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Image
作者:徐業良(2014-09-14);推薦:徐業良(2014-09-14)
附註:本文發表於汽車購買指南雜誌,2014年十月號,史丹福專欄。

也是餿水油-淺談生質柴油

2014年九月台灣最大的新聞,當然是餿水油造成的食安事件。其實今年四月份就有一則汽車相關的新聞,和餿水油也有一些些關聯:

20140419日蘋果日報

【許麗珍╱台北報導】推動近6年的生質柴油政策即將喊卡!因去年起陸續有車主反映B2生質柴油會導致油路堵塞、熄火,經濟部能源局內部已決定停辦生質柴油,近日將與台灣中油和台塑石化開會研討後續因應措施,以加油站業者約需23個月準備期推估,最快6月起,全台60萬輛柴油車主,將可恢復使用高級柴油。

國內20087月起推動生質柴油,最初先在車用柴油摻配1%生質柴油,簡稱B120106月又提高比率至2%、簡稱B2,現各大加油站所供應的柴油均為B2生質柴油。但去年10月有上百名車主投訴,加了B2後發生油路堵塞、熄火,加油站、遊覽車業者要求暫停B2政策,或採取B2與高級柴油並行的雙軌制,否則要號召千輛遊覽車上街抗議。

能源局官員昨指,因社會上對B2有很多不同意見,考量車輛安全,已決定停辦生質柴油,未來生質柴油僅供非車輛使用與工廠燃料油用,各加油站將恢復高級柴油。能源局近日將與中油、台塑等2大加油體系業者開會,以業者約需23個月準備期推估,最快6月就會恢復提供高級柴油,若業者想繼續提供B2給車主也尊重。

這則生質柴油的新聞和餿水油有關嗎?

您知道,生質柴油是從植物油、動物脂肪-或者餐廳回收的餿水油提煉而成,是一種可以自主生產的再生能源。

生質柴油可以降低引擎廢氣汙染,排放廢氣中幾乎沒有含硫化物,碳氫化合物、一氧化碳等等排放也都比石化柴油要低。引擎排放廢氣當然還包括溫室效應氣體二氧化碳CO2。環保理論中有一種「CO2循環論」,植物從大氣中吸收二氧化碳進行光合作用,使用生質能、燃燒植物的產品又將二氧化碳放回大氣中由其他植物吸收,繼續這個循環;使用石化燃料則僅僅單方向放出二氧化碳,並沒有這個循環機制,造成大氣中二氧化碳濃度不斷升高。從這個觀點來看,生質柴油如果是從菜油子、向日葵子、大豆等植物油提煉出來的話,環境學者的研究指出,這些植物生長過程中所吸收的二氧化碳是生質柴油燃燒所釋放二氧化碳的四倍,加減一下總算起來,使用生質柴油還有助於降低大氣中的二氧化碳。再加上生質柴油具有生物可分解性,經常被視為是一種環保的綠色能源

生質柴油叫作「柴油」(而不叫作生質「汽油」),主要是因為生質柴油的許多物理、化學性質和柴油比較接近,可以取代石化柴油作為燃料。生質柴油的比重0.88,比石化柴油略重,熱值大約在每公斤燃料37百萬焦耳,比石化柴油低了一些;而生質柴油的閃火點(Flash point,能夠起火燃燒的最低溫度)超過攝氏130度,則遠高於石化柴油(閃火點攝氏64度)。

生質柴油在實際使用上多半採用和石化柴油混和的方式,100%的生質柴油叫作B10020%的生質柴油叫作B20,以此類推。除了燃燒熱值較低、閃火點較高之外,在柴油引擎車上使用100%生質柴油的主要顧慮之一,是B100生質柴油比較容易「雲化(cloud)」。家裡吃剩的雞湯、紅燒肉之類的放到冰箱冷藏,油脂會凝結成白色黏稠狀,學術上的名詞就叫做「雲化」,凝結的溫度則叫做「雲點(cloud point)」。石化柴油的雲點大約在攝氏零下15度,而100%生質柴油(B100)在攝氏零度時便會開始雲化,低溫時容易堵塞汽車油路,雖然許多柴油引擎新車油路中的油封、墊片都已因應做了改變,但除非車廠有特別保證,一般還是不建議使用B100的純生質柴油。

國外常使用B5B20的生質柴油。B5生質柴油將石化柴油和5%生質柴油混合成的燃料,雲點仍然保持在攝氏零下15度左右,在汽車操作理論上幾乎沒有影響,駕駛人也幾乎沒有辦法分辨其動力輸出和石化柴油的差別。此外生質柴油的黏性大於石化柴油,對燃噴射料系統和引擎元件能提供較好的潤滑性,使用B2生質柴油還有助於潤滑引擎。

相較於電動車、燃料電池、太陽能車等整個動力體系與內燃機引擎汽車完全不同,柴油引擎汽車幾乎不需要改裝,便可直接使用生質柴油;生質柴油可以用任何比例和石化柴油混合使用,加油站等基礎建設也不需要作太大的調整,這些都是使用生質柴油重要的經濟優勢之一。生質柴油另一項經濟優勢,是其上游的產業都是非常「本土化」的,本地的廢棄物、本地回收、本地使用,活絡本土產業和就業機會,也可減少對進口能源的依賴,生質柴油生產對農業也有幫助。

歐洲65%的新車和幾乎所有卡車都採用柴油引擎,因此也非常重視生質柴油的提煉和使用,甚至把使用生質柴油當作歐盟國家降低二氧化碳排放重要手段之一。根據「歐洲生質柴油委員會(European Biodiesel Board, EBB)」網站上的資料,2010年歐盟27國生質柴油的總生產量是950萬噸,2012年估計生質柴油煉油廠總產能可以達到2300萬噸,柴油引擎汽車使用生質柴油幾乎已經是很稀鬆平常的事。

國內供應的B1B2生質柴油,其實只在石化柴油摻了1%2%生質柴油,為何還有堵塞油路的問題?從生質柴油的物理、化學性質等「理論」來探討,實在很難找到合理的原因。各種新聞報導有幾種說法,一是「國內煉油廠技術不佳,導致B2生質柴油成分不潔」;「如果生質柴油是用廢食用油提煉,加油站儲存太久,油跟空氣中水分結合,就容易產生油泥」;另一種說法是台灣提煉生質柴油是使用廢食用油處理後的酯,容易孳生「微生物」(我想就是細菌的意思)而造成局部堵塞,且生質柴油含硫量低而無法抑制細菌孳生。也有業者爆料,「因中油清洗油槽不力,為節省成本、僅用管路循環清除,才導致細菌滋生、不堪使用;但中油公司反駁,表示生質柴油的油槽均依規定清洗,並非業者所指控」。

這些討論都似乎和生質柴油的原料之一餿水油有點關係。五月份的新聞說,能源局表示,「待釐清問題之後,會繼續推動生質能源」。幾個月下來,能源局不知道有沒有「釐清問題」,但餿水油事件爆發之後,新的問題又產生了。

20140419日蘋果日報

【許麗珍╱台北報導】餿水油事件爆發,外界質疑今年5月暫停生質柴油政策後,原本從廢食用油提煉的生質柴油,恐因政策喊卡,廢食用油轉流向強冠。能源局長王運銘今表示餿水油早在數年前即存在,兩者無直接關連。

王運銘表示,能源局目前內部以一年時間修改生質柴油堵塞柴油車油路的問題,未來研究成功仍可能再次推出生質柴油政策,現階段業者轉做燃料油市場是過度時期方案,據統計之前進行生質柴油政策時,每年約需從78萬噸廢食用油提鍊生質柴油,今年5月暫停政策,15月約僅用掉1萬噸廢食用油,4家業者另從國外進口植物油提煉生質柴油。

有新聞報導信誓旦旦地指出,「生質柴油喊卡後的時間點,也正是餿水油拿去做香豬油如火如荼的時期」,官方則一概否認兩件事有任何相關性。不過危機就是轉機,國內才上路不久走到B2就夭折的生質柴油政策,也許又有起死回生的可能性。從環保的觀點當然是好事,但生質柴油品質不能得到消費者信任,柴油引擎車主恐怕又要強烈反對了。

我這個年紀的人大概都看過Michael J. Fox三十年前很賣座的科幻電影「回到未來」,您還記得他那部未來車只要加入一些垃圾、廚餘、香蕉皮便可以開動了。

或者,也可以倒入您家中回收的餿水油。