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Image
作者:徐業良(2012-12-13);推薦:徐業良(2012-12-13)
附註:本文發表於汽車購買指南雜誌,2013年一月號,史丹福專欄。

您的車上也裝了行車記錄器嗎?

這個月和汽車相關最重大的新聞,很不幸的是129日發生在新竹司馬庫斯的中型巴士墜谷意外,造成13人死亡,是台灣史上死傷第三慘重的車禍。中型巴士是在寬約4米的道路上與一部休旅車會車時,停在路邊不知何故突然「倒退嚕」墜入100公尺深的山谷,新聞中有一段休旅車上行車記錄器拍攝中型巴士墜谷畫面,前後只有5秒鐘光景。

後續新聞對這起意外有非常多檢討,包括山區路況、遊覽車性能、駕駛員訓練等等。我比較注意的是對於失事原因的調查,檢察官初步勘驗結果現場完全看不到煞車痕跡,判斷是煞車失靈,許多報導更指向失事的五十鈴Isuzu中型巴士「是否一旦引擎熄火就會讓煞車失靈?」,公路總局要求車商全面召回193輛「五十鈴Isuzu」同型車檢查。

引擎和煞車照說是分離的系統,引擎熄火為何會導致煞車失靈,我心裡一直覺得納悶,但是自己對於中型巴士「五十鈴Isuzu」採用的全氣壓式煞車系統動作原理並不熟悉,沒有深入研究還是不要亂下斷語。當然事情發生在一瞬間,很難苛責駕駛員的應變能力,但是也在想如果我是駕駛人的話,車子熄火往後滑時一定猛會踩剎車,發現腳踏煞車失靈,我應該會趕緊拉手煞車,排入P檔或低速檔等。

中型巴士滑落山谷的5秒鐘之間,不知道駕駛員是否做了相同的處理。

意外事故發生時車況如何、駕駛員如何操作,現在恐怕只能「勘驗」、「推測」了。新聞中並有提到,「與中巴會車的休旅車行車記錄器被檢方列為重要證物查扣」,也許這個行車記錄器照到的畫面,真的是要釐清車禍原因最重要的依據了。

這個月想和讀友們探討的,也就是汽車的行車記錄器。大概沒有人注意到另外一則關於行車記錄器的小新聞,就在司馬庫斯的中型巴士墜谷意外發生前幾天,有一則新聞說美國的「國家高速公路交通安全局(National Highway Traffic Safety Administration, NHTSA)」宣布將提出一項新規範,要求在20149月之後生產的所有小客車,在美國市場銷售都必須加裝「事件數據記錄器(Event Data Recorder, EDR)」。

事件數據記錄器?還是叫做「行車記錄器」順口一些,不過這兩個東西本質上其實挺不同的。

在國內說到行車記錄器,多半指的是車主額外加裝在前擋風玻璃上的小攝影機,行車時拍下正前方的影像。我上下班往返台北桃園,每天都要開車兩個多小時,一直也覺得自己要買一台行車記錄器,萬一發生意外事故,「有圖有真相」,可以用來還原事發狀況、保護自己。其實自己曾經買過一台結合衛星導航功能的行車記錄器,裝在儀表板上方,覺得螢幕實在太大、太礙眼,第二天就拿去退了。後來又搜尋了幾款比較小型、只有攝影機的行車記錄器,但都還是要吊一根長長的電源線接到儀表板下方點菸座,開車時電源線搖搖晃晃影響視線之外,占用了點菸座讓我的手機無法在車上充電,也還是不方便。

最後聽學生的建議,到Google商店上下載了一個免費的行車記錄器App,直接把智慧型手機當作行車記錄器來用。智慧型手機一機多功能,理想上當然很棒,小心地選了儀表板上方一個好位置把手機座裝上試驗了幾天,但是開車過程中每次接電話、看地圖、查email(沒錯,我就是該罵的低頭族)等等諸多功能之後,再要切換回行車記錄器App,都得要再重新喬一下手機鏡頭位置,按鍵啟動錄影等等,使用上還真的頗麻煩,幾天之後還是放棄了,這個App就再也沒開過。

讀到美國NHTSA將要強制所有小型車加裝行車記錄器,心想,製造行車記錄器的廠商這下可不是發了?

不不不,NHTSA所提的行車記錄器,專業一點兒說,「事件數據記錄器EDR」,並不是國內車主熟悉以攝影功能為主的行車記錄器產品,而更像是飛機上的「黑盒子」。國內常用以攝影功能為主的行車記錄器產品,其實該叫作“Video Event Data Recorder (VEDR)”,影像式行車記錄器。有影像記錄當然很棒,有沒有發生車禍都可以提供許多附加價值,像是現在許多新聞影片或狗仔影片都是路人甲的行車記錄器不小心拍到的,開車遇到惡人時行車記錄器還可以用來錄影防身。但是這種外加式的行車記錄器產品沒有和汽車系統連結,無法記錄行車操作狀況的資訊,唯一可以提供的車況資訊可能只有行車速度的資訊(如果有內建GPS的話)。

碰上司馬庫斯這樣的車禍事故,還是需要EDR能夠記錄更多的行車操作資訊才能釐清原因,像是引擎是否熄火、何時踩下了剎車、是否拉了手剎車、甚至駕駛人和乘客是否繫上了安全帶之類的,如果是兩造發生碰撞的車禍,EDR還可記錄發生碰撞時的速度、轉向角度、氣囊是否爆開等等。這些資訊對於交通警察、檢察官、保險公司、甚至車廠本身,在釐清肇事責任都可提供更具體的幫助,比測量路面上的剎車痕長度,或者調閱路口監視器及影像式行車記錄器拍攝的畫面能提供更直接的證據。研究人員更能藉由車禍發生瞬間的真實記錄研究駕駛人的行為,找出如何修改汽車設計來提升駕駛安全、減少車禍事故的方法,這些都是NHTSA希望所有小型車強制加裝EDR的重要原因。

NHTSA的這項新規定,其實不會對汽車廠現況造成太大影響,汽車廠本身也希望藉由EDR蒐集相關數據,2013年在美國銷售的輕型車,96%已經可以提供相關訊號給EDR。而且一具EDR成本只要20美金,對車廠成本並不高,因此各大車廠似乎也都歡迎這項規範。

也許您的車上已經裝置有EDR,車主手冊上都有載明,只是一般車主也許並不注意EDR的存在而已。

其實EDR只是一個藏在引擎室裡、手掌大小不起眼的小盒子,接收一大堆車內各種系統傳來的訊號。有些車廠的EDR持續記錄行車數據,有些車廠的EDR則是在感測到可能的車禍事故發生時(如急煞車)才開始記錄行車數據。由於只記錄車禍發生期間的行車數據,沒有行車路線資訊,更沒有影像記錄,所以EDR在隱私上的顧慮不像國內常用的影像式行車記錄器那麼高。

在北美、歐洲、澳洲等地區,EDR中的行車記錄是可以在法庭上當作「呈堂證供」,以釐清車禍事故的肇事責任的,所以EDR軟硬體的設計也必須要有防止竄改的功能。通常行車狀況資料是直接被寫在叫做“EEPROM”的記憶體裡,在車禍發生之後才會用特殊的讀取設備讀取其中記錄的數據。而且既然是「黑盒子」的功能,EDR硬體設計上的可靠度也十分重要,例如車禍撞擊發生時汽車的電源往往也被損壞,EDR須要有備用電源來確保行車資料能夠持續被記錄;此外EDR的外殼必須堅固、防水,所記錄的資料才不致損壞。

國內車主常用的影像式行車記錄器,用普通記憶卡記錄影像,電源直接插入點菸器,比較起來EDR這些對資料安全性的要求,顯然嚴謹得多。

目前來說各個車廠的EDR記錄行車資料的項目與格式不完全相同,因此NHTSA除了規範強制加裝EDR之外,也希望將EDR記錄的行車資料標準化,已經規範2013年起所有EDR都至少必須記錄以下行車資料:車速及車速變化、油門開度、是否有踩剎車、安全帶是否繫上、駕駛及乘客座氣囊是否爆開、是否有多次撞擊發生。

我對影像式的行車記錄器使用經驗並不太好,下次要買新車時,得要特別問問是否有加裝EDR

不管如何,小心開車,不要發生車禍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