更積極的「環境介入」功能。

(3)  資訊通訊科技(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ICT)的衝擊

1990年代後期開始,資訊通訊科技發展快速,也對醫療照護的形式帶來很大衝擊和新發展,「遠距醫療(tele-medicine)」、「遠距居家照護(tele-homecare or home tele-health)」等領域近十年來廣泛受到重視。這些結合資通訊科技產生的新興醫療照護形式(和專有名詞),常常可能造成混淆。「遠距醫療」一般是指利用資訊通訊科技協助執行臨床的醫療照護,例如病人和遠端的醫師之間利用各種通訊方式傳輸醫療資訊或進行問診,醫師能藉以做出診斷並進行治療。根據美國遠距醫療協會(American Telemedicine Association, ATA, http://www.atmeda.org/)的定義,遠距醫療是

「利用經由電子通訊從一處傳輸至另一處的醫療資訊,來改進病人的健康狀況。」

“Telemedicine is the use of medical information exchanged from one site to another via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s to improve patients’ health status.”

與「遠距醫療」很接近的專有名詞「遠距健康(telehealth)」則有一個比較廣泛的定義,指的是利用資通訊科技進行遠距健康照護相關的活動,但並不一定是臨床醫療行為,像是透過遠距生理訊號傳輸,以監測使用者的健康狀況,甚至透過遠距教學的方式對醫護人員進行在職進修課程,都是屬於「遠距健康」的應用範疇。在歐洲比較常用的專有名詞“e-Health”,則泛指所有利用電子及通訊技術支援的醫療照護活動(但不一定是“遠距(tele)”的活動),像是使用IC健保卡、電子病歷等。

如果遠距健康照護發生的地點之一是在病人的家中的話,便稱作「遠距居家照護」。早在1998年,加拿大的“Office of Health and Information Highway”便對「遠距居家照護」一詞做了如下定義:

「遠距居家照護可以被定義為,利用資訊通訊科技,使能在病人家中有效地提供並管理健康照護服務。」

“Tele-homecare can be defined as the use of 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to enable effective delivery and management of health services at a patient’s residence.” [Office of Health and Information Highway, Canada, 1998]

「遠距居家照護」和「遠距醫療」最大的不同,是遠距居家照護不必然牽涉到醫療行為的執行,因此傳遞或接收健康資訊的人不全然是醫師,還可能包括使用者本身、家人、護理人員、照護者或其他醫療照護專業人員等。「遠距居家照護」可能是近年來以科技輔助高齡者照護最受重視的領域,國內外學術界、產業界紛紛投入研發,也已經有許多商業化的系統出現,如美國的Health Hero Network [http://www.healthhero.com/]、歐洲的Tunstall [http://www.tunstall.co.uk/]Card Guard [http://http://www.cardguard.com/],都有完整的商品和廣大的使用客戶。

(4)  「無所不在的運算」的概念

不管是智慧住宅或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開發,都需要廣泛運用感測器,感測使用者的活動及生理訊號,經過運算以判定使用者的狀況及需求,並做出適當的反應。1990年代初期Xerox實驗室的電腦科學家Mark Weiser提出的「無所不在的運算(ubiquitous computing)」概念,便是將感測器和微電腦嵌入在居家環境中所有地方,如手機、PDA與汽車資訊系統等行動裝置,以及電視、冰箱、冷氣等家電裝置,緊密結合日常生活活動,無所不在地感測使用者的各種活動、生理訊號,經過運算後判斷其生理狀況及需求,環境便可配合做出適當的調整或反應。

麻省理工學院建築系和媒體實驗室(Media Lab)合作的“House_n Project”,應該是這個領域很有代表性的研究。“House_n Project”的目的在探索新的科技、材料和設計方式,如何能創造一個動態的、逐步進化的居住環境,能夠對於複雜的生活做出反應[http://architecture.mit.edu/house_n/]。計畫中建立的“PlaceLab”便是一個真實的生活實驗室(living lab),完全模擬居家環境建造,但其中內建了數以百計的感測器和微處理器(例如在PlaceLab廚房環境裡,便布置了三十幾項感測器),用來擷取居住其中的測試者各種情境與活動訊號。這個計畫希望透過居家環境中「無所不在的感測與運算」,幫助居住其中的人更能有效控制他們的環境、節約能源和資源、並且在生理和心理上都保持活躍和健康。

這些創新的研究領域要實際應用在高齡者照護上,可能還需要一段時間的發展,不過「無所不在的運算」概念已經充分實現在許多人第二個生活空間─汽車上了。現代汽車上的微處理器真的是無所不在,對汽車的性能、設計、生產、診斷與維修,以及安全性、舒適性等,都有革命性、結構性的影響。除了感測和計算的功能之外,「無所不在的運算」系統設計上一個重要的挑戰,是如何設計適當的人機介面,讓無所不在的感測和計算以「無干擾性(non-intrusive)」甚至「非察覺性(non-conscious)」的方式進行,能夠真正融入高齡者的居家環境與生活。

(5)  服務型機器人的應用

機器人依其設計目的,可以概分為「工業用機器人(industrial robot)」和「服務型機器人(service robot)」兩大類。近年來服務型機器人的發展更超過工業用機器人,包括清潔機器人(例如有名的自動吸塵機器人Roomba)、輔助障礙者的機器人(如輪椅機器人)、博物館導引機器人,以及各種娛樂機器人(如機器寵物)、教育機器人等等。服務型機器人也逐漸被應用在高齡者生理功能的輔助或心理的慰藉上,以幫助高齡者改善其日常生活活動,協助其提升生活品質。

3.    以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的發展經驗為例

元智大學結合校內機械、電機、工管、資管、社會等跨領域專長教授,經過長時間的討論、規劃,從2001年開始籌備、並於20031月正式成立「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Gerontechnology Research Center, GRC)」,是台灣第一個以老人福祉科技為主題的研究單位。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研究發展的基本使命如下:

「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設計科技與產品,以對於高齡化社會之各種問題提出實用的解決方案。」

“GRC designs technologies and products to provide practical solutions to the various problems of the aging society.”

而這個使命的核心研究問題是,「科技如何可以最有效地支援高齡化社會的需求?」“How can technology be best used to support the needs of aging society?”

在研究內涵上,高齡者的科技需求大致可分為底層的日常生活輔助、中層的健康照護、以及上層的醫療需求等三方面,目前GRC的研發內涵,是以中層的健康照護為主,特別結合台灣最發達的資通訊技術(Information and Communication Technologies, ICT),著重在「遠距居家照護系統(Home Telehealth System)」的發展。

遠距居家照護最重要的目標,就是讓使用者(病人、高齡者)能夠有尊嚴地留在家中居住、生活,維持的時間越久越好,同時也能接受到完整、高品質的健康照護。GRC在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研發上,以「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Distributed home telehealth system)」創新架構(如圖2)為核心思考[Hsu et al., 2007],相對於一般集中式資料庫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架構,此架構以每一個家庭為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的經營單位,健康資料的儲存、分析、處理均以建置在家庭環境中的分散式資料伺服器(Distributed Data Server, DDS)為核心,是最小可能的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架構,解決了現行集中式資料庫遠距居家照護系統在實務經營面的困難。

2. GRC的分散式遠距居家照護系統創新架構

在此核心架構下,GRC建立了完整的研發規劃及專利佈局,相關應用目前已獲得11項專利,並已廣泛在病患家中實際測試使用。如圖3所示,從高齡者整體照護需求來看,GRC規劃了以下五項遠距居家照護系統研發項目:

3. GRC的研發項目規劃

(1)  生理訊號監測(vital sign monitoring):生理訊號監測是遠距居家照護系統最基本的功能,GRC與桃園敏盛醫療體系及華廣生技公司合作,已完成血壓、血糖等多項生理訊號監測功能(如圖4),並已在居家環境供慢性病患長期使用。

DSC02357.jpg        DSC00252

4. 生理訊號監測系統

(2)  環境參數監測(environmental parameter monitoring):包括環境溫度、濕度以及其他安全、保全相關監測功能,除在居家環境使用外,GRC亦長期與台灣故宮博物院合作,在本中心分散式架構下發展其館藏環境監測系統(如圖5[Cheng et al., 2006]

歷史資料拷貝

5. 環境參數監測系統

(3)  活動力監測(mobility parameters monitoring):活動力常是高齡者健康狀況的重要指標,GRC持續開發各類型感測器及演算法(如圖6),在居家環境下進行日常生活活動(ADL)、肢體活動(physical activities)等監測[Yang and Hsu, 2009]。目前GRC正與板橋亞東醫院合作,進行帕金森氏症(Parkinson’s Disease)病人步態監測研究,以達到跌倒感知(fall detection),甚至跌倒預防(fall prevention)的目的。

6. 活動力監測系統

(4)  睡眠品質監測(sleep quality monitoring):很大比例高齡者有睡眠困擾,在睡眠品質監測上,GRC持續開發各類型感測器及演算法,以無干擾、非察覺的方式,在居家環境下進行長期的睡眠品質監測[Cheng et al., 2008],以及睡眠相關疾病如打鼾(Snoring)和睡眠呼吸中止症(Obstructive Sleep Apnea Syndrome, OSAS)的監測。相關系統開發正與桃園怡德安養院合作,進行安養院高齡住民臥離床監測與管理系統的開發,同時並與寢具廠商合作,配合睡眠品質監測,即時調整睡眠環境,如燈光、空調、床墊軟硬度等。

(5)  居家照護機器人(homecare robot)GRC“mobile DDS”為核心,開發可用於與高齡者互動溝通之遠端臨場機器人TRIC (Telepresence Robot for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Tsai et al, 2007]。如圖7所示,TRIC身上裝置攝影機、麥克風,並設計表情和肢體動作等人類於互動溝通中需要的元素,遠方的子女只需將TRIC放置在父母家中,即可透過網際網路在遠方操控,“附身”在TRIC上,在父母家中自由走動,與家中高齡者噓寒問暖,讓高齡者與遠方子女間之互動不只聲音,更加入影像與肢體動作傳達。第四代TRICmini(圖7右圖)實驗室原型高約40公分,重3.5公斤,最快行走速度每秒12公分,電池持續操作時間在兩小時以上,被定位為低價位的輕型機器人,期望能像家電產品一般很容易在家中使用。TRIC複製了人們三度空間真實面對面接觸的經驗,讓身處異地的人有相處在同一空間的真實感,使遠方子女的實體感覺投射於家中,是一個截然不同的遠距溝通方式。

7. 遠端臨場機器人TRIC

除了遠端臨場機器人TRIC之外,GRC同時在台灣國科會資助下,進行「智慧型機器人輪椅(intelligent Robotic Wheelchair, iRW」的開發,思考未來高齡者生活應用情境,重新定義輪椅成為高齡者行動、生活與健康照護中樞,外型概念如圖8iRW整合行動載具、感知與控制、資通訊系統、生醫訊號處理等技術,提供高齡者獨立行動、生活休閒、健康照護等功能,擴大與環境互動及社會參與,提升高齡者生活品質。

iRW

8. iRW外型概念

4.    老人福祉科技產品的設計思維及所面對的挑戰

在元智大學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近十年的研發經驗中,老人福祉科技產品的設計思維及所面對的挑戰歸納如下:

(1)  創新設計vs.「貼心設計」

工程人員在進行老人福祉科技產品的研發時,往往從功能、技術層面思考,過度強調技術的創新,反而容易陷入「只要產品功能夠好,高齡者便一定愛用」的迷思。事實上一般的經驗裡,高齡者對新科技的接受度比較低,主觀上比較排斥使用新科技,許多研究也證實,高齡者在適應新科技時比較緩慢,通常需要比較多時間學習使用新科技。除了功能性外,在高齡者科技輔具的設計上,高齡者對科技的接受度可能是最重要的思考,強調人因工程的「貼心設計」可能比強調科技應用的創新設計更為重要。

在人因工程設計的思考方面,設計者必須瞭解高齡者在感知、運動控制和認知能力上的限制,特別是這些能力如何因年齡的變化而改變,以及高齡者記憶力、感知能力和空間能力的下降,對於學習使用上產品造成的影響。就學習使用新科技而言,研究中也發現,如果高齡者清楚瞭解到新科技帶來的好處和便利,高齡者似乎願意投資更多時間、資源和金錢學習使用這項新科技。影響高齡者對科技輔具接受度上還有一些重要的心理因素,像是如果高齡者在輔具決策過程中沒有參與的機會,而只是單純被交付輔具使用,高齡者可能會拒絕使用甚至丟棄輔具。設計和評估科技輔具過程中,能夠有一個參與性的程序,讓高齡者可以積極參加從需求評估到產品評估所有過程,是很必要的。

(2)  同時考量產品化的商業模式

本文先前對通用性設計的討論中提到,身心障礙者輔具製造上通常必須採用少量訂作的方式,不易達到大量生產的經濟規模,又使用者經常屬於經濟上的弱勢族群,因此生產輔具基本上很難成為一項能夠大量獲利的產業,沒有強大的經濟驅動力,容易陷入弱勢產業的負面循環。相對而言,老人福祉科技產品產業成功機會較大,但設計過程中必須要同時思考產品銷售可能的商業模式,才能成為成功的商業產品。

8所示為美國舊金山灣區著名的設計公司IDEO(http://www.ideo.com/)執行長Tim Brown經常討論的「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概念圖,認為產品開發必須同時考量人的需求(Human Desirable)、技術的可行(Technology Feasible)、和商業上可實施(Business Viable)。這個概念應用在老人科技輔具產品研發的設計思考,是十分恰當的。

des-fea-via-small

8. IDEO的「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

(3)  「超越領域(trans-discipline)」人才的培養

如前所述,老人福祉科技本質上是一項跨領域的研究,包含了老年學與現代科技兩個截然不同的領域,即使是科技領域,包含的範疇也相當廣。這個領域相當需要所謂「T型人才(T-shaped people)」,簡單的說就是即術業有專攻但又涉獵廣泛且有多方面潛質的人才,對於其他領域的工作能有同理心和熱忱,能夠進行跨領域合作。從跨領域(inter-discipline)更進一步,老人福祉科技事實上需要「超越領域(trans-discipline)」人才,在各領域都有一定深度的專業,才能有更全面性的觀點。

參考資料

Bouma, H. and Graafmans, J. A. M. eds., 1992, Gerontechnology, IOS Press, Amsterdam, Netherlands.

Cheng, C. M., Hsu, Y. L., Young, C. M., 2008, “Development of a portable device for tele-monitoring of physical activities during sleep,” Telemedicine and e-Health, v. 14, n. 10, pp. 1044-1056.

Cheng, C. M., Hsu, Y. L., Young, C. M., Wu, C. H., 2008, “Development of a portable device for tele-monitoring of snoring and OSAS symptoms,” Telemedicine and e-Health, v. 14, n. 1, pp. 55-68.

Cheng, C. M., Ma, H. H., Chang, L., Hsu, Y. L., Wu, C. H., 2006, “Development of a remote monitoring system based on a distributed data storage structure for indoor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Museology Quarterly, v. 20, n. 2, pp. 97-107.

Coughlin, J. F., 1999, “Technology needs of aging boomers,” Issues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Fall 1999.

Graafmans, J. A. M. and Bouma, H., 1993, “Gerontechnology, fitting task and environment to the elderly,” Proceedings of the Human Factors and Ergonomics Society, v. 1, pp. 182-186.

Hsu, Y. L., Yang, C. C., Tsai, T. C., Cheng, C. M. and Wu, C. H., 2007, “Development of a decentralized home telehealth monitoring system,” Telemedicine and e-Health, v. 13, n. 1, pp. 69-78.

Fozard, J. L. and Kearns, W. D., 2006, “Persuasive GERONtechnology: Reaping Technology’s Coaching Benefits at Older Age”, Lecture Notes in Computer Science, v. 3962/2006, pp. 199-202.

Office of Health and Information Highway, Health Canada, September 1998, “International Activities in Tele-homecare: Background paper”.

Tsai, T. C., Hsu, Y. L., Ma, A. I., King, T., Wu, C. H., 2007, “Developing a telepresence robot for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with the elderly in a home environment,” Telemedicine and e-Health, v. 13, n. 4, pp. 407-424.

Yang, C. C, Hsu, Y. L., 2009, “Development of a wearable motion detector for tele-monitoring and real-time identification of physical activity,” Telemedicine and e-Health, v. 15, n. 1, pp. 1035-10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