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Image
作者:徐業良(2014-01-06);推薦:徐業良(2014-01-06)
附註:本文發表於汽車購買指南雜誌,2014年二月號,史丹福專欄。

台灣高速公路「世界第一」計程收費記事

201412日起,台灣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國道全面計程收費的國家。

說自己是「世界第一」,聽起來總像帶了幾分吹牛,但是台灣高速公路計程收費這個世界第一倒是貨真價實的。全世界有四十多個國家的高速公路採用電子收費,但是沒有一個國家像台灣一樣完全淘汰了人工收費方式,採用「全電子收費(All-electronic Tolling, AET)」;高速公路在固定收費站收費的方式屬於「計次收費」,全電子收費不需要固定收費站之後,才能真正做到跑多少、收多少,「計程收費」台灣自然也是世界第一。

史丹福專欄在20063月國道電子收費ETC (Electronic Toll Collection)剛上路的時候,討論過一次高速公路電子收費的問題,當年開辦時ETC裝機不到兩萬台;20083ETC開辦兩年後,又在史丹福專欄寫了一篇「實驗報告」,自己開車在高速公路兩個收費站之間來回跑了20趟,親身證實走ETC車道真的比走人工收費車道省油,當時全台ETC裝機數是四十幾萬輛。

轉眼之間又過了六年,ETC全台車輛裝機數超過五百萬輛,國道電子收費正式改為計程收費。這個月想整理相關資料,再寫一回台灣高速公路收費記事,為這麼重要的里程碑在史丹福專欄留個紀錄。

我這個年紀的人都很熟悉70年代時任行政院院長蔣經國先生所提出的「十大建設」,第一項就是「南北高速公路」,也就是現在的國道一號中山高速公路。中山高速公路在1971814日開工,1974729日三重到中壢路段率先通車,19781031日全線正式通車。「天下第一站」泰山收費站在1974730日通車第二天就開始收費,收費站收現金、也出售回數票。

高速公路不是“Free Way”,用路人要付費,作為高速公路後續的興建與養護經費,應該是天經地義的。交通部1994年正式成立「國道公路建設管理基金」,您付的高速公路通行費就是入了國道基金。如何收費則是高速公路交通管理上重要的學問。 1974年剛通車的時候高速公路車流量不大,收費站可以像雜貨店一樣收現金、找零,也許還可以很有人情味地哈拉兩句;後來車流量大了,收費站常常是高速公路塞車的重要原因,因此收費方式的不斷演進,也是很有趣的「歷史」。19849月高速公路收費站全面設置不找零專用車道,希望加快收費站車流速度,19969月高速公路試辦小型車回數票專用車道,把收現金和回數票的車道區分開來。

高速公路第一次嘗試使用無人收費,應該是19964月在國道三號樹林和龍潭收費站試辦「自動投幣收費」,當時背景是立法委員質詢要求改善高速公路收費型態,而由交通部允諾交下高公局研究辦理。自動投幣收費方式在國外高速公路也很常見,經過收費站時朝著投幣機丟進一定數額的銅板,收費機確認之後車道柵欄便會開啟讓車子通過。這種收費方式雖然節省了收費員的成本,但是丟銅板、柵欄一關一開,收費效率其實比人工收費還差了許多,投幣機又很容易因為車主丟入石頭、瓶蓋、打火機、紙張等異物阻塞而故障。高公局當年花了六千萬元購置自動投幣收費設備,試辦了兩年多,19989月就默默停辦了,僅留下一份監察院的糾正案,「高公局事前評估不實、決策草率致浪費公帑,難卸疏失之咎」,作為這一小段歷史的見證。

這次失敗的「自動投幣收費」試辦之後,高速公路收費便朝向電子收費ETC規劃,本來是想直接委託中華電信,2002年確定採用BOT方式由民間投標並經營之。一陣激烈競爭之後,後來由遠通電收公司得標,高速公路計次電子收費系統於2005年建置完成,並在2006210日開始使用。台灣所有公共工程的案子似乎都難逃這個宿命,ETC招標、建置期間有很多爭議、弊案等等,也造成了部分駕駛人到今天都還對ETC反感、抵制。

ETC招標初期有紅外線系統及微波系統之爭,紅外線系統透過光學方式讀寫資料,必須要有專用車道,且車上機設備成本較高;微波系統則透過無線電訊號讀寫資料,適用於「多車道自由流」,為多數國家所採用之技術。2003年底ETC招標時進入最終審議的三家廠商中,只有遠通電收採用紅外線系統,但最終獲得經營權,也引發了相當的爭議。

對於大部分車主來說,紅外線和微波系統之爭在技術層面大家可能不太了解也不怎麼關心,但是一提到那個醜醜又很貴的車上盒OBU (On Board Unit),許多車主可能心裡就有氣,也是當年許多車主抵制ETC的重要原因。

您也許還記得,裝在擋風玻璃正中央的龐然大物OBU,遠通電收從最早堅持新台幣1,199元,後來降價到680元,最後為了衝裝機量幾乎是半買半相送,而且陸續推出在便利商店就可以儲值、高速公路過路費還可以打九折等等方案,可是許多車主就是不買單,ETC使用率始終達不到合約進度的要求。OBU實在不討喜,201010月底遠通電收推出了「全民體驗ETC方案」,沒裝OBU的車子上高速公路也可以走ETC車道,利用車牌圖像辨識系統辨識車牌,事後再要求車主補繳過路費。這個「全民體驗ETC方案」對於衝高裝機率似乎沒太大作用,反而間接證明了OBU沒甚麼必要,判了OBU半個死刑。

危機就是轉機。遠通電收終於決定從原本的紅外線系統改為主流技術的微波系統,eTag誕生了。20119月開始在基隆地區試用eTag2012515eTag開始全面開放申請。從紅外線系統的OBU到微波系統的eTag,遠通電收好幾年來建置紅外線系統上面耗費的近卅億元,全數認賠。

喔,不是認賠,而是繳了學費、學了經驗。這回重新推廣eTag,遠通電收比過去推廣OBU時表現好多了:零元eTag,立即掃除了許多裝機障礙;eTag是裝在擋風玻璃上的小貼紙,如果車主還是嫌礙眼,還可裝在車頭燈上;有了先前OBU的基礎,eTag裝機點多,儲值方式也先作了完整規劃。eTag一出,ETC裝機率直線上升,推廣一年半就有五百多萬輛,全國普及率超過90%,也是2014年台灣能夠成為全世界第一個國道全面計程收費最關鍵的原因。

eTag採用的是「無線射頻辨識 (Radio-Frequency Identification, RFID)」技術,每部汽車上裝的小貼紙是一個「應答器(transpondent)」。這個應答器只「應答」,平常自己並不亂說話,汽車通過收費站時ETC系統透過收費站的天線發出無線電波,詢問汽車上的應答器,

「你是誰啊?」

應答器受到刺激這才答話,「我的IDOOOOXXXX」。

ETC收到回答,知道您是誰,然後繼續做扣款等等後續動作。

好吧,太擬人化了一點兒,實際上這一連串的動作幾乎都是在瞬間完成的。不過RFID的原理大致上就是這麼一回事兒,eTagOBU,和許多門禁系統、悠遊卡之類的,都是類似的原理。

eTagOBU除了在讀取技術上不同之外,整個收費機制也大不相同。OBU上有一張「e通卡」,是像悠遊卡一樣的IC儲值卡,到便利商店儲值時金額直接加在卡上,車子通過ETC車道時,OBUETC系統雙向通訊傳輸後,把該繳的過路費從IC卡上扣掉。所有的事情在OBU上完成,e通卡中儲值了多少錢,OBU可以即時顯示,快沒錢了也會嗶嗶叫提醒駕駛人。缺點是OBU又貴又礙眼,而且電力不足時扣款失敗也容易產生爭議。

eTag的付款機制叫做「預付式後處理(Prepaid Post Process, PPP)」,儲值、扣款都發生在後端的預儲帳戶,OK繃大的eTag貼紙只負責「身分證明」的基本任務,不需要機上盒、電池等等設備,不過車主必須上網查詢,才知道自己的扣款紀錄(也因此需要遠通電收一上路就被駭82億次的ETC App)。當年參與ETC標案的各家廠商,其實都是看好衍生的電子錢包的龐大利益,個人猜想這也是遠通電收當年選擇採用OBUe通卡的原因之一,在這個方面eTag大概很難有甚麼發展。

您在高速公路開車,應該會發現大約每5公里就有一座橫跨車道的ETC門架,掛著好幾具感應器,感應器發射無線電波,觸動一定範圍內(大約60公尺)的eTageTag受到感應後,就會回傳車輛資料給感應器。ETC系統從您開車經過的門架,便能判別您是從哪個交流道上下高速公路,便能計算里程數進行扣款了。這些門架還有車牌拍照的功能,夜間通過ETC門架時,您會看到門架上有一排藍燈,就是夜間拍照時補光之用。

高速公路收費技術的演進,開始的目的只是希望節省收費人力、高速公路交通順暢、駕駛人節省開車時間、減少廢氣排放、節能減碳等等,但是隨著ETCeTag等技術的發展,所謂「智慧型運輸系統(Intelligent Transportation System, ITS)」成為更遠大的目標,高速公路上每5公里一座的ETC門架,提供了ITS所需要最基礎的車流資訊。

以高速公路收費來說,在交通管理的領域中,有一個基本的概念叫做「擁塞定價(congestion pricing)」,簡單的說就是比較塞車的時段和路段,用路人要付比較高的過路費,如此可以鼓勵用路人避開尖峰時段和路段,使用離峰的時段和路段。您知道,ETC系統可以成為實施“congestion pricing”的最有效工具,就像打手機的通話費一樣,ETC可以根據不同的時段和路段、短程或長途,動態、彈性地訂定不同的通行費率,藉以引導用路人的行為。

不只是高速公路而已,如果把eTag感應器裝在停車場出入口,eTag可以用做停車收費扣款,把eTag感應器裝在社區、機關、學校大門口,eTag可以用做出入管制。您繼續發想吧,每部車上都有一個eTag,智慧型運輸系統後續應用的想像空間大的不得了

週日從中壢開車上台北,泰山收費站已經拆得差不多了,一路順暢,很愉快地就到了。二十多年前剛回台灣教書時,從桃園上台北,泰山收費站總是大排長龍,再接下來三重、建國高架、內湖路段也是無時不塞,自己總是坐在車子裡,呆呆看著高速公路左邊矗立的圓山大飯店。南下也不輕鬆,每次開車回台中娘家,高速公路車陣可以從新竹一路綿延到台中,總是噩夢一場。

二十年來台灣的交通建設確實有進步,一條一條高速公路、快速道路、捷運、高鐵陸續完工,紛紛擾擾的ETC也進入計程收費的歷史新頁。

大家拍拍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