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Image
作者:徐業良(2014-07-15);推薦:徐業良(2014-07-15)
附註: 本文發表於2015福祉科技與服務管理國際研討會暨大師級講座.
附註:本文發表於汽車購買指南雜誌,2014年八月號,史丹福專欄。

失智症患者的駕照制度

上個月有天在辦公室裡,接到一位公路總局陳先生的電話,說是對於失智症患者及高齡駕駛之駕照制度,國外各國相關作法,想要向我「請益」。

常常對能夠現場接“Call in”的專家十分佩服。在汽車購買指南寫史丹福專欄,今年就滿二十年了,每個月都是上山下海找資料,腸枯思竭才把文章寫出來,有人要當場「請益」我還真回答不出來。只好使出老師慣用的招數,

「這是一個很好的問題,我回去查查資料在回覆您

OK,不是說說而已,我在學校負責「老人福祉科技研究中心」,對於失智症問題的科技輔助方式,確實有研究上的興趣。

失智症?好像有些遙遠?

事實上失智症是高齡者最常見的神經退化性疾病。根據衛生福利部照護司與台灣失智症協會的調查,目前國內失智症人口達到近23萬人,其中65歲以上的高齡者就佔了八成以上,失智症盛行率達8.04%;伴隨人口快速高齡化的影響,我國失智症人口的增加速度高居世界第一,以平均每年約增加1萬人的速度成長,已經成為公共衛生與醫療照護體系的重大挑戰。失智者患者除了記憶喪失、認知功能下降,進而影響高齡者的自我照顧能力之外,也常會有激躁、焦慮與冷漠的行為,造成照護上的困難,失智症患者家屬照護上生理、心理、經濟上的壓力,更造成不可忽視的社會衝擊與負擔。

的確,失智症已經被形容成是高齡社會所無法逃避「迫切的危機」。

失智症患者的駕照制度?

照例先Google一下,發現529日有這麼一份交通部公路總局發的新聞稿(蘋果日報):

【李姿慧╱台北報導】交通部首度針對六十五歲以上老人駕照強制管理,初期鎖定中重度失智老人強制收回駕照,預計年底前上路。交通部也擬針對未患失智症老人,評估全面強制健檢和收回駕照,官方下月開會討論政策細節。

交通部統計,六十五歲以上老人有約一百零五萬人持汽車駕照、一百三十一萬一千人持機車駕照,同一人可能同時持有汽機車駕照,推估持駕照老人逾百萬人。由於國內高齡人口到二○一七年將達總人口數兩成,且全國車禍死亡人數,有逾兩成是逾六十五歲的老人,交通部因此評估強制收回老人駕照制度。

交通部和公路總局規劃,初期將針對逾六十五歲、有中度或重度失智且已就診被通報的老人,通知繳回駕照並禁止開車;輕度失智老人則通知健檢,判定不適合開車也將註銷駕照,若通過檢測,每隔二到三年須檢測,因涉修法,目標年底前上路。

至於未失智老人,交通部表示,短期將鼓勵身體狀況不適合開車者主動繳回駕照,長期將由醫學單位協助定義不宜開車的高齡年齡或好發失智的年齡,評估全面召回定期健檢,若認定不適合開車,擬強制收回駕照。

國內六十五歲以上高齡者的駕照,是否要重新審驗換照或強制收回駕照,國內已經討論非常非常久了。查一下史丹福專欄的舊文章,200711月就寫過這個題目。討論了七年還沒辦法搞定,顯然在執行面上有相當的難度。

要求高齡駕駛人駕照重新審驗的這件事,在世界各國都是難題。「行動能力」是高齡者要能夠享有更高品質的晚年生活,最基本的生活需求之一。和所有年輕人一樣,獨立自主高齡者也必須能夠趴趴走,採買生活必須的食物和日用品,上醫院、拜訪朋友、逛街、看電影,擁有自己的社交和休閒生活。簡單地說,高齡者需要擁有行動能力,就是要有能夠前往自己需要到達地方的能力。對自用汽車依賴非常強的北美或歐洲國家來說,開車更幾乎是「天賦人權」。

交通部這次的討論重點不在要求高齡駕駛人駕照重新審驗,似乎要縮小影響層面,從中重度失智症患者開始執行強制收回駕照,也許是一個更有可行性的方式。

罹患失智症對於駕駛能力有甚麼影響呢?

被診斷出失智症之後,患者的家人和照護者立即要考慮的問題之一,就是失智患者應不應該開車。早期、輕微失智者仍然能有安全駕駛的能力,但是失智症的發展是漸進式的,相關病徵像是記憶喪失、沒有方向感、視覺和空間認知功能下降,都會隨著時間而逐漸惡化,漸漸造成失智症患者失去或忘記「開車的規則」。此外在操作能力上,失智症患者往往動作反應時間拉長,協調感、判斷力和專注力也受到影響,失智症患者的駕駛能力在高壓力狀態會更加受到影響。

罹患失智症的駕駛人繼續在馬路上開車,確實就像是馬路上的定時炸彈。從駕駛的安全性來看,確認所有擁有駕照的駕駛人都能安全開車,其實也是政府交通相關單位的職責之一。

國外的做法其實也和新聞稿中敘述交通部和公路總局規劃非常類似。日本在今年六月初才通過一項交通法規的修改,要求駕駛人必須通報可能造成駕車安全風險的疾病。如果沒有正確通報的話,駕駛人最高可判刑12個月或罰款三十萬日圓。

挺嚴格的喔!

日本是全世界最高齡的國家,不過這項修法的原因倒不是針對高齡者,而是起因於2011年四月有一部吊車在日本關東地區鹿沼市發生事故,撞死了六位國小學童。吊車司機是癲癇患者,意外發生時司機癲癇發作,根本不省人事,而這位司機隱瞞了癲癇病情以取得駕照。

這項重大事故發生之後,日本便推動修法,這項新修正的法律規定駕照不能發給任何有精神疾病的駕駛人,包括癲癇、精神分裂症、睡眠疾病、酗酒、嗑藥,以及失智症患者。這項法律甚至規定醫師得知患有精神疾病的病人仍然持續駕駛,應該主動告知政府相關單位,醫師也不會被告發洩漏病人隱私。

英國也有類似的規定。英國的監理單位叫做DVLA (Driver and Vehicle Licensing Agency),英國的法律規定如果駕駛人發生了任何影響安全駕駛能力的醫療狀況,包括罹患失智症,都必須主動告知DVLA

接到報告後,DVLA會徵詢駕駛人的醫師,安排駕駛人做駕駛評估,如視力檢測或路考之類的,在三週內做出決定。可能的決定包括駕駛人仍然可以保有駕照,或駕駛人必須更換一張較短期(如一年有效)的駕照,到期後必須重新申請、評估。DVLA也有可能要求駕駛人改裝車輛(如駕駛人發生肢體傷殘),當然也有可能直接收回駕照,要求駕駛人停止開車。

如果駕駛人不向DVLA提報醫療狀況呢?英國政府的規定是罰款一千英鎊,如果發生車禍事故還可能吃上官司。

比較起來美國加州對於失智症患者駕照的處理,制度和程序似乎更為完整,也更重視駕駛人開車的權利。和前述日本法規類似,加州法律也要求當病人被診斷出失智症而會影響其操作機動汽車駕駛能力時,醫師應繳交保密報告給縣健康局。這份資料會被轉至汽車監理處(Department of Motor Vehicle, DMV)DMV有權責決定是否容許失智症患者繼續開車。

美國加州規定中,輕微失智但仍有足夠心理認知能力的駕駛人,經過評估後還是可能容許開車的,但DMV必須要求輕微失智患者做重新駕駛測試,包括視力檢測、筆試、面談、路考等。有一項研究指出,百分之七十五的早期、輕微失智症患者仍然能通過一般駕照路考測試,因此加州DMV對輕微失智患者的駕駛測試增加了一些額外的評估項目。

評估項目之中筆試就是一般考駕照標準的測驗,但其目的除了測驗駕駛人對於交通規則的了解之外,更在測試其心理狀態和認知能力;面試主要在依據醫療檢測文件,測試患者可否一致性地回答其健康問題、醫療處理、駕駛紀錄、駕駛需求、每日作息、日常活動協助需求等問題。失智症患者如果在面試時心理狀態和認知能力表現不佳,,駕照便可能被撤銷。

路考設計上也是針對可能受到失智症影響的駕駛能做測試。舉例來說,路考測試第一個重點便是患有失智症的駕駛人是否能在停車場上順利找到自己的汽車;路考過程中主考官也刻意一次給一系列指令,例如「開車到路口,左轉後第一條街再右轉」,觀察患有失智症的駕駛人能否遵照執行;通常路考時間也比一般考駕照路考時間更長,以觀察疲勞是否會造成問題。

視力檢測、筆試、面談、路考都通過了,患有失智症的駕駛人仍然可以保有駕照,但也可能被增加一些駕駛上的限制,例如不能開上高速公路、不能夜間駕駛、僅限制在熟悉區域駕駛等,DMV也會要求每半年或一年重新做一次駕駛能力測試。

即使患有失智症的駕駛人沒能通過這些測試,駕照被取消了,DMV還有一套申訴程序,當事人可以提出證據,如醫學相關資訊等,證實失智症並不影響其安全駕駛的能力。

交通部開始檢討失智症患者的駕照制度,是一個重要的開始。法律規定之外,失智症患者家人和照護者也應該把安全列為第一,當失智症患者很明顯無法安全駕駛時,家人應該果決地採取行動,阻止失智症患者接觸汽車,例如把汽車鑰匙藏起來或要車子移走之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