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Image
作者:徐業良(2011-12-28);推薦:徐業良(2011-12-28)
附註:本文發表於汽車購買指南雜誌,2012年二月號,史丹福專欄。

「分心開車」-智慧型手機大流行的後遺症?!

猜想您大概沒有注意到年底這則關於智慧型手機(Smartphone)的小新聞:

「根據日本研調矢野經濟研究所最新數據指出,智慧型手機因新興與開發中國家需求急速成長,今年出貨量將達4.74億支,較去年的2.77億支大幅成長71.2%。展望未來,矢野表示,預期今後數年的智慧手機市場仍將由蘋果與三星主宰,預估到2015年,全球智慧手機的出貨量將首度突破10億支達10.41億支。」

2011年歷史紀事,智慧型手機開始大流行。2015年時智慧型手機出貨量突破10億支,全球70億人口,每7人就要新買一支智慧型手機,估計真的是人手一支了。

智慧型手機改變了人們的生活方式。您有沒有發現,智慧型手機已經成為許多人生活中最重要的配備,日常生活中稍有空檔,許多人最常做的動作,就是把智慧型手機拿出來把玩,看時間、看氣象、看股市行情、聽音樂、玩遊戲、讀簡訊、讀email、讀新聞、上FB、查行事曆、查地圖、查路況、訂車票、買東西,或者只是毫無目的的東翻西翻,只深怕自己和世界失去了聯繫。

史丹福專欄要談的是汽車科技,智慧型手機大流行和汽車有甚麼關係?

OK,這個月要和汽車牽拖的不是科技觀點,而是智慧型手機大流行造成的後遺症,「分心開車」的風險。

智慧型手機大流行也改變了許多駕駛人的車內活動。我用的是國貨HTC智慧型手機,每天上車第一件事,就是把我的HTC插到汽車音響的AUX插孔、接上車用充電器,再把HTC安放在中控台左下方特別擠出來的小小空間裡,心滿意足地,覺得我一個人坐在汽車裡,其實並不孤獨。開車過程中也總忍不住三不五時撥動一下手機,選擇音樂、接電話、看一下塞車狀況,甚至發現自己一遇到紅燈,就習慣性地check一下有沒有新的email進來。

猜想這也是很多駕駛人共同的經驗,「分心開車(distracted driving)」的問題,也因為智慧型手機大流行而更加嚴重。國內沒有這樣的統計數字,美國的國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ssociation, NHTSA)統計了美國2009年的數據,有5,500人死於分心開車造成的車禍,45萬人因分心開車造成的車禍受傷。

依照NHTSA的說法,「分心開車像是流行病一樣在美國的高速公路上快速蔓延開來」。

甚麼是「分心開車」?把英文“distracted driving”翻譯成分「心」開車,好像不夠完整。您知道,駕駛人開車過程中必須專注的不止是「心」而已,駕駛活動中除了需要認知、決策能力之外,駕駛人也需要依賴感官資訊(如視覺、聽覺資訊)的處理能力以及肢體動作(踩踏板、轉方向盤)的能力。

「分心開車」簡單地說,就是指駕駛過程中,所有會讓駕駛人把視線從路面移開、把雙手從方向盤移開、把注意力從駕駛移開的任何非駕駛性的活動。嚴肅點兒說,駕駛過程中所有非駕駛性的活動或多或少都會造成「分心開車」,增加發生車禍的風險,造成駕駛人、車內乘客、以及週遭車輛或行人的安全受到威脅。

「分心開車」的活動有哪些呢?比較「傳統」的活動包括邊開車邊吃東西、和乘客說話、調整收音機和空調、化妝(我太太就都是上了車才化妝)、閱讀(包括攤開地圖一面讀一面找路)等等。隨著智慧型手機大流行而更加「蔓延」的分心開車活動,則包括講電話、閱讀email或簡訊、傳送email或簡訊、選取音樂、使用導航系統、查看路況等等。

這些分心開車活動造成的風險大小,也和進行這些活動時需要分散駕駛人視覺、肢體操作、和認知注意力的程度有關。前述這些和智慧型手機有關的分心開車活動中,被公認風險最高、最需要避免的,是傳送email或簡訊,主要便是因為傳送email或簡訊需要同時使用駕駛人視覺、肢體操作、和認知注意力。

其實我很難想像如何可以一面開車一面回覆email或簡訊,對我來說在智慧型手機觸控螢幕上打字實在挺困難的,不過似乎很多年輕人都練就了單指輸入神功,邊開車邊打字也OK

那麼email或簡訊就只讀不回好了,至少雙手不必離開方向盤,風險應該小得多吧!

不不不,駕駛時視線離開路面,才是最大風險的來源。假設您以100公里時速在高速公路開車,如果視線離開路面2秒鐘,車子已經行駛了五十幾公尺,兩個籃球場的長度-您可以想像蒙著眼睛開車駛過兩個籃球場,有多麼危險嗎?

前幾天開車走三號高速公路上學,駛過一輛載貨小卡車,轉頭望見司機大哥竟然坐在駕駛座上一面開車一面翻閱講義夾中的報表文件,我大吃一驚,趕緊加速駛離這部危險車輛。不過您知道,所有會讓駕駛時視線離開路面的活動,閱讀email或簡訊、選取音樂、使用導航系統、查看路況等等,可都是一樣危險呢!

好吧!那麼使用免持聽筒的方式講電話,總是OK吧!

Mmm,使用免持聽筒的方式講電話,視線不必離開前方路面,雙手不必離開方向盤,「分心開車」的程度也許小一些,不過講電話主要的「分心」,是加重了駕駛過程中的認知負荷量。

稍稍說明一下大腦的認知過程。駕駛活動中駕駛人透過視覺、聽覺、肢體感覺(如方向盤、油門、甚至汽車座椅傳遞來的路況訊息)等感知過程接受了訊息後,便進入了大腦的認知過程。對照下圖,這個認知過程基本上有四個步驟:

(1)  編碼(encoding):第一步是將感知的刺激編碼,也就是將看到、聽到或摸到的刺激轉換成為使用者自己能夠理解的意義,例如駕駛過程中看到一個移動中的物體出現在眼前不遠處,解讀為「有一隻動物接近」。

(2)  比對(comparison):接著把此資訊跟自己的長期記憶比對,從而發展出後續可能的應對選項,例如確定是一隻緩慢奔跑過來的狗,跟駕駛經驗比對,聯想到「可能會撞上這隻狗」,因此可能要準備煞車或閃避。

(3)  反應抉擇(response selection):從前面程序所產生的多種選擇中決定一個最佳方案(看起來狗兒會停下來,應該要煞車以免撞上它)。

(4)  反應執行(response execution):最後是反應的執行,由大腦依照前一步驟的抉擇,命令身體的各部位協同作業以達成目的(如果要煞車的話,要用右腳踩下煞車),也就是所謂的「運動控制(motor control)」,接著必須使肢體反應(控制右腳踩下煞車)。

駕駛過程中駕駛人原本應該專注在這幾個「編碼è比對è反應抉擇è反應執行」的步驟中不斷反覆循環,以維持安全駕駛,但是其他非駕駛性的活動,即使駕駛人視線不必離開前方路面,雙手不必離開方向盤,也還是佔用了大腦認知工作的負荷量,特別是講電話時通常比較專注於對話,就像是電腦進入「多工(multi-tasking)」狀態時,駕駛工作執行的速度便會減緩下來。

有一項研究指出,邊開車邊講電話,即使是使用免持聽筒的手機,平均佔用了39%的大腦認知工作負荷量,因而延遲了駕駛工作本身的反應時間。這項研究用了一個比較容易了解的數字作類比,邊開車邊講電話造成反應時間的延遲,等同於血液酒精濃度0.08%時的狀態,而國內酒醉駕車的法定酒精濃度值是0.05%

如果這個研究的數字可信的話,邊開車邊講手機,比酒醉駕車還危險?NHTSA的統計數字,邊開車邊講手機,發生車禍的可能性提高到4倍,邊開車邊駕駛時傳送email或簡訊,發生車禍的可能性提高到23倍,風險確實不輸酒醉駕車。然而美國的統計數字也顯示,美國的高速公路上,隨時都有80萬部汽車的駕駛人正在使用手機,而且隨著智慧型手機的大流行,在駕駛活動中使用手機的駕駛人只會持續增加。

大部分的駕駛人(包括我自己),也許都沒有真正體會到分心開車的危險性。即使有些駕駛人知道邊開車邊講手機或傳送簡訊的風險,但還是選擇這樣做,像我的理由是,工作太忙碌、時間總是不夠,必須要善用每天坐在車上的這兩三小時,使用智慧型手機來和家人、朋友、工作場所保持聯繫。我想還有些人可能就是得了典型的「資訊焦慮症」,即使在開車,也得隨時靠智慧型手機掛在網路上,“stay connected”

每回坐飛機,空服員都會反覆提醒,為了飛航安全,飛行過程中所有乘客手機一律得關機,大家也都會乖乖遵守。

寫這篇稿子的時候,無頭蒼蠅一樣的2011年只剩下幾天了。當讀友們讀到這篇文章時,已經進入2012年,中華民國新總統都已經選出來了。

新年新希望,為了行車安全,上車時您也許可以暫時手機關機,儘量不要「分心開車」?

也祝讀友們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